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一百零七章 残存的神识
    “嗯?”

    苏安抬起的右手猛然停了下来。

    “好神通,好算计。”

    “可否现身一见?”

    苏安突兀的开口,眼角含笑,声音朗朗,更是充满了肯定。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最开始踏入木屋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可却又说不出哪里有些奇怪。

    直到刚才,他终于想起来是哪里不对劲了。

    这具尸骸看似陨落,已经了无牵挂,可能踏入虚丹境,足有二百载的寿元,怎么可能没有一样法宝哪怕是法器?

    就连苏安身上,都有一把匕首,虽然是从妖物身上抢过来的,可也是一件法器。

    只不过,到了金丹境界已经,这件法器对他的作用就不大了,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仙器难求,但是金丹以上的修行之人,更该用的是法宝。

    只不过,法宝也不是那么容易寻来的,最起码,对苏安现阶段而言,法宝也是难以寻来。

    法宝需要炼制,先不说炼制所需要的那些天材地宝呢,就算是找到了合适的天材地宝,又能如何?还要去寻炼制法宝的人。

    或是自己修行炼制法宝的手段。

    炼制法宝其实不算难,难的是炼制法宝的法决。

    有这些法决的,也都藏着,没谁会轻易外传的。

    最起码,据慈安所说,大安寺内是有法宝不错,但大安寺内的法宝,也是历代高僧从别的地方求来的,而非大安寺自己炼制的。

    总的就一句,炼制法宝不难,但是大安寺没有这种法决。

    这就好像,一扇门,想要进去很简单,只要有钥匙就成,可关键是,现在没有这把钥匙。

    而这具尸骸所在的木屋,竟然连一件法器都没留下,这可就有些不正常了。

    “既然道友不愿现身,那苏某只能亲自动手,请道友现身了。”

    “还望道友恕罪。”

    说完这话,苏安周身已经有一股微风旋转,带起一片片落叶,形成一个小的漩涡,周围的灵气也蜂拥而来。

    秘境内灵气充足,施展手段的时候,调动的灵气自然也就会更多,威力也会强大一些。

    右手伸出,手掌上凝聚出一柄长剑,同时,周遭数丈方圆,风声呼啸。

    甚至,风声中带着凌厉的剑意。

    这是天罡地煞神通当中的地煞神通借风和剑术两大地煞神通。

    原本,在虚丹境界,苏安对地煞神通的修行并不多,之所以不多,其实还是法力不足,时间不足。

    但大多数的地煞神通,他都略有了解,只是若对神通修行不足,未及圆满,施展时候威力会弱上许多,且所消耗的法力也会增加许多。

    所以,苏安一直施展的地煞神通极少。

    但如今他已经突破金丹境界,金丹境界,法力浑厚,而且秘境内灵气充足,同时施展两大地煞神通,对他而言,也是足以支撑的。

    之所以同时施展借风和剑术这两大地煞神通,是因为这两大地煞神通正好适合现在的情形。

    哪怕是修士,除非是踏足三灾五劫,逐渐修出元神,也就是俗称的元婴,若不然,修士若是身陨,神识虽然比普通凡人的魂魄要强一些,但仍旧惧怕大风。

    狂风呼啸,在结合剑术的剑气,两者结合之下,神识也是惧怕。

    “道友,你非要如此欺人不成?”

    片刻,木屋内一颗珠子冲天而起,声音颤抖,带着些许的怒气,冲出了狂风和剑气笼罩的范围,浮在空中。

    “道友此话严重了。”

    苏安看着在空中飘荡的珠子,轻笑了起来:“苏某可是不曾有分毫欺压道友的心思。”

    “只是想要请道友出来一见罢了。”

    苏安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心里其实已经动了杀机。

    先是在木屋内留下玉简,神识却藏身在这颗珠子内,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其实,若非是这个修士在木屋内留下玉简,苏安倒是不会对他动杀机,可留下玉简,明显是在误导。

    若非是刚才他觉察到不对劲,日后指不定就怎么被算计了。

    修行之人,可并非都是良善之辈,也是充斥着尔虞我诈的,若真把所有修行之人都当做是良善之辈,迟早有一天会尸骨无存。

    “我并无恶意。”

    珠子内沉默许久,方才有声音传出:“只是以防有歹毒之人入秘境。”

    苏安嘴角上扬,这位到是会说话,这一句话,等于是先定下了立场,若是真要灭了他的神识,仿佛自己就成了恶人一般。

    “而且,我玉简内所留,都属实。”

    珠子内的声音继续传出:“这颗珠子,是我无意间得来的宝物,可让魂魄、神识藏于其中,而不消散。”

    “但其功效如何,在此之前,我不敢肯定。”

    “所以,才会留下了玉简内的那些内容。”

    珠子内的声音也很无奈,他是得了这个宝珠不假,甚至也以普通凡人归西后的魂魄试过,但修行之人的神识毕竟和凡人魂魄不同。

    而且,让凡人魂魄暂居这颗珠子内,是有他本人催动珠子的结果。

    而他陨落后,可是没人能催动宝珠的,而是要靠他自己的神识。

    甚至,凡人死后,魂魄还能在阳世多停留片刻,可修行之人若是陨落,要么是被打的魂飞魄散。

    就算是如同他这般寿元大限到了之后陨落的,神识也不能如凡人那边在阳世停留太久,至多也就几个呼吸时间,就会被天地规则带走转世而去。

    所以,当初他也不能肯定,这颗珠子对他就真的有用。

    “我如何信你?”

    苏安挑了挑眉头,这才是最关键的。

    珠子仍旧漂浮在空中,可声音却沉默了许久,比刚才还要久,最终发出无奈的叹息:“我所说皆为真,可却无法向你证明。”

    珠子所传出的声音,甚至带了些许的凄凉,他其实早就想出了这个秘境,毕竟秘境内虽然灵气充足,可却没有在恢复的可能。

    可这颗珠子在无外来法力支撑的情况下,需要自主吸收灵气维持他的魂魄,若是出了秘境,以外界的灵气浓郁程度,恐怕用不了多久,哪怕在珠子内,他的神识也会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