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八章:人丑话还多
    w.co

    老馆长亲自接待了她们,嗔怪聂安夏就读中大,对古物的天赋又高,对其他文物有像对七象玲珑塔那么执着就好了。

    接着就把他们带到了修复室。

    八年前,七象玲珑塔曾出现过帝都博物馆,当时老馆长为了记录这一高光时刻,特意为七象玲珑塔专门拍了一本画册。

    尽管最后七象玲珑塔只在馆里秘密待了一周就被送走,但画册被完好保存下来。

    现在它就在陆时琛的手里。

    “漂亮么?”聂安夏站在他身后伸着脖子问道。

    他眯着眼睛扫那器型轮廓一眼,平静道:“漂亮。”

    聂安夏盯着陆时琛刚包扎好的伤口几秒,欢快的声音蓦然炸响:

    “必须漂亮好不好,而且这个七象玲珑塔那来头可大了,据我师傅的师傅的师傅的师傅……”

    “说重点。”

    “……好,重点时气象玲珑塔出自鬼谷子之手,听说过鬼谷子么?就是传说天外来客那位。好多人谣传七象玲珑塔里藏着足以山河换代的秘密。虽然我也不太信,但从历史价值和工艺水平说,气象玲珑塔真的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仿造者再登峰造极,也无法完复制它的灵魂!”

    陆时琛仔细看了眼画册上珠宝镶嵌的七头大象托宝塔的画面:“那现在它在哪?”

    “在……”聂安夏笑容依旧,眸色却渐渐冷却。“我怎么知道?如果知道,哪怕卖身我也想拥有十二小时呢~”

    “只要十二小时?”陆时琛继续翻:“古物有灵,强求不会长久。”

    “真的只要12小时,超过12小时一定送回去,你说得对,古物有灵,一定会护佑所有人,不想伤害无辜的人!”聂安夏立刻瞪大了眼睛。

    “只想拥有12小时啊?有我怎么会让你卖身。”陆时琛似笑非笑,随手合住了画册:“只要有消息,我一定会想方设法找到给你。”

    这么顺利?

    这个环节她本来是预计在培养一下感情再切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效果这么显著。

    放下手册,陆时琛喃喃自语:“你说过,是我家人不同意我们交往,那么我家人是不是更有能力找到这个……塔?”

    七象玲珑塔!但下一刻聂安夏万分诚恳就道:“小琛,你对我太好了……是我不对,你现在家里都那么着急找你,却还自私的留你在身边,其实你家根本不是在另外一个城市,其实就在城南……对不起,现在我就送你回家。”

    聂安夏转过身,就忍不住笑容比了一个Yeah,却没有看到,她刚转身陆时琛就勾起了一抹模糊的笑。

    等聂安夏非常奢侈地打了一个车,把陆时琛送回陆家的时候,陆时琛已经失踪了将近四十个小时。

    一向对陆小少爷尽心尽力的管家,激动的眼眶红了又红:“少爷你这是去了哪里了?老天保佑,总算平安回来了,还有,聂小姐你也回来了……”

    但是相对于老管家的情深意切,庄月娴的声音那叫一个尖得划破耳膜:“我说找什么找?陆家这么一颗大树,什么穷酸不都上赶着攀,肯定自己就找回来。”

    陆时琛皱了皱眉,目光扫过聂安夏:“她是谁?为什么人丑年纪大话还多,不是我妈吧?”

    聂安夏一脸卧槽,陆时琛这么犀利吗?

    以前的陆时琛,无论庄月娴说什么都只会嗫喏的说:“婶婶好,我知道了。”

    庄月娴立刻炸了起来:“管家,你听到了他说了什么?从矿场回来的就可以这么没大没小吗?性子这么野怎么适合进入陆氏?看着他给陆氏把脸都丢尽吗?”

    “果然我家的人都不讲道理,我们走,不能让你受委屈。”

    陆时琛拽起聂安夏就走。

    这小话说得……聂安夏想,还让人怪甜的。

    不对,走什么走?走了七象玲珑塔怎么办?

    “先出口伤人的是您,我们在场的都可以看到了!就算我家小琛路子野也是跟您学的,长辈看到自己的侄子头上包那么大的纱布,却只会说刻薄话,您平时都这么做豪门最靓的贵妇吗?”

    聂安夏的反应几乎是下意识的,都没太注意措辞是否合适。

    “你,你又是谁?”庄月娴根本没想过聂安夏这样的下人也敢呛她!

    庄月娴立刻将注意点对准了聂安夏,上下打量了一眼聂安夏终于反应过来了:

    “哦,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陆家刚进来的下人,陆时琛就跟你一起失踪的,管家,把这个不知好歹,看不清谁是主子的贱人赶出去!”

    赶她出去?这次进来,没有七象玲珑塔,就别想我出去!

    “不好意思我不是下人,我是陆时琛的女朋友!”聂安夏挺直了自己的小身板:“我还为陆时琛铺过床做过汤,关键时刻挡过枪,看谁能赶我出去。”

    聂安夏甩出一叠的照片,都是聂安夏昨天辗转反侧的成果,一边指着陆时琛头上的纱布,像是长在自己头上那么骄傲!

    “哦对,陆二爷手下的常珩也可以作证!”

    当时聂安夏是怕常珩发现陆时琛,现在她都把陆时琛送回来了,她反过来希望多一个目击证人!

    聂安夏甩出那叠照片的时候,庄月娴虽然意外,但是鄙薄更多,一句“睡了一只草鸡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在嘴边上时,但是聂安夏紧接着的这一句,却让庄月娴猛然眼神一闪。

    而这时候,一个十分精致地年轻人走入陆宅,看到陆时琛眼底闪过惊喜与崇拜。

    这种眼神,聂安夏从来没有在其他人看陆时琛时中看到过,所以哪怕一瞬间聂安夏还是捕捉到了。

    年轻人很快递上几份文件:“陆少,您已经回来了,这是你积压了两日的文件。”

    陆时琛接过,随手翻了翻,就立刻抽出其中两份:“这两份文件驳回,通知负责审核的人员到人事结算,把这种吃里爬外的人赶出去!”

    “陆时琛,你反了天了。我们庄家的供应商你也敢碰,你也不掂量掂量你的翅膀够不够硬。”

    庄月娴捧着手一张脸要气地扭曲,陆时琛把她甩给聂安夏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她盯着聂安夏的脸都快喷出火来:“你真以为陆家轮得到你做主!”

    聂安夏表示:听上去……还挺安心的,可是她为什么有种,陆时琛在给她拉仇恨的感觉?

    “两位供应商明显价格高于时场水平,原石参数过低,一个公司的决策,应该基于市场筛选与抓住机遇,什么时候轮到谁做主。”

    “你……你这个白眼狼……”

    “说得好!”

    几乎两个声音同时响起!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