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一百八十五章陆尚契亲自道歉
    w.co

    聂安夏的脸色瞬间变了,纵然在心中预感到不妙,语气依旧淡然的回复道,“好的,陆爷爷。”

    挂了电话,身旁的梁夏语一脸焦急,“安夏,我跟你一起去。”

    知道她是好意,聂安夏却摇头拒绝,“陆爷爷指明要我和陆时琛回去,恐怕是有大事要和我们交代,就不让你蹚浑水了。”

    今天明显凶多吉少,把梁夏语带回老宅注定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我就在门外等你,要是有突发情况还能帮忙。况且我在公司待着也无聊,总该要为你作出贡献。”梁夏语眼中饱含期待,语气深情的说道。

    她的这颗真心也打动了聂安夏,考虑几秒后将这件事答应下来。

    “我虽同意这件事,但你要保证不会乱来,否则我的处境会很危险。”她非常认真的商讨约定。

    “你放心,我肯定很乖!”梁夏语可爱的点点头,明显把嘱咐放在心上了。

    聂安夏带着她去找陆时琛,三人飞速前往老宅,没多久便到了目的地。

    梁夏语被留在门外的车里,聂安夏和陆时琛轻车熟路的来到书房见老爷子。

    两人刚走到书房门口,她便紧急叫停,事先和陆时琛商讨好解决对策。

    “我猜陆爷爷肯定知道了传言,也查到那些事是你所谓,现在正准备要和我们算账。”聂安夏已经猜到了这件事,并且想好了应对办法。

    她很是正义的说道,“如果情况真有这么坏,你把一切过错推到我身上,或许我们还能有拯救办法。”

    至于具体该怎么拯救,那恐怕就是后话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活着从老宅出来。

    陆时琛垂下眼帘,睫毛有些颤抖,“你考虑清楚了?”

    看他一脸愧疚,聂安夏倒很爽快的点头,“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其他办法能让陆老爷子息怒。难道你想现在被赶出陆家吗?”

    如果现在被逐出家门,恐怕两人的计划都会落空,这是非常不利的事。

    陆时琛闭目静思几秒,沉稳的开口道,“那就按照你说的执行。”

    两人的意见统一后,聂安夏闭目深呼吸,轻轻的将厨房的门拧开。

    她和陆时琛轻手轻脚的踏入书房内,两人第一眼便看见陆尚契也里面。

    恐怕是看热闹的。

    “陆爷爷,我们回来了。”聂安夏温柔的喊了一声,看见书桌前的陆老爷子微点下颔。

    “这几天的传闻,我相信你们应当也知道吧?”陆老爷子一开口便直奔主题。

    就知道事情露馅了,聂安夏故作乖巧的点头,内心不安的等候发落。

    “尚契,我刚才怎么和你交代的,现在还不执行?”陆老爷子不满的看了眼陆尚契。

    话语权被交到他手上,聂安夏吃惊的看了眼陆尚契,立马猜到这次事件应当是他告状的。

    “时琛……”面前的陆尚契别扭的缓缓开口,“是二叔错了,我不该对外造谣你的事。”

    要不是亲耳听到这句话,聂安夏绝不会相信这话能从他口中说出。

    “二叔,您该不会在开玩笑吧?”聂安夏不敢置信的问道。

    陆尚契看了眼陆老爷子,一脸心有不甘的开口,“我说的话句句认真,要不是爸发现了我的所作所为,决心要为时琛讨回公道,我也不可能醒悟的这么快。”

    原来是陆爷爷指使他道歉的。

    “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对陆时琛做这么恶劣的事?”陆老爷子满脸痛恨的问道,“难道你不知道以和为贵。难道你这么大的人还不清楚,谣言对公司有多少影响?”

    “爸,都怪我一时糊涂。”陆尚契没诚意的干巴巴道歉,脸上还有几分不快。

    看得出来,这份道歉确实是被强迫的。

    聂安夏一时半会还没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磕磕绊绊的对陆老爷子问,“爷爷,您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是二叔所为?”

    难道说他已经介入这件事进行调查了吗?

    想到这,聂安夏便担心再往下查下去,陆老爷子就会发现陆时琛的真面目。

    没等她继续往下想,便听见一道年迈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虽然陆时琛从小不在我身边长大,但我相信他的人品,他绝对做不出这种事。”陆老爷子笃定的说道。

    这句话不但让聂安夏震惊,就连一向冷漠的陆时琛也内心稍有柔软。

    “听见没,陆爷爷多关心你!”

