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八十七章 曾经的苏府
    从大安寺出来以后,苏安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城内随意找了个地方等到天亮,毕竟这个时候在去客栈,已经有些不合适了。

    而且,他现在还不适合离开凤鸣城。

    “苏家么?”

    苏安摸了摸袖子里的玉佩,这是临下山时候师父给他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会是牵扯到他身份的玉佩。

    “身世。”

    苏安叹了口气,这件事不知道还算没什么,可既然知道了,这桩尘缘就必须了结。

    这恐怕也是他师父的意图,若是此事没有一个了结,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他修行途中的一个劫难。

    相反,此事越早了结越好。

    “明日去寻一寻吧。”

    苏安压下了心中的万千思绪,已经做出了决定,不去找,是不可能的,毕竟此事已经知道了,还不如就此做个了结。

    “苏于重?”

    “你说的是城北苏家吧?”

    被苏安拉着打听师父信上所写城北苏于重这个名字的时候,被拉着的老人想了许久,才算是想起了这个名字。

    “应该是了,晚辈只知道是城北苏于重,受托前来送一样东西。”

    苏安满脸笑意的开口,既然是打听消息,肯定是要有一个不错的态度。

    “苏家早就搬走了。”

    “有五六年了吧。”

    老人年纪有些大了,眉头紧皱,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苏家可是高门大户。”

    “总是有不少人来攀亲戚的,你该不会也是吧?”

    老人年纪大了,说着话,就跑偏了话题。

    “我不是。”

    苏安面色不变的拒绝,脸不红心不跳:“我是来给苏家送东西的。”

    “不是啊。”

    老人微微点了点头,脸上的好奇之色似乎消退了不少,好像日后又少了一个可以闲谈的话题似得。

    “苏家经商,家财万贯,据说是搬回老家做富家翁去了好像。”

    老人这话,苏安是不信的,朝廷的那些高官若是辞官了,会告老还乡,可寻常富贵人家,怎么可能有这个说法。

    至多也就是回乡祭祖,或是在外面呆不下去了,才会回乡从操就业等等。

    果然,苏安又在城北寻了几个人打听以后,大致是明白了苏家的情况。

    苏家在整个京城都是有名有姓的大商人,可后来据说是得罪了某个权贵,被迫之下,只能是处置了京城的家产之后,回了西南崇北老家。

    苏府。

    两尊石狮子仍旧在大门口两侧端坐,只是石狮子周围已经脏乱不堪。

    这个年代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就算是商人门前,也可以摆石狮子的。

    只不过,这石狮子的造价可是不菲,所以普通人家,大多数都是摆不起的。

    苏府的门匾早就已经被摘了,从外面看去,院子内的树木已经发了不少枝丫。

    轻轻一跃,苏安就跳进了院内,院内荒草遍布,根本就看不出往日的道路。

    甚至就连屋内也有藤蔓类的杂草蔓延了进去。

    一些门窗更是不知何时已经破烂,甚至是掉落在地上。

    苏安漫步在杂草丛生的庭院内,各处房内虽然还有一些家具,可值钱的东西都没了。

    其实就算是当初苏家是仓促之下逃离,剩下些东西,也肯定会被一些贼人等给光顾,毕竟这么多年都没人住了,不知道有多少贼人会在这落脚。

    甚至,苏安也不知道这宅子是苏家仍旧没有卖出,地契还在苏家人手中,还是已经被官府收走了。

    不过看如今这破烂情景,多是没有卖出,地契还在苏家人手中,若不然这宅子恐怕早就有人住进来了。

    “哎。”

    苏安叹了口气,原本想了好几天,才来寻苏府的,其实他心中多少是有些不自在和忐忑的。

    毕竟这是他这句身体此生的亲人,虽然未曾见面,可血缘关系是剪不断的。

    该如何和这句身体的父母亲人见面,他也不知。

    可如今看来,他想了断俗世尘缘,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苏安于苏府宅院内缓步而行,所过之处,杂草倾斜,仿佛是在??给他让路一般。

    原本的苏府也算是大门大户,三进的院内还有小湖,只不过如今湖内已经干涸,同样杂草遍布,甚至湖内的杂草要比院子其他地方的杂草更为茂盛。

    后院的阁楼木梯虽然还在,可踩上去吱吱作响,随时都有可能坍塌,毕竟这么多年没人修缮了,而且少了人气的熏染。

    最终苏安又回到了苏府的前院,双目微微合拢,闭目沉思。

    所谓俗世尘缘,有诸多不同,而他想要了断尘缘的可是这具身体的至亲血脉,并非是那么容易了断的。

    “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入万丈红尘历劫炼心不成?”

    苏安微微摇头,苦笑连连,下山到现在,这些日子他如今虚丹越发凝实,想必在有月余就能真正凝聚金丹。

    或许,这身世的尘缘就是他三灾五其中之一,也是极有可能的。

    旁人修仙,仙缘难求,而且修为境界极难提升。

    可苏安不同,他识海中有黄庭经沉浮,各种玄妙术法都有,不缺的就是修行之法,且他两世为人,更有黄庭经护佑,修行如有天助,绝非常人可及。

    “恐怕真是要去西南崇北走上一遭了。”

    苏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件事迟早都要去面对的,不可能逃避,若不然日后等他境界更为高深的时候,指不定会成为更大的麻烦。

    不过虽然已经定下了行程,可苏安也没急着离开,他之前打听的,未必就是真的。

    若是就这么贸然跑去西南崇北,到时候又没找到人,可就太过浪费时间了。

    所以苏安是准备先在城内小住几日,多打听下消息,把这些消息融合起来,应该会可靠的多。

    甚至,若是有可能,他还会去寻当年苏家所得罪的权贵,一探究竟。

    毕竟很多事情,外面的传言只是有心人特意透露出来的,而事情的真正原委,只有寥寥几人知道。

    甚至,事情的真正原委和坊间的传闻可能是截然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