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二十一章 再临惠县
    云山观位于紫云山朝东一侧,日出紫气刚现,苏安就已经背着一个小包袱出发了。

    包袱内也就是些许换洗的衣物和盘缠,除此外在没别的东西了。

    至于那几张符箓被苏安放在了袖子里面,虽说他大概率是用不上这几张符箓,可若万一真用上的时候在去翻包袱,肯定是不可能的。

    “这孩子,也不知可有在见之时了。”

    苏安刚离开没多久,常德真人的身影就出现了道观门前,双目注视着道观通往山下的蜿蜒小路,面上看不出悲喜之色。

    不多久,青本和青念两人也出现在了道观外,分战在常德真人左右。

    有些情景,不仅苏安不愿面对,就是他们也不愿面对的。

    “师父您放心,小师弟在外面闯荡几年肯定会回来的。”

    青本开口,安慰常德真人,他和青念两人是不知道这其中详情的。

    下山之后,苏安脚下踏风,鞋底虽然看似踩在地,可只是轻飘飘的落下,不沾尘土,速度极快,直奔惠县而去。

    自从在赵家定身术只是定住聊黑熊精片刻之后,或许也有黑熊精身上黑袍的原因,毕竟那黑袍明显就是件宝物,也可能会对一些神通术法有所阻拦。

    可这仍旧让苏安反思不以,一直以来,因为有黄庭经在识海内沉浮,可修诸般神通术法,他其实已经有些闭门造车了。

    现在他虽然要凝实金丹,可在不影响金丹凝实的过程,他完可以调用一部分法力去修其他神通,而非是如之前想的那般,金丹凝实之前,尽量不调动体内法力。

    毕竟修行神通法门并非只是单纯参悟。

    脚踏清风而行,速度比起马车不知要快了多少倍,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苏安就已经到了惠县。

    之所以直奔惠县而来,主要是他想着能不能见一见惠县城隍,原本他是准备之前从赵家离开的时候在去城隍庙一次,但那天走的匆忙,时间不够,所以只能作罢。

    城隍庙这边,白日里热闹的很,不过现在是大早上,倒是没有太多的人,只有一些卖香烛等的早早过来摆下了摊位。

    这次苏安没有直接进去城隍庙,而是在城隍庙外面站了片刻。

    “来碗面。”

    苏安找了一家棚子坐下,他其实很喜欢吃这种小摊上的东西,虽然不如酒楼的菜肴丰厚,没有酒楼菜肴的味道,可是又别有一番滋味。

    “好嘞,小道长您稍等!”

    店家是个驼背老人,大早上就有人来吃饭,他也是高兴的很。虽然已经下山了,可苏安穿的仍旧是一件道袍,在很多时候,穿着道袍行走江湖,其实会比其他翩翩公子的打扮要少些麻烦的。

    “小道长,您尝尝看怎么样。”

    不大的功夫,店家就把一碗夹杂了肉末夹杂着些不知名野菜的汤面放在了苏安的桌前。

    端起碗先是喝了一口面汤,苏安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面汤看着清淡但却滋味十足。甚至那不知名的肉沫到了嘴里,肉香四溢,忍住不还想在喝几口。

    “这是什么肉沫啊?”

    苏安抬头,和店家闲聊了起来,现在是早上,出来吃东西的人还不多,店家也是清闲,等到快中午的时候那些赶路的之类的过路客才会来吃东西。

    “都是些山里面打的猎物,给剁成了肉沫,好些个种类呢!”

    驼背店家布满褶皱的老脸上是憨厚的笑容:“吃着咋样啊?小道长。”

    “可以,可以。”

    苏安连连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面往嘴里送,面的味道倒是一般,只不过有这滋味十足的面汤配着,还是能让人忍不住食欲大振的。

    “店家,在来碗面汤,不要面就成。”

    三下五除二一碗面连汤一滴不剩都进了肚子,摸了摸肚子以后,苏安端着碗满脸笑意的开口,他虽然可以辟谷,可他却很享受食物的美味。

    而昨天他三师兄青念虽然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可离别的情绪充斥整个道观,那一桌子菜几乎没动几下,他也没胃口多吃。

    现在这碗面却激起了他的食欲,仿若好几天没吃东西一般。

    “好嘞,好嘞!”

    驼背店家褶皱的老脸上都是笑意,虽说他还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要求,只要面汤的,毕竟他这可不是茶铺,可客人这模样,分明就是喜欢喝他做的面汤,这让驼背店家心里美滋滋的。

    单要的面汤里除了没有面以外,仍旧有那些不知名的肉沫掺在里面,虽然是肉沫,可面汤清澈,并不油腻,肉香味却又十足,实在难得。

    这次苏安不像是刚才那样急匆匆的把面汤给喝完了,而是慢悠悠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十分享受。

    下山云游,并非就是要整天去寻其他修行中人或者是斩妖除魔。

    前世各种关于仙神的传说,有修行之人入凡尘俗世历劫而成仙,有仙人下凡历劫等等,终究是离不开凡俗二字。

    在苏安看来,仙人也是有七情六欲的,若是没有七情六欲,只剩下一片心性清冷,空得长生,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修行并非是一心去寻其他修行之人或是参悟仙法神通,更非是遇妖就杀,不问是非,于凡俗中行走,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我前些日子来过一次,咱们城隍庙这边很热闹啊。”

    苏安端着碗面汤,不时的抿一口,双眼仍旧是看着城隍庙的方向,青气升腾,由此可见惠县的城隍庙香火还是很不错的。

    “小道长,您这话可算是说对了,咱们惠县的城隍庙可是灵的很,城隍可是现身捉过鬼怪的,而且城东孙老爷一直无后,成亲多年,也纳妾几房都没孩子,结果,诚心拜了咱们城隍,又请了一尊城隍像回家供着,您猜怎么着?没多久,孙老爷的媳妇就有喜脉了,后来给生了个大胖小子,您说,咱城隍老爷灵不灵?”

    苏安听着驼背店家的话,可其实心里是不怎么认同的,城隍管着的是人死后对其生前善恶赏罚等事,这送子之事可是不归他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