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绑架李世民 > 第五十七章我就去你房间等着
    李继业和秦怀道回到了座位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今天的渭水文会不虚此行。

    《爱莲说》、《清平调》、《沁园春雪》不仅可以让褚天意的文名远扬,就连寻芳阁文会的格调,也会因此而提高。

    会有更多的文人墨客,对寻芳阁趋之如骛。

    隐娘眉开眼笑,道:“隐娘才疏学浅,所学琴技皆是靡靡之音,万万弹奏不出可英雄气概,还望大家恕罪。”

    我就是不会弹,哎,我还就是开心。

    你长孙冲傻逼吧,让我一个清伶倌去歌颂那些大英雄,你是以为这是荣誉?

    等文会结束后,我与知音秉烛夜弹,难道不好吗?

    我为褚公子拨弄一夜,伤了手指后还有创可贴,你有什么?

    “长孙公子当初在寻芳阁,以琴会友,也是不凡,不如就让长孙公子弹奏如何?”

    “嗯?怎么还引火烧身了?”

    长孙冲顿时流了一头冷汗,难道是因为表现得太过于明显,所以被看出来了。

    “那个……哈哈哈,在下内急,你们继续,我去方便一下!”长孙冲跑了。

    一直跑到了李若霜所在的房间,这才深吸了两口气,敲了敲门。

    紧接着,猛地往后面退了两步,道:“若霜,文会已经进行了一半,你做好准备了没有?”

    “我早就准备好了,他什么时候过来?”

    “不急,估摸着要一个时辰,你先休……”

    “嘭……”

    下一瞬间,又是一截剑尖在门上透了出来。

    “呵……”长孙冲笑了,吃一堑长一智,真以为我是傻逼啊?

    文会继续进行,隐娘作为东道主,还是为大家弹奏了一首。

    有了《清平调》和《沁园春·雪》的出现,文会彻底掀起了高.潮,一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阎玄邃总算是放下了画笔,颤抖着双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脸上露出了一副极其难看的笑容。

    笔墨画讲究一个意境,笔随心走,方可画出神似。

    在就这么跌宕起伏的环境下, 他好几次差点没握住毛笔,画了个稀碎。

    收起画板,把画纸揉成一个团,走你……

    化成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进了渭水湖中。

    “哈哈哈,我今天从未落笔,不会影响我的名声。”

    “阎兄,我的画……”褚彦甫大惊失色:“这是干什么呢,我还指望着这一幅画挽回些颜面,你扔了干什么?”

    阎玄邃仰起了头,傲然道:“什么画?我今天是来参加文会的!”

    “我尼玛,噗……”褚彦甫仰天一声大骂,一口老血压不住喷溅而出,一头栽在了甲板上,昏迷了过去。

    “你们快看,褚彦甫这是死了吗?”

    “快救人,快把褚公子送下龙舟!”

    “姑娘,龙舟上可有大夫,御医院的大夫最好!”

    隐娘也有些慌,赶紧指挥着几个小厮,抬起了褚彦甫。

    今日文会上若死了人,可就糟糕了。

    “嗯,谁死了?你们怎么回事?”长孙冲懵了。

    我就走了一会儿,你们就杀人了?

    “别……别特么挤我,我不想下船,我的计……计划啊!”

    “长孙冲,褚彦甫都要死了,你还想回龙舟上潇洒,你有没有同情心!”

    “咳……咳咳,谁特么说我要回龙舟的,我就是说说……我说说还不行吗?”

    现场一片慌乱。

    阎玄邃跑的最快,连画板和一套工具都没有拿,还一边跑着一边喊:“我就是来参加文会的,谁画了画谁孙子!”

    “哈哈哈,妹夫,我先回家打表弟,明天再回来找你!”

    程处默跑的第二,咱也是个看事的人,妹夫你今晚肯定就留下了,我可不在外面傻傻的等你一夜。

    褚天意看的目瞪口呆,这都快凌晨了,隐娘还去指挥救人,要是到了天亮还没回来,任务岂不是失败了?

    “隐娘!”褚天意大声喊道。

    “公子去我房间稍等,待救了褚彦甫,隐娘就回来。”

    隐娘的脚步停顿了一瞬间,仔细想了想,那个李若霜来会情郎,这么长时间肯定会完了。

    要是还没完,那肯定不正常。

    既然晚上还要与知音秉烛夜谈,当然要去自己的房间,反正两人又不用去床上,也不会心里膈应。

    “那好,我就去你房间等着!”褚天意大声喊道。

    “什么玩意,还去房间?我……噗……”褚彦甫悠悠转醒,结果又是一口老血,喷溅无数。

    转眼之间,甲板上空无一人,只剩下了几张案牍和一张画板。

    褚天意走到画板旁边,找出了一块墨石:“既然事出有变,那就先做好万的准备。”

    给隐娘画一副肖像画,在旁边题写上《清平调》,换取一夜琴声不过分吧?

    可就在墨石落在画纸上的那一瞬间,褚天意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另一个女孩子的样子。

    “唰唰唰……”

    手下墨石如残影,一张英姿飒爽的脸,渐渐的浮现在了画纸上。

    “云想衣衫花想容……怎么又想起这个姑娘了。”褚天意自嘲的笑了笑,随手把画纸对折起来,放进了衣服里。

    再想着画上一副,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宣纸。

    这个时代的宣纸实在是太贵了,阎玄邃每一次出来为别人做画,最多只带两张宣纸,其中一张还是为了备用。

    不过这也不叫个事,隐娘的房间中肯定也会有纸张,等等……那个姑娘……

    “呵……褚天意,你想什么呢,过了那么长时间,那个姑娘肯定已经离开了!”

    隐娘的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圆桌,桌子上放着四碟精致的小菜和一壶热酒。

    李若霜拿出了一个纸包,把里面的一些白色粉末到进了酒壶中,用筷子搅拌均匀。

    自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英雄人物,倒在了一包蒙汗药下。

    “咯吱……”

    门被推开了。

    “咦,你还没走?”褚天意惊讶的问道。

    “啊?”李若霜手一哆嗦,差点把酒壶摔了。

    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不是说还有一个时辰的吗?

    幸亏自己提前就开始准备了,要不然,岂不是功亏一篑。

    之前说好的,文会结束之后,长孙冲把此人带过来,然后再离开。

    现在褚天意这么问,分明是长孙冲没有完成任务。

    “长孙冲这个混蛋,太不靠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