汉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小辈番外(12)荔枝,甜酒,该喊声哥哥
    周五上午采访,下午有课,当天晚上回了宿舍,江软就把视频剪辑好,发给了新闻部的学姐了,听说她采访到了严迟,有不少人都挺羡慕的,还有平时不太熟的都来和她打听某人的联系方式。

    江软自然不会告诉他们,如果有人骚扰严迟,那就是自己的锅了。

    反正左右都要去严家,周六她就发信息给严迟,说自己有空,约好傍晚时分来接她。

    “去我们学校的东门,那边有家烤鱼店,把车停在那里就好了。”

    “烤鱼店?”

    严迟当时也没多想,以为那里离她宿舍近,等他到了约定地点才知道……

    不是距离远近的关系,而是这地方足够偏僻。

    这家烤鱼店门上,已经贴上了【转租】的信息。

    严迟提前到了,没想到江软比他更早一些,今日倒是没穿旗袍裙子,牛仔蓝的长裤,搭配简单白T,扎着马尾,清爽干净。

    他鸣笛示意,江软立刻笑着小跑过来,钻进他的车里,见面就是一句:

    “严叔叔好。”

    “……”

    严迟低咳着,淡淡应了声,示意她系上安全带。

    “我们能不能先去趟商场?”江软试探着开口。

    “要买什么东西?去哪个商场?”他们学校离市区比较远,虽然里面有超市,肯定不及市区的大商场,每逢周末,会有很多学生前往市区改善伙食或是采购生活用品。

    “刚开学,没什么需要买的,只是今晚不是要和叔叔阿姨一起吃饭吗?我想去买点东西。”空着手不礼貌。

    江软觉着自己做事还是非常得体的,结果严迟转头看她:

    “谁告诉,今晚要跟我爸妈一起吃饭了?”

    “难道……不是和叔叔阿姨一起……”江软有些懵。

    她今天还穿得特别乖。

    严迟却说:“只有我。”

    江软心尖有个地方轻柔塌陷,难道说……她今晚要和严迟单独吃饭?

    说是什么故交旧识,其实他们的关系和陌生人没两样,于他来说,这就是个陌生,危险,自带侵略性,却又有着吸引力的异性,还是学校风云人物,跟他独处,难免局促。

    “以为今晚要跟我爸妈一起吃饭,所以才答应出来的?”严迟看穿了她的心思,认真看她,“是……”

    “不想跟我单独出来?”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这种事怎么会承认,江软急忙矢口否认。

    “那就好。”

    严迟语气忽得柔软,惹得江软又是一阵心慌。

    “今晚想吃什么?”严迟转移话题。

    “我都可以。”

    “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

    “那我安排,如果有什么想吃的,再和我说。”

    江软点着头,偏头看着车窗外,车子行驶在跨海大桥上,斜落的夕阳洒在海面上,风吹水动,金光潋滟,而她此时的心情,也如这海面般……

    颇不平静。

    对于严迟来说,此时倒没想太多。

    他记得小时候因为乌龙拐卖的事,后来没带她玩,也不爱搭理她,她当时应该是很难过的,此时想来,也觉得自己那时幼稚可笑。

    她到南江读书时,司家还特意打来电话,嘱托他照顾江软,当时他也忙,加上家里邀约,江软也没出现,也就把这件事忘了。

    既然遇到了,严迟也该尽地主之谊的本分,才有了这次的邀约。

    **

    抵达市区时,夜色已悄然降临

    严迟定的餐厅,临海,在沙滩上还搭了几张桌子,不远处还有人在烧烤狂欢。

    海风,涛声,篝火,用餐的地方,气氛极好。

    严迟对这里比较熟,也是他负责点单,仍旧点了两瓶汽水,江软是就着吸管喝的,她今天的汽水是不冰的、

    她瞧见严迟找店家要了个玻璃杯和冰块,将冰块放在杯子里,才注入汽水。

    大家喝的都是一样的东西,莫名的,觉得他那杯……

    更好喝。

    像成年人的喝法。

    夜色充斥,霓虹亮起,店家支起的灯光昏暗,严迟仍旧穿着白色衬衣,袖子不知何时卷至臂弯处。

    他本身模样生得极正,五官稍显凌厉,尤其是平素穿着正装,个子又高,便会让人觉得有侵略性,而他此时慵懒随性,居然和他一般,喝着汽水儿,眸底落了灯光,好似有火,透着股说不出的不羁恣意。

    许是注意到她的注意,抬眸看她,“怎么了吗?”

