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誓言
    “我可是没什么名声的。”

    “自然也就不在乎是否堕了名声。”

    苏安哈哈笑着,声音中满是调侃之色,其实,他原本和这个魔道中人没有任何的仇恨。

    甚至,之前还是他先出手招惹的这个魔道中人,但正邪不两立。

    若是能顺势灭了魔道中人,他肯定是乐意的。

    “你还是别跑了,在跑也跑不掉的。”

    苏安话里仍旧是充满了笑意,这个时候,他就是要扰乱这个魔道中人的心思。

    若不然,真这么追下去,还不知道会追到什么时候呢。

    “你非要置我于死地?”

    向易猛然扭头,看向苏安,也不准备在跑了,正如苏安所说,他在这么跑下去,恐怕是真跑不掉的。

    毕竟他自身气息混乱,原本就已经不能调动身法力了。

    “正邪不两立。”

    苏安很是认真的看着向易,手中已经开始悄然掐动法决了,他又不傻,可不认为向易会乖乖的等着让他杀。

    困兽之斗,最为疯狂。

    苏安可不想最后以自己重伤为代价才杀了向易,真若是如此,他会考虑到底要不要出手。

    说苏安贪生怕死也好,说他其他的也成,但在他看来,若是真的死了,一切都成空了。

    所以,大多数情况下,苏安不愿意让他处于受伤或者说是虚弱状态。

    “我可以立誓。”

    向易沉声开口,他还想活着,他才刚破关而出没多久,还没有逍遥痛快,不想就这么死了。

    “嗯?”

    苏安淡然的看着向易,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这个时候,是苏安占着优势的,所以他不着急,想要看一看向易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日后,遇你之时,退避三舍,不和你为敌,且不迫害你亲近之人,如何?”

    向易开口,双眼死死的盯着苏安,只要稍有不对劲,他就立马逃走。

    他是魔道中人,自然知道正道中人担心什么,也知道魔道中人喜欢做什么,所以,他这句话说出来,其实已经很有诚意了。

    “魔道中人的誓言,我该如何信?”

    苏安轻笑,魔道中人,除了自己之外,甚至有六亲不认的,就连自己的师父都能杀害,又谈何誓言?

    “咱们都是踏入金丹境的修士,自然该知道,咱们这个境界,虽不至于言出法行,可若真的违背誓言,修为日后不能有分毫存进,甚至,走火入魔也是可能的。”

    “我虽是魔道中人,可也不想今生止步于此。”

    向易开口,他这话说的是实话,魔道中人之所以敢不重誓言,是因为他们只在乎自身,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他们糊弄人的。

    而且,他向易虽然是魔道中人,可却也自认有天纵之才。若真立下誓言,自是不会轻易违背的。

    “不够。”

    苏安摇了摇头:“我是来杀你的,你立下誓言,就让我饶了你,这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

    “而且还要担心你的誓言是否可靠。”

    苏安这是实话,他可并非是不敢杀向易,所以,向易所说的这个誓言,在他看来,实属可笑。

    “我愿献上至宝。”

    向易犹豫了一会,开口道:“就在刚才咱们见面的那座大北山上。”

    “大北山?”

    苏安略微琢磨了一下,嘴角含笑,这个名字,还真没什么仙风道骨的气息。

    “大北山灵气浓郁,但却又紧挨着两国交战之地,血煞堆积,和灵气交融,天长地久之下,凝聚出了一样阴阳同存的至宝。”

    “此宝威力惊人,而且是天地孕育出的至宝,无须淬炼。”

    向易开口,他若非是为了寻这件宝物,也不会闹的如今这般气息错乱,结果,算是便宜眼前这个所谓的正道中人了。

    “那件至宝恐怕不是你的吧?”

    苏安冷笑,心思转动,已经大致猜出了什么。

    “大北山上的那个寺庙,守不住这件宝贝。”

    “我能发现这件宝贝的存在,日后还会有其他人发现。”

    “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何错之有?”

