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六十二章 打压陆氏的计划
    w.co

    陆时琛语气弱弱的回答,“我当然错了,但我已经三番四次的拒绝那女人,她还要步步紧逼,我也没办法。”

    他贴着聂安夏的身边,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说道,“你不在我身边,总有妖怪想害我,所以我刚才急了。”

    理清头绪后,众人感觉热乎的狗粮胡乱在脸上拍打。

    聂安夏也相当傲气的叉腰,“你们都听见了,以后谁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挖墙脚,可别怪我不客气!”

    陆时琛眼里冒爱心,“安夏,你好霸道,我好爱!”

    对这种惨无人道的秀恩爱方式,吃瓜群众汗毛直竖,都在心中记下保命重点。

    围观的人逐渐散去,聂安夏将办公室大门关上,两人开始正经的商量事情。

    陆时琛一脸愁云密布,“现在最让我忧虑的是合作问题,我不能展露出实力。”

    “你想为陆氏争取优秀的合作商?”综合这段时间的观察,聂安夏以为他要着手为公司大换血。

    不料,面前的人却讥讽的启唇,“陆氏的情况有多糟糕,想必你心里有数。这种烂到骨子里的公司,我看不上。”

    “那你说的合作是?”聂安夏不太理解他的含义。

    陆时琛的目光里闪烁着憎恶,想起他跳楼身亡的母亲。

    他低沉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我以私人名义开了一家公司。”

    瞬间,聂安夏感到头皮发麻,她马上就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所以你不是想将陆氏占为己有,而是想彻底把它压垮?”

    除此之外,再无可能让他花费心思成立一家公司。

    “嗯。”陆时琛大方的承认,单手撑着下巴看向她,“这个秘密,我希望除了你我外无人知晓。”

    “这事只有我知道?”聂安夏的眼中泛起波澜,心中充满不可思议。

    他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也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倘若走漏风声被陆尚契知道,不仅要被赶出陆氏还会落得悲惨下场。

    “没想到你这样信任我。”聂安夏挑着眉头,视线充满审视的打量着他。

    陆时琛似笑非笑的回答:“我知道你有个生病的老父亲。你们父女相依,他应该把你看的很重要。”

    这话让聂安夏绷紧了神经,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你偷偷调查我?”

    她冷呵一声,板着脸道:“我爸住在松江医院,高位瘫痪,住在601病房,需不需要我告诉你主治医师的姓名电话,防止你威胁错人了!”

    陆时琛眼里闪着冷冽的光,“我对你和你爸都没兴趣。”

    聂安夏挑着嘴角,讥讽道:“我也明确的告诉你,我没空泄露秘密。你要弄清楚,这事是你主动告诉我的,不是我拿刀架着你脖子逼问出来的!”

    明明她才是无辜的,道理还被这男人都占了。

    两人僵持了一分钟。

    他双手交叠抵着下巴,面色凝神,“是我鲁莽了,如果伤害到你,我会亲自上门和你父亲道歉。”

    聂安夏头疼的捂着脑袋,摆手道:“这不重要,反正你也有把柄在我手里。”

    她想的很开,要是这男人真做出疯狂举动,自己也会为了保护父亲不惜一切代价。

    “关于现状,你有什么想法?”陆时琛状态切换的很快。

    她主动提议道:“我们肯定要在低调行事。你二叔肯定在暗处盯着,现在是不能掉以轻心的重要时刻。”

    陆时琛点头,顺便提了一嘴,“我明天约了个合作商要见,你帮我稳住陆氏的情况。”

    以聂安夏的威慑力,不会有人敢轻易找她麻烦。

    “这么快就约好了?”

    聂安夏不敢置信他的速度能这么快,看来陆氏被压垮的日子应当不远了。

    两人商量好第二天的行程和计划,照旧如常的下班回家。

    吃过饭,聂安夏准备上网查找合作商的资料。她刚抬手,手机就从口袋里掉了出来,屏幕被磕碰的亮起屏幕。

    她正要捡起,目光却扫见手机停在了相册的一页。

    画面里是父亲辛勤工作时,趴在案台上睡着了,当时的聂安夏悄悄为他披上了衣服,小心翼翼的拍下这张照片。

    她从小被父亲丁常山带大,从来没见过妈妈的样子。丁常山是古董鉴定家,常年和珍稀古怪的宝物打交道,为了赚钱经常熬夜加班。

    聂安夏勤奋好学,在他的期待下也考入历史系。一切本该很完美,直到那件事把父亲毁了,他如今只能躺在医院。

    聂安夏捏紧了手机,低声喃喃道:“爸,我一定会尽快把七象玲珑塔找到!”

    第二天一早。

    她是被门外陆时琛的敲门声叫醒的,聂安夏顶着乌青的黑眼圈开了门,口齿不清的对他交代。

    “我想了一夜,这个合作商由我们一起谈吧。”

    陆时琛见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揉着凌乱的长发开始洗漱,他靠在门边问,“对我的实力不放心?”

