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七十三章 陆时宇回国
    w.co

    聂安夏一时间没回过神来,但她心里明镜似的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

    “能有这样的荣幸,我很开心。但好朋友这三个字的份量太重,我承担不起这份责任。”聂安夏并没多想,自然而然的便拒绝了。

    梁夏语的脸上充斥着伤心,“没关系。”

    她纤长的睫毛在小巧的脸上投下一块阴影,清丽的眸中蒙着淡淡失望,白葱似的手指紧捏着咖啡勺搅动着杯中液体。

    “是我问的太唐突了。”梁夏语声音很轻的回答。

    聂安夏才意识到不该认真,毕竟面前的她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说的话冲动点也正常。

    “刚才……”

    聂安夏刚想开口安慰,坐在对面的梁夏语主动起身。

    “时间不早了,你也有工作要处理,我们改天见。”她带好墨镜,秀丽的五官添了分冷清的味道。

    知道让她伤心了,聂安夏心里也不好受。

    “安夏,哪怕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也心满意足了。”梁夏语挎起包,背对着聂安夏说道。

    她的语气里浓重的坚定,也足够表明不会放弃的态度。看着她踏着高跟鞋离开咖啡馆,聂安夏的心情反而有点沉重。

    “叮!”

    铃声响起,手机屏幕上亮起小简这两个字,把聂安夏的视线吸引过去了。

    “聂姐,我遇到了麻烦。”小简直截了当的求助,“经检查,与我司合作的一位合作商,提供的原材料尤为劣质!”

    还以为是多大的难题,聂安夏不经意的回复,“很简单,要求终止合作关系即可。”

    电话里的人深叹了口气,为难的回复,“聂姐,这笔违约金是百万为单位的。对方吃准了我们不敢终止合作,所以才这么明目张胆。”

    合同都已经签订,先反悔的人应当赔钱。

    聂安夏走出咖啡馆,正午灼热的烈阳照的人睁不开眼,她迈着大步朝陆氏走去。

    “他们现在想怎样?”

    小简支支吾吾的回复,“他们已经提出要求,将这批劣质的原料部以高价收购。”

    “多高的价格?”聂安夏意识到不对劲。

    “按照高于市场价两倍的价格。”电话里的人也相当为难。

    聂安夏没忍住脾气,冒火的骂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的倒挺美!”

    就知道她会爆发,所以小简也不敢说话了。

    “且不论原料品质问题,这么离谱的价格我们没办法接受。你现在就和他们谈,要求更换供应原料。”聂安夏克制住涌到心头的怒火,冷静头脑提出建议。

    给小简指点迷津一番,她飞速回到办公室,立刻将此事告诉陆时琛。

    “百万的违约金,这不是我们能负担的。可一但进行这桩交易,劣质的原料也躲不过大众雪亮的眼睛,麻烦迟早会找上门来。”聂安夏终于明白前狼后虎的滋味。

    她左思右想,感觉坐以待毙是行不通的。

    “不行,我要主动出击。现在就让小简收集劣质原料的证据,今晚提交给我,明天一早我就亲自上门去谈!”

    在她聂安夏的字典里,就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

    “尽量明中午之前解决,陆时宇的飞机预计明早就到。按照陆老爷子的性格,必不可能缺了家宴。”陆时琛将情报说出。

    聂安夏帅气的上挑眉头,“没想到你二叔挺怂,这么快就把他儿子叫回来了。”

    倒也无妨,游戏只会更有趣而已,

    “你也清楚陆尚契的心机。他必定会绞尽脑汁把陆时宇送入陆氏,这样才能牵制我们的行动。”陆时琛的话外之意很清晰。

    “那明天要阻止陆时宇进公司?”聂安夏还没搞懂任务安排。

    眼前的男人露出阴凉一笑,“该来的总会来,何不如他所愿。”

    他拧着剑眉,深沉的眸中满是阴沉之色,薄唇勾勒出游戏人间的戏谑,像是从地狱逃脱的贪玩使者。

    一股冰冷寒气从聂安夏心底蔓延,她狠狠打了个冷颤。

    “你的意思是?”

    陆时琛骨节分明的手托着下巴,“赏他个基层的职位糊弄。”

    “我懂了。”聂安夏领悟的很快,又想到一个连环计,“既然有人着急遏制我们,倒不如先送他一个下马威,这样才好玩。”

    “什么意思?”陆时琛不太理解。

    她灵动的咪起双眼,“这是个惊喜,你敬请期待。”

    聂安夏亲临采购部找到小简,他正在满头大汗的准备谈判材料。她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肩头,“辛苦你了,这事不用忙了。”

    小简擦了擦额上急出来的汗珠,“聂姐,你有主意了?”