    向易冷笑,这就是他们魔道中人的行事准则,看谁不顺眼,杀,看上什么宝贝,抢。

    至于什么道义之类的,魔道中人从来不在乎,他们只在乎谁的实力强悍。

    “你是正道中人,不会去抢那件宝物,可我给了那寺庙几天的时间做决定,若是不答应,到时候杀他个鸡犬不宁,几天后,寺庙肯定会乖乖把至宝拿出来。”

    “你不用抢,你赶走了我,那件至宝,就当他们献给你的谢礼,如何?”

    向易开口,已经替苏安找好了台阶。

    “立誓言,另自损三成功力,三十年内,闭关不得外出。”

    苏安简短的一句话,就说出了他的要求:“你只有一次机会,若是所立誓言,不能让我满意,不会在有第二次机会了。”

    “好,我立。”

    向易深吸了口气,魔道中人,更懂得能屈能伸:“我向易,日后……退避三舍,不得……若违此誓,天地弃之,修为境界永无存进,若违此誓,当有劫运缠身,此誓,天地为证……。”

    向易沉声说完这些,一张朝着自己胸前拍去,吐出一口鲜血,身上气息萎靡了许多,在加上之前他气息错乱所造成的影响,如今,他自身只有不足巅峰一半的战力了。

    “请吧。”

    苏安叹了口气,到没有打算出尔反尔。

    “告辞。”

    向易深深看了苏安一眼,转身就走,直到行远之后,心里才彻底放松,其实,刚才他也在防备苏安。

    并非是所有的正道中人都会言而有信的,正道中人也有喜欢玩弄心计的。

    只不过,他刚才也在赌,他自认气息错乱之下,不会是苏安的对手,所以,哪怕是在自损三成修为也是无妨,只要苏安真的想要杀他,左右都是个自爆。

    好在,苏安还算言而有信。

    “我魔道中人,也并非就是无信之人。”

    向易满脸冷意,可也没打算违背誓言,魔道虽然嗜杀等,可其实,大多数时候,还是言而有信的。

    只不过,魔道鱼龙混杂,以至于很多的恶事,很多的恶人都直接被戴上魔道的帽子。

    可其实,这些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魔道中人。

    “大北山。”

    苏安摇头,城南的山,叫做大北山,这恐怕是以崇北城的名字所起。

    “阴阳同属的至宝。”

    苏安沉吟,他现在本身就缺少法宝,而天然形成的至宝更是难求。

    可偏偏,这宝贝如今已经是有主之物。

    若是在魔道中人手里,他想方设法也要杀了这魔道中人,夺取至宝,可偏偏,拥有至宝的并非是魔道中人。

    这可就让苏安有些无奈了。

    若真去行那抢夺之事,又和魔道中人有什么区别?

    最起码,他自己的道心是过不去这一关的。

    “哎。”

    苏安最终长叹了口气:“这至宝,和我无缘啊。”

    话音落地,苏安已经回返了,而刚才,他之所以不杀那魔道中人,并非是因为他的这个消息。

    而是他真没有把握自身不受伤的情况下,击杀那个魔道中人。

    甚至,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若那魔道中人真有什么保命的手段,到最后,指不定还会成两败俱伤,那才是最亏的。

    与其如此,还不如借着那个魔道中人对自己的误解,直接让他三十年内不能在害他人,这也算是一个功德了。

    至于这魔道中人会否违背誓言,在苏安看来,除非有极特殊的情况,若不然,是不可能的。

    原因很简单,这个魔道中人所立的誓言,都是以他自身为本立下的。

    魔道中人的誓言之所以不可信,那是因为他们自私自利,自注重自身,而不管其他。

    但刚才那魔道中人所立誓言,却恰恰都是和他自身有关。

    苏安也没去城南那座大北山了,而是直接返回了苏府。

    他回到苏府的时候,苏倩倩和苏参会两人已经在他院子里候着了。

    毕竟,刚才他单是追那魔道中人,可就用去了不少时间的,绝对是很短的时间。

    “大哥,你可算是回来了。”

    “您喝茶。”

    苏参会十分狗腿的捧着一杯早就倒好了的茶水,端给了苏安。

    “大哥,追到那个黑袍人了么?”