    聂安夏擦了把脸,摇头道;“帮你就是在帮我自己,所以这是我们共同的事。”

    只要他能尽快压垮陆氏,胜利的曙光就不远了。这也是她一夜未眠终于下的决心:趁着丁常山的病情还没加重,努力帮陆时琛建立商业帝国。

    陆时琛唇角上扬弧度,“你比我想的聪明。”

    “出去。”

    聂安夏干瞪了他一眼,把洗完脸的毛巾丢向他,陆时琛一个闪身躲在门外,还顺带把门关上了。

    吃过早饭后,两人驱车前往洽谈地点。

    他们等了半小时,结果一道人影也没看见。聂安夏被烈日晒的睁不开眼了,又热又火大,总感觉上当了。

    “还要等吗?”她带着情绪问道。

    陆时琛看了眼表,正在思索是否该继续,两人的头顶就响起急促的中年男音。

    “您是陆总吧?”

    聂安夏率先抬头扫视他一眼,地中海发型,中年发福啤酒肚,笑容虚伪狡诈,眼神混浊且闪躲。

    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您好,我是陆总的秘书,姓聂。”她很客气的起身,主动和这男人握手。

    这老家伙笑着抓住聂安夏的手,一股热潮的手汗把她恶心的皱眉,这男人却还不肯松手,笑眯眯道。

    “聂小姐你好,我是王经理。”

    聂安夏保持礼貌微笑,用力的一把将手抽回,差点没忍住骂他。

    三人点了几杯饮料,王经理便不好意思的说明情况,“聂小姐,本来我们老总该亲自到场。但他今天临时有事,所以才换了我。”

    聂安夏倒也不觉得这有什么,毕竟是突发情况。

    这男人又意味深长的说,“听说您的公司刚起步,同事们都措手不及,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我下午比较清闲,所以自告奋勇的来了,这才导致迟到。”

    这一席话就像下马威,摆明了在耍威风。

    “王经理,让您特意跑一趟真是辛苦。如果贵公司没有合作的意向,一开始就该说清楚。”聂安夏脸色不快的回答。

    她正要拉着陆时琛起身走人,王经理忙赔笑着开口。

    “聂小姐想多了,我们绝对没有不愿意。能够见证新公司的起步,这是我们的荣幸。”说着,他将几份合同递给聂安夏。

    她粗略浏览几页,便冷着脸把东西甩了回去。

    王经理维持着假笑,故作不解的问:“这合同有什么问题吗?”

    聂安夏考虑到新公司不能树敌,很是客气的回答,“您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我。早知贵公司的作风如此小心谨慎,就连该给的利益也不能割舍,我也不应当把条件开的太好。”

    对方真以为他们是新手村玩家,还想着吸血,没想到碰到高手了。

    “聂小姐,合同是总裁拟定的,这事我只不能做主。”王经理眼睛一转,开始漂亮的甩锅。

    “没想到会闹出这种不愉悦的事,实在抱歉。我回去后就汇报这件事,您看我们留个联系方式?”

    聂安夏看了眼陆时琛,发现他一直在认真聆听,却也不发表意见,看来是没有任何异议了。

    “我看到此为止吧,没必浪费时间了。”她干脆利落的起身,帅气的将合同收回包里。

    “聂小姐,这事就这么算了?”王经理凝眉,瞪大了眼,从未见过有人拒绝的这么干净利落。

    这份合同虽然不公,但也给聂安夏他们有不少让利。

    王经理算准了新公司没人脉,所以才敢这样欺压,并且提供劣质的供货渠道。但这些都是障眼法,在合同里写的非常隐晦。

    她是怎么知道的?

    两人回到车上,聂安夏刚坐下就看见陆时琛满脸的担忧。

    “这和我想象中的谈判,不太一样。”他说的很委婉,没有把不悦表现的很明显。

    聂安夏知道他的担忧,说道:“这种低水准的合作不谈也罢。新公司刚成立,我们也不能忘记招聘人才。”

    他心里有数,“你有办法?”

    聂安夏点头,“暂时有个想法,希望能够顺利实现。我们回去吧。”

    两人不能离开陆氏太久,否则会引人怀疑。

    她们刚回去不久,聂安夏才下车就和采购原料经理。她眼睛一亮,心里立马有个非常张狂的想法。

    她原料经理拦在面前,盯着她手里的饮料。

    “现在还不是午休时间,你不仅玩忽职守在楼下闲逛,还有脸喝咖啡?”聂安夏佯装暴怒道:“给你两个选择,你自觉离职,或者我开除。”

    采购原料经理憋红了脸,本想反驳,但看见聂安夏一脸愠怒,只好不敢说话了。

    目睹程的陆时琛心生疑惑,“你这是要开除公司?”

    虽然计划是打压陆氏,但也不是用这种方式。

    聂安夏胸有成竹的回复,“我自然有我的安排。”

    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公司,当然了落进了陆尚契的耳朵里,他咬牙切齿的吩咐,“备车,现在就回老宅!”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