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十九章 离别之前
    月色之下,苏安悠然开口:“果然是瞒不过二师兄您,小弟的确是有事要下山游历一段时间。”

    “不过您不用为小弟担心,小弟此次下山,应该不会有多少麻烦。”

    苏安从不轻易把话说满,所谓水满则溢,月满则亏,人言也是如此,话说的太慢了,冥冥之中或许也会生出一些偏差。

    前世的时候,他或许不相信这些说法,可现在他已经踏上仙路,有些事情不可不信。

    青本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心里的猜测没有说出来,可赵家公子离家游学在先,小师弟准备下山云游在后,这其中难免不会让旁人产生一些揣测的。

    毕竟当日小师弟好奇之下,翻看了一遍那所谓的经文,可若是如此,他们师父岂不是也要?

    一时间,青本突然忧心忡忡。

    “师兄您切勿多想,并非是那南阿寺经文之事。”

    “我和师父只不过是翻看了几眼罢了,虽可能有人上门追问,可也不至于闹出什么大祸。”

    “毕竟咱们可是没拿经文的,就算是有人想要问一问经文里的内容,只是凭咱们看了几眼,难不成还能给诵出不成?”

    “真若强行诵出,难不成不怕其中有错?”

    苏安笑着开口解释,他已经从二师兄青本的脸上看出他的猜测了,这事肯定是要解释清楚的,不然指不定二师兄这段时间都该愁的睡不着了。

    至于过目不忘,修行之人自然随着自身境界的提升,肯定是会有这个能力的,但以他们师父常德真人的境界,尚且未曾踏入虚丹,根本不可能过目不忘。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青本连连点头,他也觉得小师弟的话有十分有道理。

    “你既然不想说,为兄也就不多问了,只是出门在外,不比在观里,你自己一个人多加小心,不该招惹的事情千万别搀和。”

    “江湖上人心险恶。”

    青本絮絮叨叨的叮嘱着。

    “师兄您放心吧,这些我都知道,肯定会小心谨慎的。”

    “不过就算是出门在外,我也穿着这一身道袍,谁会来找一个小道士的麻烦?”

    苏安满脸笑意的开口,道士、和尚,这两类人在某种程度上,只要不自己往麻烦堆里凑,很少有人主动找他们麻烦。

    “什么时候走?”

    “后天吧。”

    师兄弟两人的对话在夜色中逐渐消散,这可是未来几年内,他们师兄弟二人最后一次夜话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青念就开始在叮当的忙着做好吃的了,小师弟下山肯定是拦不住了,那就多做些好吃的让小师弟尝尝,不然等下山以后,风餐露宿,谁知道会吃些什么东西填肚子呢。

    “这些符箓你带着。”

    大殿内,常德真人把一个包裹递给了苏安,这包裹内装着将近五十张符箓,都是这次用妖物的血液绘制而成的符箓,可以说这一下子就给了苏安一半的分量。

    “师父,用不了这么多,我拿几张就成了。”

    苏安挠了挠头,吸了口气,鼻子有些发酸,这些符箓对他而言,或许起不到什么作用,毕竟他已经是虚丹境界了。

    而这些符箓只不过是用未化形的妖物血液绘制而成,威力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可对他们云山观而言,已经是能称之为镇观之宝了。

    “为师和你几个师兄平时又不下山,这些符箓留在观内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让你带着,也能用来防身。”

    “总好过在过几十年,这些符箓慢慢成了废纸一张的强吧?”

    符箓绘制成功以后,整张符箓都会内敛一定的灵气,使用的时候,修士体内法力沟通符箓内敛的灵气,从而配合符箓纹路,才会发挥符箓本该有的作用。

    但是这种用普通黄纸绘制的符箓,哪怕是用的是妖物血液绘制,可符纸的材质太差了,只不过是凡俗的普通黄纸。其哪怕有灵气内敛,对纸张有所改善,可其原本终究只是凡物,随着时间的推移,制成的符箓也会成为废纸一张,而这个年限大约在三十年左右。

    所以,这些符箓虽然可以称之为云山观的镇观之宝,可其作用也就是三十年作用,时间到了,也就成了废纸一张,不可能在有任何用处。

    “师父,您忘了,这些对我没什么用处啊。”

    苏安苦笑着开口,虽然仙缘不可轻传,可那天他已经给他师父彻底坦白了他的境界。

    “这到也是。”

    常德真人楞了一下,随即就苦笑了起来,他这小徒弟现在的境界可是高深的很,这些符箓对他而言的确用处不大。

    “你们师兄弟几个里面,你年纪最小,倒是成了最厉害的一个。”

    常德真人慢慢笑了起来,满脸慈祥:“原本你是最小的,日后你的几个师兄恐怕还要你看护了。”

    常德的意思很清楚,日后哪怕真的成就了仙人之路,也莫要轻易忘了同门师兄弟之情,至于他这个做师父的,那个时候恐怕已经化为一捧黄土了。

    “师父您就放心吧。”

    苏安很是认真的点着脑袋,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保证的话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只要心里记住就成了。

    “符箓你不想要,这些盘缠你拿着。”

    常德真人从刚才递出去的包袱里拿出了些金银,推到了苏安的跟前:“出门在外,这些黄白之物肯定是少不了的。”

    “恩恩。”

    苏安连连点头,把这些金银收了起来,要是没有这些盘缠,等下山以后他只能风餐露宿了。

    “准备什么时候走?”

    常德真人开口,以他对这个小徒弟的了解,绝对不可能是真的明天离开。

    “今天晚上吧。”

    苏安挠了挠脑袋,咧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堪的表情:“不然三师兄到时候又该不高兴了,我今晚偷偷走。”

    “嗯,也好。”

    常德真人点了点头:“得了仙缘,也未必能成就真仙,若仙路不可求,不必逞强,还回咱们道观就是。”

    “世上凡人无数,真仙又有几何?更甚者,切莫强求!以免丢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