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五十章我反对,我抗议!
    w.co

    听了这么多过去的事情,最后这两句,才是陆老爷子说这么一番话的重点。

    陆时琛和聂安夏能否结婚的决定权,交给了陆尚契和庄月娴,这不是明摆着要告吹了吗?

    场内的气氛变的无比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陆尚契万万没有想到,陆老爷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放在当年的他身上,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回想一下,当初哥哥的婚事,就是他一个人决定的,后来事实证明了老爷子的选择是错误的。

    这一次,老爷子只是不想再错一次,也情有可原。

    可是聂安夏却不愿意了。

    自己刚刚和庄月娴他们针锋相对,陆老爷子转过身就这么做,这不明摆着不想让她嫁进陆家吗?

    这一番话说完后,结果没有改变,那个棒打鸳鸯的罪名,也不用担着了。

    真是棋高一筹,她聂安夏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反对!我的婚事,应该我自己决定才对!”陆时琛直接提出了反对意见,话语间还夹杂着怒气。

    聂安夏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怎么会看不出?

    陆老爷子真是想推卸责任而已!

    “你当然可以自己决定,我们在场的一共五个人,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包括聂小姐,也可以发表意见。”陆老爷子面无表情地说。

    他这样做,明显就是不愿意让聂安夏嫁进来,如今这样制定规则,只是换了一个方式表达他的想法而已。

    现在的情势是明摆着的,陆尚契和庄月娴反对票,陆时琛和聂安夏赞同,二对二平,至关重要的那一票,还是在陆老爷子手里。

    “陆爷爷,您说这话,确定不是在推卸责任?”聂安夏是在是忍不住了。

    姜还是老的辣,这话属实不假,但是这陆老爷子也不能把他们两个当成傻子看啊?

    她这一声发出后,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天啊,聂小姐竟然敢这么说老爷子!真是胆大包天了啊!”

    “这还没过门呢,就把二爷,二太太,还有老爷子都得罪了,这聂小姐,还能嫁进来吗?”

    “我看够呛了。他们这么投票,不就是明摆着不想让聂小姐嫁进来吗?明眼人儿谁看不出来啊?我倒是觉得聂小姐敢说出来,实在是有胆气!”

    “……”

    众人可能是太过震惊了,就连议论的声音也加大了许多,聂安夏听的清清楚楚,想来陆老爷子也该是能听到的吧?

    “陆爷爷,出于尊敬,我和时琛一样,叫您一声爷爷。但是身为长者,这样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您觉得这是您身为陆家家主应该做的吗?”

    陆爷爷冷笑一声:“难不成我把决定权交给大家,还是我的错了?聂小姐,你可要想清楚,你现在在和谁说话!”

    “我当然知道!”

    聂安夏毫不犹豫的回答:“确切的说,要不是因为您是陆时琛的爷爷,我还不和您这样说话呢!您要是不想让我嫁进陆家就直说,拐弯抹角的想让我自己退出算什么?”

    她的质问一句连着一句,听到的人都脸色陡变。

    反观陆老爷子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面无表情的看着聂安夏,好像是在等着聂安夏把话说完。

    “你怎么不说话了?陆爷爷,我不相信你会被我这几句话就说服了,所以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聂小姐说完了?”

    陆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见到聂安夏没有要继续说话的意思,又看了看众人那无比震惊的反应,这才缓缓开口:“我年纪大了,让他们一起做主并没有任何问题,话说回来,我老头子活了这么大年纪,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还真是头一个,聂小姐你真是勇气可嘉,我佩服。”

    用膝盖想都知道陆老爷子说的是真的。

    那犀利的目光,光是淡淡一瞥,都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更别提要与之理论什么的了。

    聂安夏被陆老爷子这样一提醒,瞬间后怕起来,不过此时后怕也已经没有用了,话已经出口,收是收不回去的,更何况,聂安夏完没有后悔的意思。

    只可惜,陆老爷子的话并没有说完,对于聂安夏心灵上的冲击,还在继续:“事情没有结束,就这么下定论也不大好,不过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投票的结果是你可以嫁进陆家,你现在把你的叔叔婶婶,连带着我都得罪了,那么你以后要怎么在这个家里继续生活呢?”

    这个问题在场所有的人都想知道,陆老爷子算是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聂小姐勇气可嘉是不假,但是这种不计后果的勇敢,到头来,只是有勇无谋而已,得罪了所有的人,嫁进陆家后,还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吗?

