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四十八章这顿饭吃的很艰难
    w.co

    “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的,你不知道吗?好了,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我想自己待会儿。”

    有些事情根本没有必要让陆时琛知道,她自己能解决的不是吗?

    那些想要在自己面前有存在感的人不是想表现么?

    她就让她们表现个够!

    聂安夏的眼睛里面好像喷发着火焰,傻子才会信她会是因为口中的那个理由心情不好。但是陆时琛到底是个男人,在那种方面,又是个懵懂的小菜鸟,闻言连个反驳的理由都没有。

    半信半疑的看了聂安夏好一会儿,这才放心离去。

    自从陆尚契受伤后,就不曾到一楼餐厅用餐的陆老爷子破天荒的来到了餐厅。

    所以陆时琛和聂安夏作为小辈,也不得不由着陆老爷子吃饭的时间,匆匆忙忙收拾好自己,下楼吃晚餐。

    不过他们两个到底是晚了一步,陆尚契和庄月娴坐在餐桌边。

    陆尚契面无表情,却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倒是庄月娴,一向颐指气使惯的她,此时细看她的脸色,竟然有点苍白,就算扑了那么厚的一层细粉,也还是遮挡不住。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两个人显然已经在这里等待很久了。

    聂安夏下楼的时候,看到着场面,竟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心头突然浮现出一抹不详的预感,她忐忑不安的扯了扯陆时琛的衣服,对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伸出一只大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好像是在告诉她放心一样。

    见到两人迟迟不肯落座,陆老爷子率先开口。

    “既然来了,就坐下吃饭吧。”

    自从聂安夏来到陆家后,他们一家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次数真是少之又少,这才是她所经历的第二次。

    之前做女佣的时候,聂安夏的等级不够,还没有混到别墅里面来,所以也不知道以前究竟是什么情况。

    这一顿饭吃的可谓是相当的压抑,食不言这个规则,大家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好像有陆老爷子在的时候,气氛本身就是压抑着的吧?就连聂安夏这个多话的人,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更别说陆尚契和庄月娴了。

    许是感觉气氛太过压抑,陆时琛拿起筷子夹了几口,味同嚼蜡的咽下去后,果断放下筷子。

    “爷爷,叔叔婶婶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先回去了。”陆时琛说完就要起身。

    正在此时,庄月娴也放下筷子:“爸,我也吃好了……”

    庄月娴直接站了起来,眼睛看着陆老爷子。

    聂安夏打量这目光,竟看出一点乞求的感觉,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今天陆尚契和庄月娴这么奇怪?

    聂安夏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鼻息间满是饭菜的香味,饶是她的心再大,也不能在这种严肃的气氛之下,一心一意的享受美食。

    “爷爷,我……我也不吃了。”聂安夏放下筷子,也要起身。

    一只苍老的大手突然拍上桌子,震的实木餐桌上放着的餐具都颤了颤:“反了你们了是不是?陪我老头子吃顿晚饭这么难?还要我求你们?”

    陆老爷子隐怒的声音陡然传来,众人皆是一颤,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除了陆尚契之外,大家都是一个反应,那就是离开不是,坐下继续吃饭,也不是。

    这种时候,陆尚契做起了和事老。

    “哪能呢,爸。您别生气。”他先是安慰了老爷子一句,然后就赶紧回头对着其他三个人说道:“你们还不赶紧坐下吃饭?就算不饿,也得给我吃!”

    见众人纷纷不动,陆尚契只得将希望放在自己的妻子庄月娴身上。

    “月娴,你想什么呢?还不赶紧的?”

    庄月娴脸上白了白,虽然有些不情愿,碍于陆尚契的面子,最终还是坐下了。

    此时就差陆尚契和聂安夏两个人,不光是陆尚契在注视着他们两个,就连陆老爷子的目光也落在他们俩身上。

    这下子,这饭他们想陪也得陪,不想陪,也得陪!

    认清这一点后,聂安夏也就不想做什么无畏的挣扎了,小心翼翼的扯了扯陆时琛的手臂。

    “时琛,我知道公司的事情忙,你着急的吃不下饭。可是饭还是要吃的啊!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你怎么可能会有精力继续经营公司?刚好爷爷还在,你就当陪爷爷好好吃一顿好不好?”

