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453章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景壮壮醒时没一刻安生的,但睡着时却又是个小天使,睡前吃饱喝足,半夜再吃一顿,他就能一觉睡到天明了,虽然尿床这个事情还有些控制不了。

    他的小床被搬了过来,就放在与大床隔着屏风的另一边,等他滚着滚着就到点自动睡着之后,景玥就利索的把他抱起来往小床上一扔,然后喜滋滋的搂着爱妻一起安寝。

    正房内,就寝时从不留人伺候,不管云萝还是景玥都不是真正娇气的人,有什么事亲力亲为甚至比下人们伺候还要更利索。

    不过这一晚,睡到半夜的时候,两人就被旁边的“吭哧”声给惊醒了,景玥迅速的起身,把云萝按了回去,然后在小祖宗迷迷糊糊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把他抱出到了外室。

    从在月子里就开始喝羊奶,景壮壮如今虽然才半岁而已,却早就已经能就着碗沿直接喝奶了,他甚至还会用自己的小手捧着碗,“咕咚咕咚”的狼吞虎咽,一点都没有被呛着。

    喝到最后,他捧着碗就睡着了,景玥把碗放下,又把他胸口那一块被濡湿的小兜兜扯开,进屋并不是很温柔的把他直接扔到了小床之上。

    他哼哼两声,然后转个身抱着小被子继续呼呼大睡。

    这一睡就睡到了天亮,他从沉睡中醒来,握起肉肉的拳头揉了几下眼睛,脑袋顺着耳朵里听见的声音转过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整理衣冠的爹,而他的娘亲则坐在窗边榻上看书。

    他眨了眨眼睛,然后一骨碌的爬了起来。

    听到动静,景玥和云萝都把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入目就是一个软乎乎的小白胖子趴在小床围栏上,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看着他们,清澈通透,已经完全清醒。

    景玥离得近,走过去挠了挠他肉嘟嘟的下巴,又捏捏他抓着小床围栏的胖爪子,真是捏着全是肉,连骨头都找不到。

    “小祖宗,您醒了?可要本王伺候您更衣洗漱?”

    小祖宗以为他在跟他玩,胖爪子抓着景玥的一根手指就自个儿乐出了声,笑声清脆稚嫩,落入耳中真是要把人的心都融化了。

    景玥的目光也越发轻柔,弯腰把他从小床里抱出来,抱在怀里时又忍不住手痒的捏了捏他全是软肉的胳膊和大腿,然后嫌弃的把他往外拎了些,“小祖宗,您又尿床了。”

    小祖宗此时身上就穿着个大红色的肚兜,除此之外,全身没有一点多余的束缚,让他觉得自在极了,藕节一般的胳膊腿在空中扑腾,小肉肉颤巍巍的晃着白光,丝毫没有因为尿床而羞愧难为情。

    遇上这样的“厚脸皮”,威名赫赫如瑞王爷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认命的给他清理小屁屁。

    小孩子都喜欢玩水,景壮壮也不例外,在为他清理小屁屁的时候,他整个身子都在往水盆里探,小手“啪啪”的拍着水,还勾着小脚丫意图把脚丫子也伸进水盆里面。

    他的劲儿不是一般的大,景玥又不敢太用力,手上一滑差点让他掉进盆里去,顿时拍了下他的小屁股,警告道:“若再皮,就让嬷嬷来伺候!”

    别的没听懂,但“嬷嬷”两个字他显然听明白了,伸手往门外一指,“啊啊”两声,似乎在说嬷嬷在外面,然后四肢一起用力,紧紧的缠住了景玥的手臂。

    虽然嬷嬷也很好,但是他更喜欢爹娘。

    爹在这里,娘呢?

    他脑瓜子扭转,找到了娘的身影,于是放心的继续缠着爹。

    景玥感觉他被一颗软绵绵的肉球给缠上了,一时间竟是扯都扯不下去,不禁哭笑不得,又止不住好奇的问云萝:“这小子才不过半岁,怎么筋骨这般强健?阿萝小时候也是这样吗?”

    云萝依然坐在靠窗的榻上,只是放下了手中的书而已,闻言便说道:“小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事实上,她小时候确实筋骨强健,在当时郑家由郑大福和孙氏当家,她摄取的食物和营养都不足的情况下,也是不到十个月就能稳稳的站起来了。

    不过为了不惊吓到人,她才又装了几个月的腿脚无力,尽量学着像个普通的孩子。

    “唔,也对,我应该去问郑家岳父母才是。”景玥虽有所悟,也不追问,把小祖宗擦干净后就放到了榻上。

    刚放下,景壮壮就一骨碌爬了起来,飞快的爬到云萝身边,爬进她的怀里。

    如今,他终于学会爬行了,还爬得贼快。

    云萝就感觉一个软绵绵的肉团滚进了怀里,摸起来滑溜,捏起来柔软又有弹性,比最顶尖的软玉都要舒服。

    “把衣服穿上。”