    “没事。”江软低头喝汽水儿。

    稍一用力,就把吸管咬扁了。

    “二位,久等了,菜来了。”老板亲自上的菜,看向严迟,显然和他很熟,“前几天刚到的荔枝酒,要不要尝尝?”

    “不了,晚上要开车。”

    “那行,们慢慢吃。”老板笑着看了眼江软,也没多说什么。

    “荔枝酒?”

    江软听着,就觉得这酒肯定很好喝。

    “学生别喝酒。”严迟看穿她的心思。

    “我成年了,是大学生。”

    “女孩在外,尽量别喝酒,很危险。”

    “跟在一起,也危险?”

    “……”

    此时老板正好来上菜,听着两人对话,就说弄一杯让江软尝尝鲜,不收钱。

    严迟刚要拒绝,江软就笑着说,“谢谢老板。”

    江软心底清楚,女孩子在外面,尤其面对不想熟的人,最好别喝酒,她也就想尝个鲜。

    一小瓶荔枝酒,偏乳白色,一股浓郁的荔枝味扑面而来,似乎闻不出太多的酒精味儿。

    “尝一口就行。”严迟提醒。

    “我知道。”江软并不好酒,自认为不贪杯。

    只是尝了一口之后,发现这根本不算是酒,说是荔枝甜汤也不为过,入口都是浓郁荔枝的香甜,没有一点酒的辛辣。

    她成年时,曾经和祁家兄妹跑去酒吧喝酒,刚喝了一杯,被呛得不行,然后……

    被他爸抓回去了!

    她只喝过几种酒,上次喝酒,还是过年时,去霍家蹭了一杯梅子酒,那酒闻着清甜,结果入口却烈得呛喉,哪儿有这荔枝酒,入喉还回甘无穷。

    严迟提醒了好多次,她好似把酒当饮料喝了,不知不觉半瓶没了,还是他强行让老板把酒撤了,方才抱着汽水儿喝了几口。

    顿时觉着,这汽水,没什么滋味儿。

    严迟看着她,其实还有些气哼哼的,顿时觉得好笑。

    方才自己信誓旦旦说,只尝一点,没想到年纪不大,还挺贪杯。

    幸亏这不是什么烈酒。

    严迟可能不知道,这东西啊……

    遗传!

    某人父亲曾经就很爱喝酒,并且……酒品一般。

    **

    吃了饭,严迟准备送她回学校,两人准备穿过沙滩去停车场。

    白天阳光肆虐,入了夜的海边,风从海上来,带着水汽与凉意,吹在身上,倒有些微冷,只是江软今晚喝了半瓶荔枝酒,这酒回甘,但毕竟有酒精,不至让人醉得昏沉,却仍觉得浑身发热,脚步有些虚。

    沙滩本就不若平地,没那么平稳,严迟瞧她走路有些虚晃,便提议从另一侧去停车场。

    “走这里,海风吹得很舒服。”

    她浑身燥热着,海风吹着,自然舒爽。

    严迟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在她身侧,跟着她的步伐,不紧不慢。

    “……南江还有哪里东西的好吃吗?这家店挺不错的,价格也公道,下次可以和室友一起来。”

    “和室友?”严迟低着声音。

    江软在学校,虽不似某人那般叱咤风云,就是生了张漂亮脸蛋,在学校也少不得被人议论,她的事不难打听。

    “嗯,正好有个室友快过生日了,可以选在这里庆祝。”

    “不跟男朋友一起来?”

