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梦返千禧年 > 第四十九章 改变
    “王支书找我家陆逸?”

    看到来人后,陆逸妈一脸疑惑。

    因为弱势的原因,也因为陆逸家的人都是老实本分人,他们家跟大队干部基本没什么交集。

    这些人以往过来自己家,不是问超生款,就是各种税收的事情。

    但是这些,陆逸家都不欠。现在来找陆逸干嘛?

    陆逸家里,陆燕算超生,她是八四年生的。

    在陆逸老家这边,八二年过后生的二胎和三胎,都是超生。

    陆逸正好八二,不仅不算超生,还有人口田。

    他们这里,分田到户也是八二年。

    “嗯,找你家陆逸,有好事。你家也稍稍准备下,等下会有客人过来你家。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跟大队反映,我们给你想办法。”

    听了陆逸妈的话后,王支书继续笑着回道。

    其他几个村干部,也脸上带着笑意,这跟他们平时上门的样子完不同。

    只是看着陆逸家的房子,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这房子太破败了,不过这样的话,或许更好。某些人过来,就不会在陆逸家呆太久。

    说实话,他们对于某些人的到来,并不是很欢迎。

    “呃......”

    虽然在城里已经上了一段时间班了,也算见过世面了,陆逸妈还是不擅长跟这些人打交道。

    所以,她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而且,她家现在也没什么问题需要大队帮助。

    以前需要帮助的时候,大队的干部一个都看不到。现在不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又凑了过来,这让陆逸妈对这些人一点好感都没。

    “妈!”

    就在这个时候,陆逸开着车子,带着陆武从外面买东西回来。

    看到大队的干部,陆逸立刻就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跑自己家里来了。

    因为他刚才接了个电话,前两天他救的那家人要过来自己家感谢自己。

    陆逸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救的那个男子姓谭,叫谭刚。他们被陆逸救了之后,在医院呆了两天。

    现在完没什么问题了,才要过来感谢陆逸。

    救人那个事情过后陆逸其实都没什么想法,他不是那种携恩求报的人,所以一开始他直接拒绝了谭刚。

    但是这人很有神通,竟然轻易的查到了给陆逸家送货的那几个人,先是感谢了一番那几个人后,他便让人带路过来陆逸家。

    相比其他人来说,陆逸跳水救人,更值得谭刚去感谢。

    谭刚过来的很快,他们一起过来了四辆车子。

    除了谭刚夫妇,陆逸还看到了一个市里的领导,然后还有乡里的,一起十来个人。

    加上大队的几个干部,陆逸家这房子根本就坐不了那么多人,大队的几个干部只能站一边。

    谭刚夫妇过来后,看到陆逸家的样子,也没嫌弃陆逸家里穷,只是有点诧异。

    他们记得陆逸可是自己有车,怎么家里会那么差?

    不过因为并不相熟,夫妻两也没聊太深,而是把准备好的礼物和钱拿给陆逸。

    “礼物我收了,钱就不用了。我救你们的时候,没想过这些。”

    陆逸笑笑,收了礼物后,把钱很坚决的给退了回去。

    谭刚夫妻见陆逸拒绝的很干脆,只好把钱收回去。

    不过他给陆逸留了联系方式,让陆逸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话,可以找他帮忙。

    在陆逸家呆了会,谭刚夫妻便一起离开。

    陆逸家实在太挤了,他们也不适合在这里久待,更不可能留下来吃饭。

    这件事情过后,大队支书和几个村干部对陆逸家一下变的上心起来。

    见到陆逸妈,一下变的客气了不少。

    对于陆逸家来说,这不过是个小事情,他们也没想过真去找谭刚帮忙什么。

    而对于大队的干部,他们依然还跟以前一样,保持着远观的距离。

    他们家,这个年过的很热闹。

    没有了陆逸爸的捣蛋,加上家里的经济不紧张了,陆逸妈现在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少。

    对陆逸外公外婆,态度也转变了不少。

    这个年,干脆和他们一起过。

    陆逸的外公外婆这个属于老辈了,陆逸不太喜欢说他们什么。

    只不过,两个老人做事确实有点糊涂。

    把陆逸妈留在家里找上门女婿,却又没给陆逸妈任何特别关照,反而还不时把家里的东西给陆逸几个姨。

    那几个姨都只顾着自己,没人想帮过陆逸妈,也没人怎么惦记着两个老人。

    一年也就过年过节来看下,还不时的说陆逸妈这不好那不好。

    姐妹之间,处的跟仇人一样。

    加上陆逸爸的原因,所以导致陆逸外公外婆曾经跟陆逸妈关系很不好,陆逸家里的事情,两人也从不过问下。

    现在陆逸爸妈离婚,加上陆逸妈去市里上班后,外公外婆也愿意帮着看下家,照管下地里,所以他们的关系恢复了不少。

    “陆逸现在读书的成绩怎么样?”

    到了年二十六,陆逸的几个姨家的人过来给陆逸外公外婆送过年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陆逸妈离婚的原因,几家跟往年不一样,这次都带着孩子过来。

    陆逸妈最小,所以孩子也最小。

    大姨家前面几个女儿部嫁人了,这次过来的是最小的儿子和陆逸大姨夫。

    陆逸的这个表哥读书成绩还不错,早些年考上了卫校,然后又去读了大专。

    现在分配到医院后,上班不怎么好好上班,又在折腾着读研的事情。

    自认为是几个亲戚家读书最多的人,所以见到陆逸就问起陆逸的学习情况来。

    毕竟,他们都是读中专,家里只有陆逸不一样,考了重高。

    “不知道他现在学习成绩怎么样,今年一年,家里没钱给他交学费,他的学费还是自己挣的,也不知道有没影响到成绩。”

    听了陆逸大姨夫的话后,陆逸妈有点郁郁的回了一句。

    她确实不知道陆逸现在成绩怎么样,而且到高中了,也没什么成绩单了,只能听陆逸自己说他情况怎么样。

    陆逸要给自己挣学费,还要读书,成绩会不会下降,陆逸妈很担心,可陆逸不跟她说这些,只说还好。

    “陆逸自己给自己挣学费?”

    听了陆逸妈的话后,陆逸大姨夫很是惊讶的看着陆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