    聂安夏柔声说道,像极了一个温柔劝说自家丈夫的妻子,乖巧懂事,又尊敬老人,有礼貌。

    这一番话,将面子里子都给足了陆老爷子。

    陆老爷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线条暗中缓和了不少,明显是没有刚才那么气了。

    陆时琛先是看了聂安夏一眼,又转头看了看坐在最中央的陆老爷子,旋即点了点头。

    “我要坐这边。”他抬手一指,指向了之前聂安夏坐着的位置。

    聂安夏不明所以,但是看到陆时琛一脸坚定的样子,再看看此时的情况,就算心中有再多疑惑,也只好数咽下去。

    “好,你想坐哪里就坐哪里。”她朝着众人微微一笑,然后无比宠溺的说道。

    她拉着陆时琛的手来到之前自己的位置上,让陆时琛坐下后,她才在陆时琛以前坐过的位置上落座。

    当然了,在她落座的时候,还忍不住腹诽。

    这陆时琛究竟在搞什么鬼,吃个饭而已,换位置干什么?

    不过坐下后,她立马就明白陆时琛这样做的深意了。

    如果还是按照之前的顺序坐的话,陆时琛和陆尚契无疑是和陆老爷子离的最近的人,陆尚契没有改变位置,而他们两个这边就变成了聂安夏离陆老爷子最近了。

    感情这家伙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她一脸黑线的想到,忍不住瞥了瞥嘴巴,不经意间抬眸的瞬间,却发现众人都在默默的看着自己,丝毫没有动筷的意思。

    “大家怎么不动筷子啊?我有点饿了,动筷啦!”

    聂安夏这样一说,陆老爷子率先拿起筷子夹菜,众人也就都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就好像纷纷离席这个小插曲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众人专心致志吃饭,连一句话都没有的情况下,这顿晚餐很快就吃完了。

    大家纷纷先后不一的放下筷子,却都没有离桌,而是坐在原地,纷纷看向陆老爷子。

    陆老爷子先是招呼了一下女佣,将餐桌上的残羹剩饭处理干净,丝毫没有让大家离开的意思。

    “你们都吃饱了吗?”女佣将一切都打理好后,陆老爷子突然出声问道。

    “吃饱了。”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眼睛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陆老爷子。

    这样的架势,若是还看不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就白在陆家生活这么久了。

    陆尚契心中暗想,给庄月娴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示意她老老实实的坐着。

    聂安夏到底还是经验少,觉得吃饱了就可以离开了,刚要起身,就被陆时琛伸手按住。看到对方轻微摇头的动作后,聂安夏也就不再动了。

    这个时候,陆老爷子再次开口:“吃完饭,就要算算账了。”

    末了,陆老爷子伸出一根指头指向身边聂安夏的脸,继续说道:“你们谁知道聂小姐的脸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问题被提出的瞬间,聂安夏就听到自己周围顿时响起一片议论的声音。

    因为对方那像蚊子一样嗡嗡的声音太小,再加上距离有些远,聂安夏根本分不清她们议论的内容。

    陆尚契和庄月娴纷纷变了脸色,陆尚契脸色漆黑如墨,比用了十几年的黑锅底还黑。

    庄月娴的脸色惨白,看起来都有点吓人,身上也瑟瑟发抖的厉害。

    聂安夏看着庄月娴的样子,甚至有一种,如果不是陆尚契暗中按着她,她都能一个箭步冲出餐厅的错觉。

    室内的气氛顿时僵滞,在场的人过了许久都没有人说话。

    倒是陆时琛率先打破了僵局:“爷爷,安安的脸已经快要好了,我看了看那伤口,想来也不会留什么疤,就这样算了吧。”

    这番话说的落落大方,陆时琛说完还将目光转移到聂安夏身上。

    她知道,这是让自己附和着他说话。

    “是啊,爷爷,我的脸没有事,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惹的我们家庭不和睦,岂不是又是我的罪过了?所以,这事就这么过去吧。”

    其实在被打的那天,聂安夏都没想为自己讨回公道,因为她有她自己的方式让庄月娴付出代价。

    只可惜,这陆家的人一个个见高踩低惯了,竟然也欺负到她聂安夏的头上来,她怎么可能忍的下这口气?

    表面上看,陆时琛和聂安夏说出这番话,是不想追究庄月娴打了自己的这件事情。

    事实上,众目睽睽之下,若是陆老爷子真的按照两人的说法,不追究的话,就会在众人心中落下一个偏私的印象。这对于陆家家主来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要知道,陆家家主,一言一行,都是要服众的!

    陆老爷子自然能够看的穿这两人的小花样,他先是冷哼一声,有些昏黄的眼睛先是在陆尚契和庄月娴的身上扫了一眼,最后隔着聂安夏,落在陆时琛的身上。

    “如果你真的不想让我处理这件事情,又何必让聂小姐坐在我对面提醒我?时琛,我的好孙子,和爷爷动起心眼儿来了!”

    陆老爷子这话一出,聂安夏顿时恍然大悟。

    她之前还以为陆时琛是不想面对陆老爷子,才要换位置,原来是另有原因。

    两个人换了位置后,不但她和老爷子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自己脸上的那片乌青就在陆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来回晃。

    这陆老爷子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会看不到自己的脸?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