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六十八章 能言善辩的鬼
    “苏某可没什么非凡的出身,只不过是偶尔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修仙之路罢了。”

    苏安笑眯眯的开口,他这句话说的是实话,可偏偏,实话有时候没人信。

    “禅师不信苏某的话?”

    苏安十分真诚的看着法能,双眼充满了真诚。

    “苏施主的话,贫僧自然是信的。”

    法能看了苏安一眼,微微点头,面含笑意,只不过,他这话有几分真的,就没人知道了。

    苏安咂舌,他说的是实话,至于法能信或者不信,这都不重要。

    不过,苏安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事如果不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换成是他看到别的一十三岁的少年幼如此修为,肯定也不信对方只是简单的得了仙缘。

    “苏施主,似乎有些不对。”

    法能的脚步逐渐放缓,手中的禅杖也砸落在了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嗯?”

    苏安侧目看着法能,似乎有些不解。

    “苏施主静心去听,似乎这段路,没有虫鸣鸟叫之声,甚为稀奇。”

    法能沉声开口,他常年在外行走,对于各类危险肯定都是十分敏感的,要不然,他也未必能活到今天。

    “禅师有何高见?”

    苏安开口询问,双目环视四方,似乎也是法能提醒之后,他才刚刚觉察一样。

    可其实,他刚才就已经感觉到有邪物在附近了,只不过,他是直接感觉到了邪物的气息,而非是虫鸣鸟叫声断绝。

    不同的人判断危险的方法不一样,甚至,修为低的人判读危险的方式或许还会比修为高的人更加敏锐一些,毕竟这其实是自保的手段。

    “小心为上。”

    “白日里能有这般情景,肯定不是一般的劫匪强盗。”

    “虫鸣鸟叫可是分不清强盗、行人的,应该是邪魅。”

    “只不过,白日里,恐怕是妖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法能开口,已经开始缓慢前行了,他之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是有妖物在附近沉睡,只要不去招惹,直接离开就成了。

    毕竟,别说是妖物了,就是邪魅甚至是那些入魔之人,也不可能见人就杀,若不然煞气滔天的时候,必死无疑。

    法能手握禅师,双脚落地,没有丝毫动静,只不过,苏安从侧面可以看出他额头已经有汗渍了。

    “晴天白日,怕什么?”

    苏安笑着开口,十分轻松,他其实也只能感觉到有一股邪魅的气息,至于那邪魅藏在这是做什么的,甚至是不是这附近就是邪魅的老巢,他也不知道。

    别看这是官道,若是有人被害,尸体就丢在官道旁边,机缘巧合成了邪物,而修为不够,不能离开尸身太远的距离,这也是有可能的。

    而且,这还只是可能出现的一种邪魅。

    “应该就是这了。”

    走了有两丈的距离,法能停下了脚步,看着官道旁边树林中的一个小土堆,已经垂到眼角的白眉微微动了一下。

    “禅师是想降妖除魔?”

    苏安看着官道旁边不远的小土堆,土堆处于巨树之下,地处阴凉,而且不时有一股微弱的阴气飘荡而出,随后溶于空中,消散不见。

    “此处可是官道,若是不降服此邪物,日后难免会有行人遭殃。”

    法能双目有悲苦之色闪过,他曾见过妖物食人,如今面对这些妖魔鬼怪的时候,他是心硬如铁,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禅师自便就是。”

    苏安笑着,往后退了一步,他只是好奇法能佛魔同体,而且正好他也要去国都,所以才会和他一起。

    至于路上法能想要做什么,他是不会干涉太多的。

    毕竟他虽然要去国都,可时间上并不紧迫,甚至一两个月,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到达国都都成。

    “阿弥陀佛。”

    法能高唱了声佛号,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手持禅杖冲着巨树下的小土坡走了过去。

    “柳树。”

    苏安的目光此时放在了那颗巨树身上,这是颗巨大的柳树,足有两个壮汉双手牵连恐怕才能环抱此树。

    法能看的是此树下小土坡内的阴气,而苏安看的则是这课柳树。

    这颗柳树可是不简单,恐怕已经成精了。

    草木想要成精诞生灵智,极为困难,比之妖物更是要难上不知多少倍。

    而且,草木类成精之后,在有些修行之人眼中就是宝贝,很容易采摘或是砍伐,就此了断此类草木精灵的后路。

    毕竟草木之类哪怕成精,可除非能够化形而出,若不然,只是有了灵智,甚至有些匪夷所思的能耐,可照样不能动弹,只能在原地吸收天地灵气。

    苏安这一十三年到现在,妖物是见了不少,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草木成精。

    “如是我闻……。”

    官道旁边,法能手中的禅杖已经被他用力扎在地上,一手以佛礼手势单竖在胸前,另外一只手捻动念珠,嘴里不停念着金刚经。

    “老和尚,咱们无冤无仇,你何苦非要为难我?”

    不多时,土堆内一团黑气飘荡而出,怒视法能,黑气逐渐在柳树下幻化成一个穿着长衫,面色惨白的男子。

    “施主既然已经身死,何不早日入轮回转世而去,何苦痴迷尘世?”

    法能倒是没有直接开打,而是语含慈悲的开口。

    “老和尚,你非要管这么多闲事么?”

    “我虽然未入轮回,可也不曾害过一个人,只是于此地修行,难不成这也碍着你的事了?”

    “你佛门管的也太多了吧?”

    长衫鬼物似乎不怕法能一般,话里充满了怒意,看的苏安有些诧异。

    “施主若是做过恶事,贫僧此时已行怒目金刚之事了。”

    法能不见有分毫动怒,和苏安同行,他连老衲这个称呼也给改了,以贫僧自称,不过,佛门讲究无欲无求,一个称呼罢了,或许能代表身份,可又算不得什么。

    “老和尚。”

    长衫鬼物冷声开口:“难不成你们和尚也这么不讲理?见了我等鬼物就要超度,根本不问缘由,天下的和尚竟然如此霸道不成?”

    “昔日佛祖割肉喂鹰,怎到了尔等这里,就如此猖獗?”

    苏安双目中有惊讶之色,没想到,这个长衫鬼物倒是个能言善辩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