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五十九章 替死邪术
    “在不动手就来不及了啊。”

    贺俊才满脸心疼,终于还是拿出了那柄小巧的纸剑,置于掌中,自身法力催动。

    苏安只是瞧见贺俊才手中光芒闪烁,根本不见在有其他动机,远处只能隐约看到的林有头颅已经飞起,鲜血喷出,尸身摇晃了片刻,直接倒地。

    “你这……。”

    苏安面色略微发白,他没想到贺俊才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杀招,也难怪他敢来降服异兽了。

    “要是蛟龙角不在他身上,可就亏大了。”

    贺俊才满脸心疼,龇牙咧嘴的开口,若是单独一件事,他还不至于狠心动用这柄纸剑,现在蛟龙角和异兽的事情,牵扯到了一起,他才能狠下心来。

    “不好。”

    “定。”

    苏安双眼圆瞪,一个定字暴呵出口,身子已经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林有的头颅上方,一个虚幻的黑色影子缩成一团,停在空中,不能有分毫动作。

    苏安早就料到林有会有不少的保命手段,所以哪怕贺俊才的纸剑斩杀了林有,他震惊之下,仍是没有大意。

    幸亏他没有放松,而且定身术比起他下山的时候,又有不上的长进,若不然,林有的魂魄绝对能够逃离。

    “苏道友真是身怀绝技啊。”

    贺俊才看着被苏安定在空中的林有魂魄,心中震撼不已,这等神通,就是他也只是听闻罢了。

    这可不同于那些境界高深之人,以法力束缚修为低下之人,这是神通。

    “侥幸,侥幸而已。”

    苏安此时也站在了林有魂魄的另外一旁,只有他心里清楚,他这定身术的神通,还未修至圆满,这次能定的这么长时间,最主要应该还是林有之前动用秘法,还未恢复,且被斩了肉身,此时魂魄虚弱。

    “原本香火神没有肉身,可他如今竟然修出了肉身,难怪能脱离神道束缚。“

    贺俊才看着地上的尸身,已经明白了林有脱离神道束缚的原因了。

    城隍等神,原本就是死后的魂魄成神,又何谈肉身?

    若是真正的香火神,刚才那一剑,已经是神魂俱散了。

    只不过,贺俊才也没斩杀过香火神,所以也是直到这会,才算是想到了这一茬。

    “难怪方才我一直心里在纳闷,林有既然是滨县城隍,可我之前见过的却并非是他。”

    “原来肉身与魂魄不同啊。”

    苏安冷笑,被他定在空中的魂魄,就是他之前在滨县见过的城隍,一模一样。

    “这具肉身,应该是他所害之人。”

    贺俊才和苏安两人一言一语,不过片刻间,就把林有脱离神道束缚的邪法给推测出了个大概。

    此时,苏安的定身术神通收敛,林有的魂魄开口,于半空中跪了下去:“苏仙长,您大人有大量,绕我一命啊。”

    说完这话,林有又看向了旁边的贺俊才,虽然他不知道贺俊才的名字,可还是能认出这是当时和他抢蛟龙角的人,连忙开口,想以蛟龙角换命。

    “想换…。”

    “定。”

    林有一句话没说完,苏安一个定字开口,林有魂魄已经化为了一团黑雾,飘荡出了足有数丈的距离。

    若非是苏安觉察到不对劲,及时用了定身术,在有片刻,林有的魂魄或者称之为神魂就能逃离。

    “他是不会开口的。”

    “这等敢以邪术挣脱神道束缚之人,岂会轻易开口?”

    苏安冷笑:“更何况,他心里也该清楚,就算是开口了,至多换的片刻的苟活罢了。”

    “既如此,斩了就是。”

    贺俊才面色阴冷,刚才若非是苏安反应快,林有就当着他们两人的面逃走的。

    这种丢人的事情,贺俊才还真没碰到过,这还是第一次。

    “嗯。”

    苏安点头。

    见苏安点头,贺俊才化指为剑,手指有凌厉剑意冲出,自林有神魂穿过。

    剑意穿过林有神魂,并未消散,而是融入了林有的神魂当中,化成了无数的剑芒,四射而出。

    不过片刻,林有的神魂已经化作点点黑气,逐渐消散。

    苏安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琢磨着贺俊才这以指为剑的一道招式当中的玄妙之处。

    “贺先生不妨看一看他的尸身,看蛟龙角是否带在身上。”

    苏安笑着开口,能除掉林有,这是一件好事,至于蛟龙角,他并不贪恋。

    贺俊才点头,也没谦让,走到了林有的尸身旁边,脸色一阵难堪,摸尸这种事情,他可是从来没做过的。

    “这……。”

    贺俊才深吸了口气,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苏安在一旁看着,暗自好笑,但也没上前帮忙的想法。

    “诶?”

    贺俊才刚忍着心中的不适,蹲下身子,可原本地上的肉身竟然开始起了变幻。

    肉身开始有黑雾闪过,贺俊才连忙后退,等他站稳的时候,原本地上的尸身已经都成了仿佛经历多少岁月的骷髅。

    不过骷髅旁边有一只长角掉落,应该就是所谓的蛟龙角。

    “他还是跑了。”

    贺俊才面色阴沉的开口,看着旁边有些不解的苏安,沉声道:“这是邪道的替死邪法,功法并不罕见,但却需要吞食极多的魂魄才能修成,就算是邪道中人,也很少有人会修此法。”

    “刚才他的神魂虽然被斩,可此法足以证明他还活着。”

    “这位滨县城隍,虽入了邪道,可自保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让人难以预料啊。”

    贺俊才踢了一脚骷髅旁边的长角:“蛟龙之角何其大,就算因为压阵被炼制过,大小会变,可蛟龙角所带的气息却不会变。”

    “这是想糊弄谁呢?”

    贺俊才气的冷笑连连,这辈子他还是头一次吃这么大的亏,连续在一个人身上栽了两次跟头。

    “若下次碰到,贺某直接用符箓把他砸死,肉身砸成灰飞。”

    贺俊才冷声开口,仍旧保持着最后的冷静。

    “那头异兽也不知被林有下了什么毒。”

    “亏他之前还是滨县城隍,用的是邪魔外道的法子。”

    苏安缓缓开口,他要是在不开口提起别的,贺俊才恐怕能把他自己给气出个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