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五次保命手段
    “方丈。”

    领着苏安进了大殿的和尚,低头双手合十。

    “你们先出去吧。”

    慧通开口,示意殿内其他人都先出去,只留下他的那个弟子在身边侯着。

    “道长前来小寺,见老僧,可是有何事?”

    慧通先是冲苏安行了个佛礼,随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也没有过多的客气。

    “前些日子,偶然得知贵寺有一样阴阳同存的至宝。”

    苏安这句话刚说完,慧通和他的那个弟子已经是怒目而视了。

    很显然,他们师徒两人这会已经把苏安当成是前些日子前来强行索要至宝的那个魔道中人了。

    “莫要动怒,莫要动怒。”

    苏安笑着摇头,不急不躁的开口:“只是前些日子偶然得来的消息罢了,方丈不必担忧。”

    “那想要图谋贵寺宝物的魔道中人已经被贫道给驱走了,今日贫道前来,并无恶意,也不贪恋贵寺宝物,只是想一睹这天地间自行孕育的阴阳同存的宝物。”

    “除此外,没有分毫贪恋之心,不知方丈可否行个方便。”

    苏安这话的确是实话,哪怕这宝物在怎么好,他也不可能抢夺。

    甚至,今天之所以来大北寺,还是因为他准备去山林深处寻些蕴含天地灵气的宝物或者树木,以此给苏家做些手段。

    顺路才会来大北寺拜访,到真是没有强取豪夺的心思。

    “你说你赶走了那黑袍人?”

    慧通有些不可思议看着苏安,他根本没想到,这话竟然是从一个年轻人嘴里说出来的。

    毕竟,苏安的样貌十分年轻,而且气息随和,眼神平淡,根本没有任何压力。

    见了苏安这样的人,任谁也不会轻易把他当成是得到高人。

    “不信?”

    苏安嘴角含笑,原本仿若凡人的身躯内有法力涌出。

    “现在信了么?”

    苏安看着一动不动的慧通和他徒弟两人,嘴角含笑。

    如今他在用定身术这等神通,已经不必非要喊出来增加气势之类的了。

    话音落地,慧通师徒二人只觉得仿佛溺水之人上了岸一般,可以大口呼吸了。

    “道长也想要那阴阳共存的宝物?”

    慧通脸色有些难堪,这是去了狼,又来了虎。

    “贫道说了,不会强取豪夺,只是想看一眼,长些见识罢了。”

    “若贫道真有心,你们又岂能挡住?”

    苏安声音略微有些冰冷:“或者,当初贫道就能等着那魔道中人杀了你们,之后在从他手中夺宝就是。”

    慧通没有说话,满是皱纹的脸上都是悲苦之色,他要考虑眼前这个年轻的自称道士的人是什么身份。

    “我寺院并无施主所说之物,施主从那魔道中人嘴里听来的传闻,怕是当不得真的。”

    最终,慧通缓缓开口,根本不承认寺内有这等宝物。

    “出家人不打诳语。”

    苏安笑眯眯的开口,道:“不过方丈既是不愿,苏某也不强求,此事不提就是。”

    “只不过,日后方丈可就要好自为之了,下次在有什么惦记至宝之人前来,贫道可就不管了。”

    话音落地,不等慧通在说什么,苏安的身影已经化为虚幻消失不见了。

    “阿弥陀佛。”

    慧通高唱了一声佛号,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从大北寺出来,苏安心里多少是有些遗憾的,但若真是为了心中所想,就以势欺人,逼迫对方,那和邪魔外道又有什么区别?

    最起码苏安的内心是绝对不会允许他自己这么做的。

    “可惜了,可惜了。”

    嘴里又轻声念叨了几句之后,苏安已经开始自大北山深处寻他此行所需要的东西了。

    金石可以,草木也行,苏安这次的目标很是宽广,只不过是小半天的时间,就已经寻到了一块蕴含灵气的石头了。

    “这块石头足以雕出三柄小剑了。”

    苏安抛了抛手中的石头,足有半个西瓜大小。

    而他准备留给苏家的,是三柄蕴含了他自身法力的小剑。

    此剑若是以蕴含灵气的东西雕成,可存放百年之久。

    若遇危险,只要用出此剑,能有他巅峰状态下力一剑的威力。

    这等威力,哪怕是修行中人,只要是金丹境界之下,也绝对挡不住一剑的。

    就算是真有那种天资卓越之辈挡了下来,恐怕自身根基也会因此被毁。

    这对于苏家而言,足以是三次救命的机会了。

    “在给参会和倩倩一人一个保命手段。”

    苏安原本是想只给苏家留一把剑的,但是刚才想了许久,还是决定留下三把,至于苏参会和苏倩倩,他在另外给保命的手段。

    毕竟如果真是都留下剑的模样,对于知情人而言,也会有些扎眼的。

    “木簪和玉佩好了。”

    苏安想了想,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给苏倩倩一个木簪,给苏参会一枚石头做的玉佩。

    不管这些东西的外表是什么造型,但威力都是相同的。

    为了这两样小玩意,苏安又多在山内寻了许久,才寻到了一颗已经能够吸收灵气,多少有些微弱灵智的大树。

    原本打算送给苏参会的石质玉佩也因此而变成了木牌。

    在苏安看来,反正作用是一样的,至于外表造型什么的,就不用那么在意了。

    不过片刻,一个木簪,一个雕刻着云团的木牌,包括三把石质小剑就已经出现在了苏安的手中。

    这最原始的雕刻对他而言十分简单,但最为关键的是最后把他自身法力包括剑术所蕴含的剑意,凝聚在这些小东西里。

    这种简单的手段,是前些年苏安寻找真龙遗骸的时候琢磨出来的,只不过,这个过程不可能太快,毕竟他把自身法力注入其中以后,就先要恢复一下。

    “一天一件,五天完工。”

    苏安嘴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同时,已经自大北山内消失,回了苏府院内。

    五天之后,若是他这具身体的便宜老爹苏于重还是非要给他定下亲事,那到时候,这五次保命的手段分别留下,之后,也就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甚至,他心里还有些期待苏于重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