    聂安夏先是心中一颤,她刚才脑子一热,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眼中的问题。如今被陆老爷子提起来,竟然还觉得有点尴尬。

    就连陆时琛都朝着她投来忧心忡忡的目光。

    但是,她是谁?

    她可是无所不能的聂安夏,这点小问题怎么可能难的住她?

    只听到聂安夏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脸上竟然扯出一抹微笑,先是勾了勾嘴角,后来越勾弧度越大,最后竟灿烂的笑起来。

    “这聂小姐是不是傻了?被问到这地步,咋还笑起来了呢?”

    一个惊悚的声音陡然从人群中传来,众人纷纷议论起来,竟然没有人去留意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

    “我有什么不能生活的?与其嫁进陆家以后都要忍气吞声,还不如趁着还不是陆家人的时候,把自己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聂安夏眼睛一直盯着庄月娴的方向瞧,言语之间的意思分完明显,让人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陆家佣人谁人不知二太太庄月娴只不过是人前威风而已,到了陆老爷子和二爷面前,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这也算是陆家佣人当中秘而不宣的事情了,只不过人家毕竟是豪门太太,大家伙儿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庄月娴自然知道这一点,立马心虚起来,厉声说道:“聂安夏,你说话就说话,看着我是想干嘛?”

    “我哪有?”聂安夏想也不想的反驳道:“该不会是婶婶自己心虚,所以以为我在看着你吧?”

    “你刚刚一直在看着我,大家伙儿可是都看见了!”

    “我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啊,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吗?”她不以为然的说道,丝毫没有将庄月娴的话放在眼里。

    这样的女人要是嫁进来,未来的陆家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陆老爷子暗中思量,心中突然涌现出一抹好奇来。

    见聂安夏和庄月娴已经吵的不可开交,立马清了清嗓子:“聂小姐对我提出来的方法有意见,你们其他人呢?有意见的话,现在就说出来。”

    陆尚契和庄月娴皆是摇了摇头,只有陆时琛没有动作,这种时候,他的意见根本不重要。没有动作,只是为了表明态度。

    “我同意我的方案,现在你们可以发表言论了。”

    陆老爷子可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少数服从多数,是他处理事情的一贯方针。

    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等待着即将爆发的一场战争。

    陆时琛身子一颤,眼看着就要开口,却被聂安夏一把拉住。

    在她眼里,陆老爷子发表意见是一回事,他们听不听是另外一回事,所以陆时琛没有必要现在就和他们撕破脸,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后也不迟。

    陆时琛十分听话的没有动,两个人已经做好准备,听听他们都要说什么话了。

    “爸,时琛结婚是重要的事情,你和尚契都是男人,对于这件事情,定有你们的考量。但是身为时琛的婶婶,我还是想要发表一下意见。”

    庄月娴顿了顿,看了看陆老爷子的脸色没什么变化,这才放心的继续说了下去。

    “时琛年龄尚小,年轻人嘛,该趁着年轻的时候竭尽力奋斗事业,年轻人不定性,要是以后被传出离婚,对我们名声也不好,所以我的建议是晚几年结婚也没什么不好的。”

    庄月娴说的十分在理,而且她的想法和大多数的家长差不多。

    陆老爷子煞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又问陆尚契:“你觉得呢?”

    “我……没有什么意见的。不过结婚可是人生大事,尤其是时琛这个长孙的婚事,还是慎重一些的好吧?更何况只是晚两年结婚而已,又不是反对他们在一起。以后过一辈子的时间长着呢,晚几年都坚持不了,说一辈子在一起,岂不是可笑?”

    这番话可谓是将陆时琛和聂安夏装了进去,他们现在是同意也不是,反对也不是。

    陆老爷子的神情严肃,略微思考了一下后,这才缓缓开口:“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们两个到底年轻,结婚的事情,再考虑考虑吧。”

    眼看着两个人的婚事就这么告吹了,聂安夏连忙开口:“陆爷爷,您凭着叔叔婶婶这么两句话,就下了结论,不觉得对我和时琛有点不公平吗?”

    聂安夏必须为两个人的婚约争取点什么,哪怕有陆老爷子的一句承诺也行。

    陆尚契嗤笑一声,心中暗道这聂安夏真是傻到家了,一个被陆时琛领回来的女人而已,还想在陆家有发言权,简直是痴心妄想!

    谁不知道,陆老爷子大权在握,连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都拿不到分毫?

    陆老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聂小姐想要什么发言权?凭着你的出身,和之前做过的事情,就算时琛承认了你是他的女朋友,我也可以将你赶出去。如今只是让你们晚两年再结婚而已,已经是格外优待了!”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