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事情的真假
    “你真是来我们苏家寻亲的?”

    苏倩倩原本就是活泼的性子,这会更是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是,也不是。”

    苏安笑着开口,温和的看着苏倩倩:“你爹是?”

    “我爹苏于重。”

    苏倩倩开口,原本,后辈肯定不能直接提起长辈名字的,尤其是子提父名,但现在这种情况,有些特殊,自然也就没那么多规矩了。

    “什么叫做是,也不是啊?”

    苏倩倩着急的开口询问,不管这句话听起来是否有些奇怪,可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苏安真是来寻她们这个苏家的。

    “是来寻亲,可也不是。”

    苏安自顾自的又重复了一句,看着他这个血缘关系上的妹妹,笑着道:“是来寻亲不假,可也是来了断身世的。”

    “所以,是也不是。”

    苏安和苏家,有血脉之情,可却无血脉亲情。

    所以,他不想在和苏家有什么牵扯,这次来,也并非是准备所谓的认祖归宗。

    这次之所以来,是要先确认身份,然后以合适的方式,斩断这段尘缘。

    这听起来似乎无情,可毕竟他对苏家没有任何的记忆。

    相反,如云山观这般,从小把他养大,哪怕日后他成就真仙,也不可能和云山观斩断所谓尘缘往事的。

    “啊?”

    苏倩婉惊呼了一声,她冰雪聪明,已经听明白苏安话里的意思了。

    这位苏安苏公子,恐怕真是和她们苏府有牵扯,可对方来此,却并非是认祖归宗,而是想要确认下自己的身世,仅此而已。

    一时间,苏倩婉心里有些不知道什么滋味了。

    “要不然你和我们回府一趟?”

    苏倩婉小心翼翼的开口。

    “这块玉佩你拿回去,交给你爹。”

    苏安想了想,从袖中拿出了他十二年前下山时候,师父给他的那块玉佩,至于那封信苏安倒是没有拿出来。

    那封信是他师父写给他自己看的,关于他身世的信,并非是要交给他这具身体的爹爹的。

    “我爹爹?”

    苏倩倩有些发愣的接过了苏安手里的玉佩,脑袋有些发懵,若这个苏安真是来寻亲的,而且真是苏府的人?

    那,她是不是要多一个哥哥了?

    “要不然咱们一起回府吧,你亲自把这块玉佩交给我大伯,岂不是更好?”

    苏倩婉连忙开口,若真是苏府的人,那带回去自然是好的,若是骗子,敢骗到苏府来的,绝对没好果子吃,可若单是误会,苏府也并非是不讲理的人。

    “而且,若真认错人了,你不过去,日后这玉佩怎么还给你?”

    “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可是不少的。”

    苏倩婉赶紧说了一大推的理由,想要苏安和她们一起回府。

    “若是错了,这玉佩我自有办法取回。”

    苏安笑着摇了摇头,并不打算一起去苏府,而是看向着苏倩婉,道:“苏家在崇北应该还是有些能耐的吧?”

    虽然不知道苏安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苏倩婉还是微微点了点头:“苏家喜欢广交好友。”

    这话虽然回答的谨慎,可意思其实是不差的。

    “既如此,若是苏家有意寻我这个外来之人,又有什么难处?”

    苏安满脸含笑:“若是无意来寻,我又何必前往?”

    “我会在城内在呆九天,九天之后,应该就会离开了。”

    苏安说这话的时候,仍旧是满脸含笑,其实,他倒是希望这九天内,苏家不会派人来寻他,这样,尘缘也就彻底了断了。

    九为数之极,以九来定尘缘,也最为合适不过。

    “好。”

    苏倩婉点头,也没在多说什么,而是深深看了苏安一眼,大致记下了他的样貌,留下些许银子结账,拉着苏倩倩匆匆离去。

    “无巧不成书。”

    “没想到,这些巧合,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苏安自嘲的笑了笑,随之也出了酒楼,遁去了身形,远远跟在苏倩婉姐妹两人身后。

    他虽然刚才已经大致确认了某些事情,可这种事情,还是亲自跟过去看一看更好。

    苏倩婉和苏倩倩姐妹两人回府以后,则是直奔苏府的后宅而去。

    苏府宅院巨大,仆人无数,一路上,不少仆人冲着打扮成男子装扮的苏倩婉姐及苏倩倩这两位小姐行礼。

    毕竟是府中小姐,哪怕是女扮男装,府中的人大多数也都是能认出来的。

    “爹爹。”

    刚到后宅自家院落,还隔着老远的距离,苏倩倩就高呼了起来,只不过平时她在家里性格也是活泼的很,倒是没人会责怪她。

    而且,这个时代对女子倒是没有太过分的约束。

    “整天大呼小叫的,怎么不跟你姐学学,真不怕日后嫁不出去?”

    苏于重看着闯入自己书房的女儿一眼,忍不住瞪了一眼,至于女儿身上的男装,已经被他给忽略了,若不然,非被气死不成。

    至于苏倩婉,则是在半路先回自己的宅院了。

    苏府巨大,后宅也是分出了诸多不同的小院落的。

    每个单独的院落若是划出来,都能比普通人家的宅院还要大上一些。

    “爹爹,不得了你,我在外面遇到……。”

    苏倩倩巴拉巴拉的把今天在外面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你说的玉佩在哪?”

    苏于重忍不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抓着女儿的肩膀,双目甚至有些泛红,可随即,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激动,平复了心情,缓声开口,道:“玉佩拿出来让爹瞧瞧,可别是被人骗了。”

    “爹,这事您自己不知道真假?”

    苏倩倩很是怀疑的看着自家爹爹,不过还是拿出了苏安之前给她的那块玉佩。

    看着手中的玉佩,苏于重浑浊的双眼有些许的泪光闪过,深吸了口气,不知在想些什么。

    “哎。”

    “他不肯和你们一起回来?”

    苏于重声音竟然有些许试探的意味,而且带了些许的哽咽。

    “是啊,他说咱们若要找,肯定能找到他这个外来人,而且,他只在城内停留九天。”

    苏倩倩又把苏安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她已经从爹爹的表情上看出了事情的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