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四十七章他过的一点儿都不好
    w.co

    陆时琛一心只想让两个人的婚约定下来,以免夜长梦多,所以这才趁着陆老爷子陷入自己情绪的时候,抛出来聂安夏给自己堕胎这个重磅炸弹,头脑一时不清楚,答应两个人的婚事。

    因为陆老爷子是陆家家主,不管是什么情况,说话都要一诺千金,所以陆时琛自然不担心对方会反悔。

    可是现在,聂安夏突然开口,将他原本的计划部打破。

    将两个人原本处于主动的局面,瞬间就变成了被动。

    甚至现在,他都不敢想,今天晚上过后,陆老爷子反应过来,去调查聂安夏和自己那个“失去”的孩子,发现这不过是自己一时信口开河后,两个人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而这一切,聂安夏,你是不是能够承担得起?

    他的冷眸直勾勾的盯着聂安夏,不管他的心里曾经对她有过多么不一般的感觉,此时只要拦在自己面前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尤其是聂安夏这女人竟然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

    “不!陆时琛,我能不能嫁进陆家其实不重要,他是陆家的家主,能够决定我们的婚约不假,他还是你的爷爷啊!你知道你今天那么直白的和他说出那番话,对他的打击有多大吗?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你有没想过,除去陆家家主这个身份,他还是你的爷爷,还是你爸爸的父亲?”

    聂安夏死死的攥着陆时琛的衣角,脸上的泪水已经越过脸颊,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脖颈间。

    她本以为,陆时琛听到自己的话,会陷入属于他的思考。

    可事实上是,她高估了愤怒中的陆时琛。

    陆时琛一把甩开聂安夏的手,那力道用了十足十,说是毫不留情也不为过。

    他朝着聂安夏歇斯底里的喊:“你说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啊!但是他知道吗?他有当过一天的爸爸,一天的爷爷吗?你知道我小时候,想见自己的爷爷一面,都要看什么吗?”

    “看什么?”

    聂安夏的双眼睁大,心口处好像被什么揪着的那种疼,让她连说话都说的如此艰难。

    她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她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保持清明。

    眼帘中,赫然出现陆时琛那张布满了阴霾,却有着一双通红双眼的脸,向来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的乱蓬蓬的,完没有了往日霸道总裁,陆家少爷的高傲模样。

    “看什么?”

    陆时琛那双通红的眼睛突然转了转,刚刚还紧绷的脸,突然破涕为笑:“当然是看财经杂志啊!那上面陆家家主的照片几乎天天登着,我怎么可能会看不到?”

    话语间的落寞,被他用大笑声掩盖起来。

    此时这笑声,却显得更加凄凉。

    陆时琛却没有停止,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的哈哈大笑起来!

    聂安夏怎么也没有想到,陆时琛会是这样的反应。

    恐怕不光是聂安夏,任谁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陆家少爷,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陆时琛,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打乱你的计划……”

    聂安夏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认错有没有用,但是她真的不想让陆时琛继续沉浸在这种情绪当中了。

    从相识的时候,她见到了做梦都在抢蜥蜴蛋的他,又看到了满身伤疤的他后,她就知道,陆时琛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因为后来的种种,她根本没有关心他的立场,也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现在她一个下意识的举动,竟然让陆时琛如此,她真的后悔了,非常非常后悔。

    “你错了?”

    陆时琛好像很惊讶聂安夏的反应,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同情心泛滥了是不是?聂安夏,你信不信我都知道你想的什么?你想,是不是当年我爸爸带我妈妈来的时候,也是刚刚的场景?所以我刚才的举动,无疑让那个人重新经历了一次当年的事情?”

    聂安夏默然,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深知道在这种时候编谎话骗人是没有用的,所以聂安夏没有出声,重重的垂下了眸子。

    陆时琛见到这样的聂安夏,原本积聚在胸口的怒火腾的一下被再次点燃:“你看着我啊,你为什么不看着我?你同情屋里坐着的那个人是吗?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呢?在一年之前,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如果不是因为母亲死了,他能进的了陆家?

    母亲那张苍白的脸顿时浮现在陆时琛的眼前,心中的恨意越发滔天,汹涌着奔腾而下,直接将陆时琛彻底吞没。

    陆时琛口中吐露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一样割着聂安夏的心。

    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一个箭步冲到陆时琛的身边,就着他背对着自己的姿势,伸出纤细的双臂将他拥住。

    “时琛,不要想那些好不好?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我们要看现在呀!”