    景壮壮没听懂,但是看着娘手上的小衣服他就知道她想干嘛,当即一个扭身就要逃。

    云萝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他一只脚,把他给拖了回来。

    “啊!啊啊……”他不停的扭着腿想要把云萝的手挣开,不想穿衣服的心思表现得明明白白。

    然而,纵使他力气再大,又哪里比得过他亲娘?简直是毫无抵挡之力的被拖了回去,然后就被强行塞进了一件小衣服里面,丝毫不顾及他本身的意愿。

    一件衣服不够,又往他身上套了一条开裆裤。

    景壮壮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被束缚住了,不由扯着小衣服朝云萝呜哩哇啦的说了一长串话。

    云萝认真的听他说完,然后说:“说什么?我听不懂。”

    景玥在旁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从架子上拿一顶小帽子,端端正正的盖在儿子的脑袋上。

    嗯,小孩子的头顶还需仔细呵护。

    景壮壮扯扯衣服,又伸手去扯脑袋上的小帽子,却被捉住了手不许扯,心里委屈极了。

    一家三口前往福安堂请安的时候,老太妃看到眼睛湿漉漉的曾孙,那颗心顿时就软成了一滩,把他搂在怀里就不问青红皂白的先把景玥和云萝骂了一顿。

    景玥:“……”

    云萝:“……”

    景壮壮看看气势汹汹骂人的太奶奶,又看看被太奶奶骂得一声都不敢吭的爹娘,湿漉漉的眼睛里越发的水光浮动,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张开双手就要朝云萝扑过来。

    “真是小没良心的,我好心给出头,反倒是把我当坏人了。”老太妃点着景壮壮骂,骂到后来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回到云萝的怀里,他又哼哼唧唧了一会儿之后就很快止住了哭泣,然后小心的侧过头去打量老太妃的脸色,那小模样比刚才被强逼着穿衣服还委屈可怜。

    云萝摸摸他的背脊,跟老太妃说道:“他不愿穿衣裳,刚才还跟我们闹脾气呢。”

    老太妃笑呵呵的说道:“本就是光溜溜的来到这个世间,那便是最自在舒坦的样子,等长大知道羞了,想让他光溜溜的他反倒要不愿意。”

    “是。”云萝缓缓的弯起了眼角,说,“记得嘟嘟小时候经常玩得脏兮兮的回家,把他脱得光溜溜的他也不羞,在院子里乱窜,我娘抓都抓不住他。”

    老太妃被逗得朗笑了两声,表情舒展,说:“确实是个调皮的淘小子,但也聪明得很,那么淘还没有把功课落下,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秀才功名,竟是比他哥哥也不差什么。”

    被老太妃夸奖的郑嘟嘟今天却过得有点不太顺。

    趁着休沐,他一大早就和郑小虎还有三叔家的两个小哥哥一起去了河滩摸蟹捉鱼,在河滩上又遇到不少同村和邻村的小伙伴,相处得很和睦。

    原本是很和睦的,直到郑文浩和李大水那一伙人也来了河滩,没有一点点征兆的把李继祖的儿子福生推倒了。

    河滩上有水,还有密密麻麻的石头,李福生被推倒,屁股和后背被石头硌得生疼,虽是乡下小子但从小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福生当时就疼哭了。

    李福生身边的几个小孩跟郑文浩他们争执了起来,但几个十岁不到的小孩哪里争得过在乡间游荡多年的地痞?很快好几个小孩都被推倒,甚至还动手打了起来。

    郑嘟嘟哪里能看着这么一群大人欺负刚才还围着他叫哥哥的小孩?当时就冲了过去,把郑文浩按着就揍了起来。

    嗯,没错,他就只按着郑文浩一个打,拜云萝和文彬的教导所赐,二十岁的郑文浩被十一岁的郑嘟嘟按住后,就只剩下惨叫了,动弹不得。

    那些地痞看到同伴被打,虽有些忌惮郑嘟嘟,却还是冲了上来,要把郑嘟嘟从郑文浩的身上掀开。

    看到郑嘟嘟被围殴,郑小虎也大叫一声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个年纪稍大的少年,一个个都大呼小叫的,河滩上瞬间乱成了一团。

    等里正和郑丰谷得知消息匆匆赶来的时候,只见河滩上水花飞溅,所有人不管大的还是小的都扭成一团,原本最深处也只能没到脚踝,却被他们生生打出了好几个坑。

    “住手!”

    无人理睬里正的喝止,也或者是压根就没听见?

    里正的脸色铁青,郑丰谷的注意力却全被那围着他儿子的三个地痞吸引,脸颊狠狠的一抽。

    混账东西,不但以大欺小,竟还以多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