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名厨 > 第981章 第一拳收利息,第二拳回本!
    如果不是涉及到陶茹雪,像江莱这种层次的人,根本不值得乔智浪费精力琢磨。

    甚至在胡展骄眼里,江莱也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但,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

    不能低估江莱这样的人,好好利用,能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对李东岳而言,江莱表面看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反过来看,也是威力惊人的炸弹。

    谁也不会想到江莱会有写日记的习惯。

    日记里不仅有时间地点人物,哪个房间,多长时间,甚至细节也有详细的记录。

    胡展骄跟江莱分手之后,立即安排人盯着江莱,一方面是监视她,防止她是玩苦肉计,另一方面是保护她,防止李东岳反应过来,对她不利。

    胡展骄给乔智打了个电话,嘿嘿笑道:“老乔,现在有空吗?我有个好东西,你要不要欣赏一下?”

    乔智蹙眉,“你笑得好猥琐啊?不会是最新的爱情动作片吧?你拿回去跟高杨好好研究,我对那个没兴趣。”

    胡展骄干笑一声。

    乔智是自己的死党,死党之间,往往无所保留。

    高杨和他会从各种岛国爱情动作片汲取灵感,增进彼此的感情……

    胡展骄偶尔会跟乔智隐晦地炫耀一番。

    “比那个刺激多了,跟江莱有关,你在哪儿呢?我现在来找你。”胡展骄语气变得严肃,“掐指一算,今晚有大事要发生。”

    “我在职大办公室!你过来找我吧。”

    乔智暗忖自己的第六感果然神准。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曙光了。

    胡展骄眉开眼笑地推门而入,将笔记本拍在乔智的手边。

    乔智翻阅江莱的这本日记时,也是忍不住——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江莱的文笔已经算是很不错,如果再稍加润色一番,放在一些情感网站上,绝对点击率爆炸。

    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啊!

    之前也传过类似的日记,每次都引起了轰动效应。

    江莱这个棋子,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这个何止是炸弹,简直是核武器。

    一旦公布于众,里面牵连的人,一大批人要倒霉。

    如何处理这本日记,要考虑清楚,如果一次性丢出去,影响太广,牵扯太多……

    胡展骄轻声道:“你的第六感果然很准,江莱将这份日记交出来,算是投诚了。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将日记公布出去?”

    乔智道:“日记真实性很强,威力巨大,作为补刀,效果更好。”

    “补刀?”胡展骄对这个名词有点懵。

    “想要搞臭一个人,光靠一波流是不够的。第一阶段,先要让对方感觉到痛苦。第二阶段,再丢出重磅炸弹,让对方没有翻身的机会,如此效果更佳。”乔智解释道。

    胡展骄惊讶地望着乔智,“当你的敌人,实在太痛苦了,挨一拳不行,还得挨第二拳。”

    乔智笑道:“第一拳收利息,第二拳回本。人生要像玩游戏一样,学会正确的补刀。因为系统规定,补刀击杀,产生的金币和经验是最多的。”

    胡展骄皱眉道:“好吧,第二拳已经有了,那么第一拳呢?”

    乔智装模作样地掐了一下手指,“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

    季乐在进入社会之前,就已经接触过社会。

    大三的时候,曾在一家高端商务会所兼职,给会所的客人们献舞。

    尽管比不上剧院的舞台,但季乐将每次演出都当成一次考验。

    结果她成为了那个会所的花魁,不少客人闻声而来,愿意为她一掷千金。

    当她选择离开时,老板很真诚地挽留她,并开出了很高的薪资待遇。

    季乐果断拒绝继续留在那里,因为她觉得那种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

    尽管卖艺不卖身,但季乐还是亲身体验了很多纸醉金迷的故事。

    当自己进入李东岳组的时候,身边的人,无论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都劝自己,要不要重新考虑。

    因为李东岳的口碑不是很好,有帮顾客潜规则自己女弟子的恶习。

    季乐正在犹豫之际,这个时候有人主动联系自己。

    他告诉自己,进入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各种各样的风险,既然选择主持整个行业就要有足够的觉悟。