    江软偏头看他,“我还没有男朋友。”

    “是吗……”严迟就是在学校论坛逛了一圈,就看到了七八个关于她男朋友的帖子,“没人追?”

    “没有。”江软摇头,那模样倒不似说谎,“本来以为上大学,远离家里,就可以谈爱了,结果没人追,严叔叔,上大学时谈过爱吗?”

    已经吃过两顿饭了,加上某人今晚喝了些荔枝酒,说话也随意了些。

    “我也没有。”

    “不可能,那么多人追。”

    光是江软听说某人毕业时,就有好多优秀的学姐和他告白过,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她低头踢着脚下的砂子。

    她是没人追,某人是一群人追,却愣是看不上,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心底想着是,加上海滩沙地,本就不平稳,她脚下一崴,差点摔了……

    严迟皱眉,眼疾手快,想抓住她的小臂,帮她稳着身子,而江软动作也很快,他的手刚伸过来,她就一下子抓住了……

    结果就是——

    严迟手指还没抓住她,她就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

    紧紧攥住。

    不同于昨日握手的情景,今日他的手微凉,而她的滚烫……

    江软是本能要抓住一个可以稳住身子的,不是故意要拉他的手,只是那时他的手恰伸了过来,一切都是刚刚好。

    就在她想着,是不是该松手时,严迟的手忽然用了力。

    反握住她的——

    微凉的触感,似乎在消弭她手心的热度。

    他个子太高,手长脚长,稍一用力,江软身子一轻,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拉扯,朝他趔趄一步,两人之间还隔着一步之遥,只是呼吸好似忽然撞到了一处。

    荔枝,甜酒,回甘着一股无穷的甜味儿。

    “还站在原地不动,鞋子里没进沙?”严迟低声道。

    江软方才崴了一下,半边鞋子都没入沙滩里,她今日还穿着小白鞋,很容易吞进些细沙,所以他才扯了自己一把。

    “好像没有。”江软闷声点头。

    若说方才是她抓住了严迟,此时两人的手指就算是互相紧扣着的,他的手心好似被她灼上了一层热度,好似温度比她的还高一些。

    背着光,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

    让她呼吸都瞬时变得不畅快。

    “谢谢叔叔……”江软道谢,松了松手指,以为可以顺利将手指从他手中抽出,不曾想……

    她松了!

    可——

    严迟握着她,力道却不曾松懈半分。

    他的力道不重,只是不轻不重的紧箍着她的手,两人手心热度交融着,好似温度俨然一体。

    “严……”她手腕略微用力,想把手抽出。

    “严叔叔?我记得小的时候……不是这么叫我的。”

    “其实……”他声音低沉着。

    “喊我一声哥哥也不过分。”

    哥哥?

    这让江软瞬间想起了那个梦,脸上微微发烫,比熟透的荔枝还鲜嫩诱人。

    海浪吹打,一如他的声音,一个鼓噪耳朵,一个震荡心神。

    严迟说完,便松开她的手,手心热度抽离,海风一吹,身上温度不降反升,直至上了车,江软还觉得手心残存着他的热度。

    ……

    热天进入车里,空调温度没有上来时,自然是又闷又热,更况是喝了点荔枝酒的江软,只觉得空调风吹来,浑身还燥哄哄的。

    这荔枝酒是不是后劲太烈了。

    余光瞥了眼身侧的严迟,他之前卷起的袖子似乎落了下来,正在慢条斯理卷袖管,优雅从容,他右手手腕,还有明显的红痕,可能是她方才抓得太用力了,居然在他身上留了印。

    海边太暗,因为没什么疼痛感,严迟也是上了车才注意到手腕上被她抓出了红印,他低低一笑:

    “昨天在我衣服上留了水痕,今天……”

    “就在我身上留下印子了。”

    这话说得也太那个什么了,什么叫在他身上留下印子!

    某人神情太正,倒是搞得好似江软自己想多了。

    脸红得不行,又烧又热……

    车厢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荔枝香味儿,而她脸上的热意更是经久不散!

    喝酒都没把脸烧红,反而被他一句话,臊得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