    眼中的泪水越来越多,聂安夏的心中被一股莫名的恐惧笼罩。

    这一刻,她的恐惧却与即将失之交臂的七象玲珑塔无关,她的整颗心都放在陆时琛的身上,现在的她,只想陆时琛能够恢复正常,能够……不这么痛苦。

    “现在?现在?聂安夏,现在就是,你和外人合起伙来,让我不痛快!”

    陆时琛说这话就要挣脱聂安夏的怀抱,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迟迟用不出力气,挣扎了几下,他便放弃了。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一定一定帮你,我当初只是,我只是……”

    “只是觉得那个人太可怜了是吗?这么大的年纪,还要二次经历相同的痛苦?”

    聂安夏的解释被陆时琛直接打断。

    可是这一次,聂安夏却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不,不单单是这个。时琛,你有没有想过,对于一个老年人,他最想看到的是什么?是子孙满堂,共享天伦之乐。对于他曾经的决定,他早就已经受到过惩罚了呢。”

    “你怎么知道?如果他会这样想的话,我和我的父母,还会有今天吗?”

    父亲车祸身亡,母亲先是被送进了精神病院,然后又跳楼自杀。

    致命的打击,一个接着一个,他终于可以让母亲如愿,却又不得不忍耐一切,哪怕庄月娴暗地里苛待自己,也要忍着。

    “你有没有看到陆爷爷的表情,在你说出要娶我的那番话后,他一直在思考。其实要说老爷子是在情绪大悲大喜之间,相信了你的话,我是不大信的。我们之前连认识都没有,更别说是有亲密接触到我怀了你的孩子,这么憋足的谎言摆在他面前,他竟然没有戳穿,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聂安夏的心里有个声音,她心中所想是对的。

    而且随着她猜测的越多,她的这个想法就越发强烈,之前陆老爷子的那一轮沉默,想来也是在思考,当初他的选择是对还是错吧?

    值得庆幸的是,陆时琛听到聂安夏的说法后,也沉默了。

    他的眼睛盯着一个方向,眨也不眨的看着。

    聂安夏知道,他也是在思考,体贴的没有打断他。

    仿佛过了很久的时间,聂安夏听到陆时琛沉闷的声音:“你说的,可能是真的吗?”

    “当然可能!”

    聂安夏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时琛,答应我,不要这么绝对好吗?陆爷爷虽然是陆家家主,到底也是个人,谁这辈子没有做过些错误的决定呢?他也需要一些时间去思考,去想明白,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的……”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啊?

    这是父亲告诉自己的话,每一次失败了,或者做错了选择,父亲都会这样安慰自己。

    聂安夏来到陆家的时间不长,只和陆时琛接触的多一些,至于那位高高在上的陆老爷子,她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不过她知道陆时琛对陆爷爷的敬重,她不想,让陆时琛做出未来会后悔的事情。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陆时琛却发现这一切只是个误会,他白白恨了陆爷爷那么多年,那么以后的他,要怎么面对年纪越来越大的陆爷爷呢?

    她能陪在陆时琛的时间不多,如果两个人真有误会的话,她还是尽量让他们爷孙两个缓和关系吧。

    聂安夏还在想着什么,却看到陆时琛忽的从原地站起来,然后踉踉跄跄的朝着不知名方向走去。

    她没有跟过去,这种时候,陆时琛应该更想自己安静一会儿吧。

    希望明天的太阳升起来后,陆时琛又会变成之前的陆时琛。

    这一夜过的出奇的平静,不光是陆时琛没有动静,就连陆尚契夫妻两个也没有在出现。可是明明之前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一瞬间就恢复宁静,聂安夏的心里真是止不住的忐忑。

    这宁静,更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安静……

    聂安夏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自己的脸,原本鲜红的手印此时已经变成一片乌青,有些受力轻微的地方已经好转,若是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是一个手印的形状了。

    陆时琛一夜未归,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连去哪里找他都不知道。

    陆时琛啊,你会去哪里呢?

    聂安夏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忧心忡忡的跑下楼去了。

    餐桌边,陆时琛铺好餐巾,女佣适时将早餐端上来,放到他的面前,显然是他已经来了很久了。

    “时琛。”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缓缓坐到陆时琛对面的位置。

    “睡醒了?”

    陆时琛剑眉一挑,微微勾起的唇角带着一抹宠溺的笑意。

    这抹笑容就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划在聂安夏的心上,那种刺痒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忍受的无奈,让她微愣在原地。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