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六十九章 草木精
    长衫鬼的能说会道让苏安有些佩服,佛法对鬼物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

    别说是寻常鬼物了,就是那些厉鬼、恶鬼,见了佛法有成的佛门弟子,也会先胆怯三分。

    可眼前这长衫鬼物虽然已经凝聚人形,可他体型仍旧有些飘荡,不稳,显然修为并不高深。

    苏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鬼物不远处的大柳树,柳树巨大,枝条垂落方圆数丈,若是在别的地方,夏天肯定是极佳的避暑乘凉的地方。

    长衫鬼物如此胆大,敢在佛门弟子跟前如此说话,他所依仗的,应该就是这棵大柳树了。

    不过这颗大柳树不知活了多少年,且其是草木成精,虽然有妖气,可妖气极为淡泊,更多的是自身散发的草木精华气息。

    大柳树浓郁的草木精华气息,足以掩盖自身那缕微不足道的妖气了。

    不仅如此,草木类成精虽然极难,可随着草木类一但成精,最开始的时候自身会有淡泊妖气,可随着时间的增长,其身上的妖气只会越发的淡泊,相反,草木精华会越发浓郁。

    这一点是妖物羡慕不来的,但是,这也是有一定限制的,草木类不可杀戮,不可沾染太多业障,若不然业障缠身,草木类精怪的天性会逆转而来,草木精华流逝,妖气缠身,此时,就不能在称呼其为草木精了,而是草木妖。

    而草木原本防御极弱,若是不沾业障,自身积聚浓郁的草木精华最后以此成就天地灵根等等方式更进一步,虽然也有天罚降临,但威力会小很多。

    与各类妖物精怪相比,人类看似更占优势,可其实不然,草木精怪及妖物邪魅等等到达某个限制的时候虽然都会有天雷降下,需要提前做足准备,若不然天雷之下极难度过。

    而人类修仙之人看似不用度雷劫,可其实三灾五劫相较雷劫而言,更是危险许多。

    毕竟雷劫肉眼可见、可寻,虽然危险,可一但度过,就彻底心安了。

    可三灾五劫不同,一但三灾五劫降临,会有劫运沾染渡劫之人心神,劫运沾染之下,甚至可能做出有违本心的事情。

    这其实也是对修仙之人道心的一个考验。

    但三灾五劫谁也不知会持续多久,有的一年度过,有的年,有的一甲子等等,都是有可能的,而且,三灾五劫中的某些劫难比起雷劫,更是不知厉害多少倍。

    而修佛之人有何劫难,这个世上言传较少,甚至就连庆州城隍给他的那本古籍里也少有记载,苏安就不大清楚了。

    “如是我闻……。”

    法能眉头微皱,不在和长衫鬼辩论,直接开始诵起了佛经。

    这倒是苏安有些意外的,其实他是不赞成法能这种见了鬼物就想念经帮其超脱的,但法能直接动手,这还是让苏安很是认同的。

    修行界中,其实讲究的就是强者为尊,既然已经决定如何,直接动手就是。

    随着法能口诵金刚经,晴空白日下,有微弱佛光自法能手中那串念珠上闪动流转。

    “老和尚,你欺人太甚。”

    鬼物大叫,面容狰狞,身上有黑气飘荡,在空中形成一条巨大的绳索甩像法能。

    绳索在法能周身数寸的地方停下,不能在有分毫寸进,不仅如此,黑气形成的绳索似乎被热火烘烤一样,有阵阵白烟沸腾。

    法能诵经速度开始逐渐加快,手中念珠捻动速度也比刚才快了几分。

    “你们这算势均力敌么?”

    苏安在一旁笑着开口,如果看热闹的过路人,主要是这个鬼物也算是有眼力,看出了苏安的不凡,或是并不愿对寻常人出手,以至于苏安一直在旁观看。

    不过,苏安心里更倾向于后者,毕竟他不认为长衫鬼物的实力足以看破他的境界修为。

    “你这鬼物,还不速速转世而去,何苦于世间沉沦?”

    法能猛然大喝一声,手中念珠被他掐下一颗,绽放璀璨光芒,朝着鬼物直射而去。

    “啊”

    “老和尚,你竟然如此卑鄙。”

    鬼物惨叫,大吼连连,暴怒不已,念珠有佛法加持,打在鬼物身上,犹如水滴落入沸油,四射而开,让长衫鬼物凝实的躯体竟然有了不少透明之处。

    苏安嘴角浮起一丝苦笑,长衫鬼物太过迂腐了,这种打斗可不是切磋点到为止,竟然还怪旁人卑鄙,可以说是迂腐到了极致。

    “哗啦、哗啦。”

    巨大的柳树枝条摇晃,无风自动。

    “诶?”

    苏安满脸好笑的看着正在摇晃的柳树,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柳树倒是不错,这种情况竟然还敢出头。

    随着柳树枝条晃荡,长衫鬼物的身躯迅速开始凝实,

    “这柳树倒是不错,禅师可别伤了它。”

    苏安在旁边开口,面色凝重,这个时候如果大柳树毫无动静,长衫鬼物或许会死,但是在法能的跟前,大柳树是绝对不会暴露的。

    可现在大柳树这么做,肯定是让法能发现了他的踪迹,让它陷入了危险,可它对鬼物的义气非凡。

    而这对大柳树自身而言,是有巨大危险的。

    “好。”

    法能高声应了一下,眉头微皱,手中念珠不停,一又是一颗砸向鬼物。

    这次大柳树枝条甚至想要晃动一下都是难的,苏安的定身术如今已经算是出神入化了,无声无息间,大柳树已经被定在了原地。

    其实,不管是定身术还是什么法术,根本不用嘴上喊出来的,只不过初学者都会习惯的喊出来。

    并非是苏安会这样,很多修行中人都会如此。

    “你就老实的呆着吧,何苦强出

    头?”

    苏安嘴角闪过笑意,轻声开口,这话肯定是冲着大柳树说的。

    只是定身术下,以大柳树远远不及化形的情形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的。

    “如是我闻……。”

    法能一遍又一遍的诵金刚经,长衫鬼物凝实的躯体几乎部被消融掉了,只是成了一个透明的存在,随时都可能彻底烟消云散。

    没了大柳树的支撑,长衫鬼物根本算不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