    她点点头,悠然自得道,“不用和他们废话,从现在起你的任务就是拖住他们,闭口不提原料供应的事。”

    “聂姐,这不是个办法。要是把他们逼急了……”小简的脸色越发不妙。

    聂安夏大力的拍拍他的后背,“放心,我自然有我的理由。”

    看她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小简哪怕不清楚原因也多少心里踏实了。

    下班回公寓后,聂安夏吃过饭便早早就睡了。第二天一早,果然收到陆时宇已落地机场的消息。

    中午时,聂安夏就和陆时琛接到陆老爷子的指示要求回老宅。

    她刚下车,就看见陆尚契在跟一个男人交谈。对方身形高大,肌肉壮硕,麦色的皮肤透露着力量。

    “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该不会就是陆时宇吧?”聂安夏悄悄对身旁的陆时琛的问道。

    她已经将声音压的很低,而且和陆尚契之间还隔着距离,没想到那个麦色皮肤的男人居然在侧目看她。

    本和他交谈的陆尚契也停下聊天,一并将目光朝这边投来。

    “时宇,学学你哥,都给你带了个嫂子回来,你也该努努力了。”说着,陆尚契简单的为三人做了介绍。

    陆时宇的目光像带了刺,简单扫了眼陆时琛后,从上到下的打量着聂安夏。

    “嫂子,多多关照。”他主动伸出手。

    聂安夏犹豫不决的也伸出手,刚准备握手时,庄月娴那讨人厌的尖嗓子便由远及近的响起。

    “时宇,你可算回来了!爷爷刚才还说他的宝贝孙子怎么还不来,都等急了。快,饭菜都准备好了,大家坐着聊。”

    难得看见庄月娴能发自内心的高兴,脸上的皱纹也没少笑出几根。

    聂安夏看了眼陆时琛,两个人闷声不吭像包子似的跟着进餐厅。

    “时宇,等会记得给爷爷说说,你在国外这里面的收获。”庄月娴就像开了屏的孔雀,迫不及待的炫耀着。

    聂安夏也好奇这个男人都干了什么大事,也好衡量他的水准。

    “月娴,你有完没完?孩子刚奔波回国都累了,让他好好吃饭。”陆尚契神色不自然的将话题岔开。

    庄月娴不满的发话,“一家人吃饭聊天,还有这么多规矩。”

    “时宇,你可算回来了。”陆震德威严的话音从楼上响起。

    宋叔守护在他右侧,将老爷子从书房小心的搀扶到餐厅。陆震德身子骨不差,只是上了年纪腿脚不便,走路少不了拐杖的帮助。

    等陆震德走到人前时,陆时宇一手贴着身侧,给他敬了军人礼道,“爷爷,我回来了。”

    陆老爷子的目光中闪动着光,神色欣赏的点头,摆手让他坐下,“时宇,我果然没白疼你。这么多年,我以为你只记得我对你的严厉。”

    陆时宇底气铿锵的回答,“打是疼骂是爱,爷爷器重我才会从小给我魔鬼训练。哪怕我身在国外,也坚持锻炼,永远不忘爷爷交给我的军魂!”

    “哈哈哈!”陆震德爽朗的大笑几声,非常满意的点头,“好,不愧是我一手培养的人,没有让我失望!那你在国外都学到了什么?”

    这话倒像石投大海,让陆时宇沉默了。

    “爸,他这混小子学的再多都不如您。我看现在回国了,不如也给他安排个陆氏的职位再打磨几年。”陆尚契故作谦虚。

    一直乖巧沉默的聂安夏开口,“二叔,我不是反对的意思,但这对二嫂不吉利吧。时琛之所以能进陆氏,不就是因为……”

    至于后面的内容,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这话倒点醒了陆震德,他浓浓的“嗯”了声,表示赞同的意思。老爷子都赞同了,那大家自然也不敢反驳。

    感受到庄月娴那杀死人的视线,聂安夏又道,“但时宇好歹也是海归精英,不能浪费人才。陆爷爷,不如安排进采购部吧,这部门升职快又能磨砺心智。”

    陆尚契第一个不同意,“采购部已经没有经理职位了。”

    就算要进陆氏,也只能从基层做起,到时候岂不是让大家看笑话?自己的儿子做苦力,陆时琛却是总裁。

    陆震德瞥了眼风尘仆仆的陆时宇,“是金子总会发光,别辜负我对你的期待。”

    这顿饭吃的对某些人来说非常压抑,聂安夏却放开了肚皮饱餐一顿。她准备和陆时琛回陆氏时,被面前一个高大人影挡住了去路。

    “嫂子对我关怀备至,实在让人感动,还舍得将基层职位割爱让出,小辈真是感激涕零。”陆时宇沉声说道。

    聂安夏没形象的打了个饱嗝,不客气的把手上的油抹在他身上,“不必客气,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我就好。”

    陆时宇眸中透露出阴郁,“也不知嫂子是安的什么心,特意将我安排进采购部。你恐怕是忘了,我爸手里不缺人脉。”

    他亮出手机的通话记录,“就在刚才,我得知采购部经理小简手上有笔订单。只用一分钟,问题就解决了:价格压到最低并将原料部买进。”

    聂安夏拍手叫好,“小伙子,你简直是天才!”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