    季乐听信了此人的建议,选择进入李东岳的团队,担任主持人。

    进入团队之后,季乐发现江莱首先锁定自己,将自己视作对手。

    江莱一直是李东岳的掌上明珠,最大的红人,但大家都知道,她是靠什么手段,走到这一步的。

    李东岳出入任何场合,都会带着江莱,因此江莱在节目组也显得特别的骄横。

    季乐清晰地记得自己进入节目组第一天,江莱将自己喊到她的办公室,语重心长地以前辈的姿态告诉自己,以后的定位是她的跟班,如果她表现得足够乖巧,会适时地拉她一把。

    当时季乐表面顺从地配合江莱,心里却是有所提防。

    只要自己出现工作上的破绽,江莱肯定会毫不留情地打击自己。

    季乐觉得自己需要等待,她有充分的耐心,等待机会找上门。

    今天李东岳终于给了她一个机会。

    只要顺利通过今晚的考验,她就有机会朝梦想更进一步。

    李东岳熟悉季乐这类刚进入职场的女孩,满怀着梦想和抱负,面对抉择不该如何是好。

    江莱当年也是一样的干净,但现在已经变得没那么单纯。

    季乐就像是一朵郁金香,不是第一眼美女,但十分耐看,越看越觉得她很有味道。

    季乐坐在餐桌上,除了李东岳之外和庾文景之外,还有对方公司的几名高管,几巡酒过后,庾文景借着酒劲,捉住了季乐的小手,微笑说道:“听东岳说,你跳舞跳得特别好,要不今天跳个舞,让大家长长眼。”

    季乐连忙谦虚笑道:“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跳舞,怕跳得不好,让大家笑话。”

    李东岳在旁边笑着劝道:“庾总可是一个很高冷的人,向来不开金口,今天既然有要求,你必须满足他。”

    季乐不在扭捏,表现得很爽快,冲着众人一笑,“那么我就献丑了。”

    季乐脱掉了高跟鞋,赤脚站在正对着圆桌的空阔处,将手机调好音乐,介绍道:“伴奏是《巴黎在下雨》,这是一首比较抒情曲子,所以舞蹈的节奏比较舒缓……”

    伴随着流畅优美的曲调,季乐扬起脖子,目光落在斜上方,整个身体绷起了曼妙的弧度,双腿一个跨越,在空中有明显的滞空,落地时舒缓又有回弹的美感……

    李东岳也是第一看季乐现场跳舞,他偷偷地观察庾文景,暗忖这老狐狸刚才还私下跟自己抱怨,江莱为什么没有赴约,现在眼睛都看直了。

    至于这个季乐,还真是一个宝藏女孩啊,没想到她性格这么好,如此勾人。

    当初为了引导江莱打开心扉,自己可是花费了一番功夫。

    旋律在走,人在飘。

    忘记了壶中酒,唯有佳人善舞。

    酒不醉人,人自醉。

    庾文景端着一杯酒,洒了半杯,竟不自知。

    “老庾,我没有糊弄你吧?”李东岳微笑着说道,将酒杯朝庾文景凑过去。

    庾文景回过神来,拿起酒杯跟李东岳轻轻地碰了一下,“追加赞助金的事情,我会立即跟上面争取,多大点事儿啊!”

    李东岳很认真道:“我是问你小乐这孩子怎么样?老庾,咱们在饭桌上不聊工作,行不行?”

    庾文景依然目不转睛,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季乐,移动着目光,嘴角浮出微笑,“是我违反规则,自罚三杯。”

    “痛快!”李东岳笑着说道,“我陪你!”

    庾文景的酒量很好,但也禁不起这么喝,转眼间,就醉眼迷离了。

    一首舞曲作罢,季乐走到庾文景的身边,轻声道:“这支舞结束了,庾总没有给我掌声,看来是不喜欢。”

    庾文景拿起手掌拍了两下,笑道:“实在太惊艳了,跟仙女下凡一般,我都忘记拍掌了。”

    季乐端起庾文景的酒杯,“那要罚庾总的酒。”

    庾文景摇头叹气,“美女都将酒递到我嘴边了,不敢不喝啊。”

    季乐在旁边一群人的煽动下,再次跳了一支。

    节奏感比之前更强的一支舞蹈。

    李东岳见庾文景喝得很开心,将季乐喊到身边,“等下你送庾总去房间休息一下。”

    季乐自嘲道:“李老师,我一个女孩子怎么照顾得了他?”

    李东岳冲着季乐眨了眨眼睛,“难不成你还让一个男人去照顾庾总吗?”

    季乐微笑道:“照顾人可是要报酬的。”

    李东岳哈哈大笑,“放心吧,我从来不失信于人。今天你让庾总开心,等后续的赞助费到了,我会履行承诺。”

    季乐不再说话,朝庾文景走过去,尝试着掺扶他。

    庾文景根本没醉,将胳膊轻轻地搭季乐的肩上,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你身上好香啊……”

    季乐忍住心里的恶心,将庾文景带出了酒店,李东岳早已安排好了车辆,吩咐司机将他们送到预约好的酒店。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抵达酒店,司机帮着季乐将庾文景扶到床上然后离去。

    听到了关门声,躺在床上的庾文景缓缓睁开眼睛。

    从眼缝里观察着季乐,越看这女孩越觉得心痒难耐。

    他撑起身体,朝季乐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