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黄庭叩仙门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再见之时收徒
    至于苏安的年纪,赵安华根本就没在意,先不说达者为师,就是苏安所讲的内容也让他清楚,眼前这个看似年轻之人,绝非凡人,仙人般的存在,岂能以外貌论之?

    “你想拜我为师?”

    苏安略显诧异的看了赵安华一眼,随即笑了起来,赵安华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已经是心知肚明。

    “晚辈愿拜前辈为师,还望前辈成。”

    赵安华跪倒在地,冲着苏安拱手。

    “你若拜师,我可没什么可传与你的功法。”

    苏安满脸含笑的开口:“至多是对你进行一些指点罢了。”

    “弟子不敢奢求太多。”

    赵安华直接一个响头磕在了地上,开始以弟子自称,其实,以修行界的规矩而言,听一次讲道,可以称之为对方的记名弟子,这也不算是有错,赵安华这也算是误打误撞拜对了。

    “若下次有缘在见,且你进展能让苏某满意,在提拜师一事。”

    苏安其实对赵安华也很是欣赏的,而且,修行当中,达者为师,年纪倒是不算什么。

    虽说赵安华比的年纪大一些,这可能刚开始略微古怪一些,可若是随着修为境界的增高,数百年时间不过眨眼间。

    “弟子多谢师父。”

    赵安华倒是会顺杆子往上爬。

    苏安嘴角含笑,也不拒绝,修行之人讲究随缘而行,他其实之前就已经对赵安华有了些许的兴趣了。

    “苏某到也没什么可赠你的,只是看你气血开始枯败,替你调理一番身体罢了。“

    赵安华称自己为师父,可苏安现在却是不应,不过,正如他所说,若是下次有缘在见,赵安华的进展能让他满意,他也未必不能收下这个比他年纪还要大些的弟子。

    至于现在,替赵安华调理身体气血,这对赵安华而言,其实是最实用的了。

    世俗中人,随着年纪的增长,气血会逐渐到达巅峰,随后开始枯败,气血巅峰之时,自身实力自然最强,而随着气血枯败,自身实力也会随之减弱。

    而气血强盛之时,不仅是实力最强,对一些功法等的参悟也会更顺畅一些。

    苏安话音落地,赵安华只觉得自己体内有一股暖流在缓缓流动,舒畅无比,原本枯败的气血竟然开始沸腾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等赵安华睁开双眼的时候,苏安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而在低头,他双手手背已经在无皱纹。

    右手拉下一缕头发,竟然在无白色,都恢复了年轻时候的黑色。

    急匆匆的跑去屋内,对着水盆而照,水盆内,倒映着一张中年人的脸孔。

    他之前虽然因为功力高深的原因,面色红润,可仍旧能被人一眼看出来上了年纪,可现在的模样,明显已经到了四十岁左右的年纪。

    深吸了口气,不知过了多久,赵安华才算是压下了心中的震撼,他知道,这次他真是遇到神仙中人物了。

    而且还被神仙中人物看中,若非如此,岂会又是讲道,又是助他回返中年。

    只是,他更知道,这只是他的一次机会,若是下次见面,不能让那个神仙中人满意,他仍旧不能摆在对方门下。

    而苏安此时已经在通往大周国都的路上晃悠悠的走着了。

    回返青春年少,他没有这个能耐,他只是一个金丹境修士,若是真有这般能耐,那简直是可以逆转生死了。

    他只是以灵气润养赵安华的体内经脉可骨骼等等,治其暗伤和一些疾病等等,让其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

    这也就是对普通人而言,就如同他师父常德真人,也是踏足修行之路,他的手段就没多大作用了。

    换句话说,若是对方暗伤越多,自身劳损越多,这个手段就越发的明显。

    大周国都的情况,其实苏安也是挺好奇的,只不过,他现在不着急去,他还是按照之前的打算,一步步的以自身脚步丈量大周,去寻自己的机缘。

    “哎,你身后背着的这把长剑是神兵利器么?”

    苏安打了个哈欠,满脸兴冲冲的看着同样在他身旁徒步行走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就是天下第一剑傅冲。

    傅冲虽然是天下第一剑,可若是平时不用剑的时候,十分的和善,旁人根本就不可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任何凌厉的气息。

    这是已经到达了返璞归真的地步,一切气息依然内敛。

    “只是一把普通长剑罢了,年少时候就一直跟随在我身边。”

    傅冲缓缓开口,他旁边虽然有弟子随侍,可都没苏安这个半道上认识结伴而行的自称道士的苏安胆子大。

    “你们剑修讲究的是人剑合一,好像是对剑有感情什么的。”

    苏安随意的说着,这些都是他平时闲着的时候在酒楼听来的,并没有什么很深的含义,甚至,十分的肤浅。

    “我大师兄也喜欢练剑,不过他的剑术应该会比你厉害一些。”

    苏安满脸自傲之色,这话出口,傅冲倒是不生气,他虽然是用剑的,可毕竟这么大年纪了,脾气还真没那么暴躁。

    尤其现在苏安的模样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这般不怕得罪旁人的说话,应该是第一次行走江湖,对于这般江湖后辈,现在的傅冲总是会多出几分耐心的。

    当初他年少行走江湖的时候,不也是这般年少轻狂,甚至说话不知分寸?

    甚至,傅冲还有些羡慕苏安和他师兄之前的兄弟情谊,他的师兄弟可是早就没了或是反目成仇,只剩下他一人闯荡出如今这天下第一剑的偌大名头。

    “你师兄很厉害?”

    傅冲虽然不吭声,可是跟在他旁边随行伺候的弟子可是不乐意了,敢在自己师父跟前说用剑厉害,真是无知。

    “还行吧。”

    “剑气随心所欲。”

    苏安笑眯眯的开口,他倒是有心逗一逗傅冲的这个女扮男装的弟子,权当是消遣了,至于别的,他还真没什么其他想法。

    纯粹是因为赶路太过枯燥无味了,毕竟这附近他也打听过没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和传闻,只能是在去别的地方了,但他又不想驾云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