    苏倩倩在一旁着急的开口:“那个黑袍人是不是个杀人恶魔啊?”

    “大白天的穿黑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苏倩倩十分武断的给那黑袍人下了定义,在她看来,既然是被她大哥追杀的人,那肯定是坏人,原因很简单,她大哥可是他们苏家人。

    他们苏家自家人肯定都是好人了。

    “追上了,不过,让他走了。”

    苏安如实开口,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让他逃了?”

    苏倩倩小心开口,就连苏参会也不敢在多说什么话了,生怕惹了苏安不高兴。

    毕竟刚才他们可是看着苏安追过去的,现在人跑了,他们大哥心里怎么可能高兴?

    “也不是让他逃了,而是我没把握能留下他。”

    “所以,让他走了。”

    苏安沉声开口,若是真有十足的把握,他怎么可能放走一个魔道中人,尤其是这个魔道中人身上血煞气息极为强烈。

    “没事,没事。”

    苏倩倩眼珠转动,赶紧开口安慰苏安:“大哥你还年轻,那个黑袍人一看就是上了年纪,等在过些年,他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而且,只不定过些年他就老死了,没法为非作歹了。”

    苏倩倩这种安慰方式,虽然让苏安有些想笑,不过心里还是多少有几分暖意的。

    只不过,别说是三十年了,就是在多一百年,那黑袍人也不可能死的。

    不过,若是等到下次他们在见,到时候,除非那黑袍人有大的机缘,若不然,他见了自己,肯定比现在跑的都要快。

    “无妨。”

    “最起码,这些年,他是不能出来作恶了。”

    苏安笑着开口:“他自削三成境界,这就足以他养伤一些时日了。”

    苏参会在旁边连连点头,他这个大哥果然厉害,对方这可是付出了大的代价,才被放走的啊。

    “今日的事情,就别乱说了。”

    苏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开口道:“原本也就没什么可说的,若真是被你们乱说了出去,到时候,指不定会给府上招惹来什么麻烦。”

    “过些年,我还准备出去游历,真要是麻烦那个时候上门,可就不好了。”

    苏安这话,虽然是不想有太多麻烦的意思在里面,可他说的也没错。

    “大哥,您放心,我肯定守口如瓶,不过倩倩能不能保密,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苏参会说这话的时候,还冲着苏倩倩挑了挑眉头,他们兄妹两个,都是一样的性子,平时可没少掐架。

    小的时候,他们两个掐架,家里人还拦着,然后各自训斥,可时间长了,家里人也都烦了。

    甚至到了现在,要是有几天看不到这兄妹两人掐架,府里人似乎还觉得有些不习惯呢。

    甚至,就连才来府上没几个月的苏安,都已经有些习惯他们两个人日常习惯性的斗嘴。

    “大哥,你就放心吧,我嘴巴严的很。”

    “别看我姑娘家家的,可比某些男丁要强的多。”

    苏倩倩咧嘴,毫不客气的反击。

    “行了,你们两个就不能哪天消停会。”

    苏安无奈的揉了揉眉头:“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我休息会,今天有些累了,晚上饭就不吃了。”

    “好嘞。”

    “那大哥你好好休息,可千万别累着了。”

    苏参会和苏倩倩两人连连点头,没在多说一句,在他们两个心里,他们大哥苏安追过去以后,肯定是和那黑袍人打了个天翻地覆,最后略微占了一丝上风,可又不能真的击杀那黑袍人,最终,逼得黑袍人自己打伤自己,废了三成的功力,才算是被自家大哥放走。

    不管怎么样,自家大哥肯定是累坏了,要好好休息才成。

    “明早我给大哥熬一碗参汤。”

    苏倩倩仰着脑袋,十分不屑的看了苏参会一眼,虽说这参汤是她唯一会熬的汤药,可那也比苏参会要强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