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归山
    原本,十二年前苏安自大安寺离开,准备去寻身世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想着一路慢慢的寻过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天材地宝。

    可现在不成了,他下山已经总共耽搁了一十二年的时间了,不能在耽搁下去了。

    他的时间还多,甚至,探寻身世都可以在往后推一推,但是,回山是绝对不能在推了。

    原因很简单,这一十二年没有回山,他师父肯定会担心。

    相比之下,他这具身体的血亲,倒是没那么重要了,毕竟,他是师傅自小拉扯大的。

    其实,不管在任何人心里,恐怕都是这么想的。

    返回云山观的时候,苏安的速度很快,可以称得上是一日千里,甚至,就连他之前曾经碰到的那颗大柳树,他都没在去看。

    那颗大柳树已经通灵,十分难得。

    只不过,草木类精灵原本就寿元悠长,哪怕是刚刚通灵的草木类精灵,其寿元比起人类修士也要长许多。

    甚至,就是那些世间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树木,还未通灵,寿元也是比修士要长很多。

    这是草木类精灵的优势。

    所以,对于草木类精灵而言,境界修为提升的速度,也会慢上许多,这一十二年,对于草木类精灵而言,除非碰到什么机遇,若不然,只是凭它们自身的修行,一十二年,根本不可能有太大的提升。

    所以,苏安也不担心那颗大柳树是否会化形离开。

    而且,他之所以不想绕道去看那颗大柳树,其实还是有别的原因,那颗大柳树毕竟有些通灵了。

    只是还不能言语,不能化形罢了。

    现在若是真想把它移走,那就只能放进秘境内带走,可如此一来,秘境也就等于是暴漏在这颗柳树跟前了。

    这可并非是苏安所想的。

    因为,他现在对巨石的炼化还只是初步炼化,甚至,只能暂时将巨石缩小至拳头大小。

    至于秘境内的一切,他都无法控制,什么时候,他能够把秘境所处的那快巨石彻底炼化,或是在进一步的炼化,能够对秘境有所掌控,那个时候他才会考虑让如同大柳树这般的存在进入秘境。

    在这之前,也只会让他师父等人进入秘境了。

    他在这个世上,能相信的,也只有他师父和几个师兄了。

    苏安的速度极快,不过,也没到惊扰世人的地步,毕竟他虽然达到金丹境界了,可还没有多少时间去参悟天罡神通,如今就是地煞神通,他也没有彻底参悟完。

    毕竟之前他从未参悟天罡神通,因为境界未到,等金丹境界以后,他又忙着炼化巨石了,一直没有时间。

    所以,那些腾云驾雾的手段,他暂时还不会,真要是强行以自身法力去腾云驾雾,那所消耗的法力,绝对是非常巨大的。

    总共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苏安才算是到了紫云山脚下。

    “大变样,大变样啊。”

    山脚下,苏安看着通往山上的道路,如今已经都成都成青石台阶,就是山下的村子,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也是大变样,比起十二年前,不知道繁华了多少。

    “云山观这是出名了啊。”

    苏安笑着开口,虽然没有回山,可也猜出了个大概。

    在山脚下站了片刻,苏安抬脚上山。

    十二年未曾回来,原本的山路,模样大变。

    原本,这山上道观也就他们师徒几人,下山的小路也就他们师徒几个人和山下偶尔上山的村民们走罢了。

    可想而知,说是山路,其实两旁杂草丛生,甚至不时还有野兽出没。

    可如今,台阶虽然不算十分宽敞,可也不窄,而且台阶两旁虽有杂草,可也都没长太高。

    云山观,仍旧是苏安离开时候的样子,没有扩建,只不过,香火十足,甚至在云山观院内大殿前,还摆了一个大的长方形铜鼎,

    铜鼎内,是已经燃尽了的香灰。

    苏安的回来,让小小的云山观起了巨大的波澜。

    大师兄青可虎目含泪,二师兄青本虽然是笑,可笑着笑着,竟然声音有些哽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青可使劲拍着苏安的肩膀:“你走的时候,为兄也不在,没想到啊,这一别就是一十二年了。”

    “长大了,长大了啊。”

    青可左手使劲在苏安的肩膀上拍了几下:“为兄出去寻过你,只是,一直没寻到。”

    “还以为……。”

    青可虎目含泪,激动万分,他比师父还有其他师弟更担心,毕竟他曾经去寻过,没有任何踪迹。

    “快去看看师父吧。”

    “师父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你回来了,肯定高兴。”

    青本抬起胳膊,在脸上抹了一下,嘿嘿笑着:“师兄给你做好吃的去。”

    “你想吃什么,师兄都给你做。”

    苏安咧嘴笑着:“做什么都行,只是可别做少了,不然可不够吃。”

    “撑不死你。”

    青本笑骂了一句,随即道:“你三师兄已经娶妻生子了,就在山下村子住。”

    “我下山去喊他,咱们师兄弟几个,晚上在说。”

    说完这句话,青本扭头就跑,赶紧下山去喊三师弟去了。

    后堂。

    苏安刚到观内的时候,其实常德就已经察觉了,只是他忍着没有出去。

    “不孝徒儿给师傅您磕头了。”

    进了后堂以后,苏安直接在常德身前跪下磕头。

    他自襁褓中被常德带回山上,一直到下山那一年,这十多年,虽是师徒,可却情同父子。

    “你还知道回来。”

    常德甩了下手里的拂尘,只是声音仍旧有些颤抖,十二年未见,他这小徒弟长大了,当年下山时候的幼童,如今已经成了翩翩少年。

    “徒儿知错了。”

    苏安仍旧跪在地上,哪怕他如今已经是金丹境,在修行界当中,也能算是一方大能,可在他师父跟前,仍旧是弟子。

    “哎,起来吧,起来吧。”

    常德叹了口气,虽然仍旧坐在蒲团上没动,可却是在极力的维持他内心的波动,总不能在徒弟跟前失态。

    “长大了不少。”

    “不过,你这下山几年,变成了一十二年,可真是下山之后,性子野了啊?”

    常德笑着开口,双眼紧紧盯着苏安,生怕这个小徒弟突然消失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