    想到陆时琛那么没良心,聂安夏不禁悄悄压低声线,凑近在他耳旁教导道。

    陆时琛倒也没想反驳,而是一脸若有所思,明显对这结果感到不可思议。云南

    “时琛,爷爷能对你这么信任,真是对你报以极高的期望,以后可别让他失望才是!”陆尚契很是不悦,咬牙切齿的对陆时琛警告道。

    看他满脸不服,陆老爷子将手背在身后,“这次因为绯闻的缘故,闹得满城沸沸扬扬,生怕别人看不见我们陆家的笑话!尚契,接下来该怎么做你也很清楚吧?”

    又被陆老爷子点名,陆尚契的脸面都快丢光了,却又不敢痛发脾气。

    他一脸卑微的回答道,“爸,我会想办法收拾残局,绝不会让您再失望。”

    这话回答的让陆老爷子很满意,他略有欣慰的点头,“好在这件事还有挽回余地,否则真是让陆家蒙羞。想尽办法把这件事解决,否则别想回来见我!”

    当着两个晚辈的面被训斥,陆尚契感觉丢脸极了,却也不得不服软。

    “爸您放心,我一定将这件事处理好。”他咬着后槽牙回答道。

    陆老爷子的目光绕着陆时琛扫视一圈,“时琛,对于你二叔这次的行为,你有什么看法?”

    “呵!”

    陆尚契有些鄙夷的冷笑一声,语气中充满嘲讽和看热闹,“是啊,说说看你对双面人有怎样的看法?”

    他这话好像在刻意暗示什么。

    “这种人不能用可恶两个字就能概括,甚至千刀万剐都不够。陆爷爷千辛百苦的为陆氏打造荣光却被这种人毁于一旦,实在是该死!”陆时琛脸不红心不跳,非常淡然的将这话脱口而出。

    如果不是聂安夏知道背后的内幕,甚至也会上了这男人的当。

    “尚契,你现在该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过分了?”陆老爷子一脸不快的看向身旁的人。

    陆尚契满脸憋屈,明摆着是一副感动不敢言的样子。

    “爸教育的对,我真是糊涂了头才干出这种事,真是该死!”

    “你倒是不用死,先把风头压下来,再想办法把绯闻解决了。现在还有需要你的地方。”陆老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这句冷漠的言语差点让聂安夏笑出声,好在忍住了。

    被训斥了一早上,陆尚契的脾气已经在爆发边缘,阴沉着脸回答道,“好的,爸。”

    陆老爷子将三人扫视一遍,看见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异意,这才大手一挥,“都各忙各的吧。”

    从书房出来后,聂安夏整个人都感到不真实,刚才的一切简直就像场梦。

    兴许是脸上的得意过于明显,很快就招来了陆尚契不痛快的训斥,“别高兴的太早,这次不过是你们幸运而已。”

    看他一脸气急败坏,聂安夏扬眉吐气的说道,“能够得到陆爷爷的庇佑,希望你们也有这种幸运。”

    陆尚契面如菜色,简直被这句话气坏了,却意外的没想法和聂安夏顶嘴。

    看他夹着尾巴溜走,这场面简直看得大快人心,聂安夏的嘴角也不经上扬。

    两人平安的从老宅出来,梁夏语一脸关心的围了上来,“情况怎么样?”

    聂安夏没有回答,开心的朝她竖起大拇指,这动作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梁夏语开心的像是要哭出来,激动的一把抱住聂安夏。

    终于将心头大难解决,聂安夏的心理也轻松不少,决定豪爽的请客吃饭。

    “夏语,多亏了你的帮助,我才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这一切都要谢谢你!”她非常感激的和梁夏语道谢。

    “别这么说,其实陆少也帮了不少忙。”梁夏语不好意思接受夸赞,一脸害羞的推辞了这番夸奖。

    能够得到陆爷爷的帮助将绯闻解决,这是聂安夏做梦都不敢想的情节,没想到现在居然成真了。

    陆尚契家。

    “你这不孝子真是要气死我,背地里做出这种事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让我给你背锅,你真是不把我这张老脸放在心上!”

    “爸,我以为爷爷会站在我们这边,没想到他居然帮陆时琛说话。爷爷到底怎么了?”陆时宇怎么都没想到会等到这个下场。

    明明做事已经足够隐秘,结果还是被陆老爷子调查出来,这可真够让人心烦。

    “别的不说,就凭你自作主张的造谣生事,爷爷就有办法毁了你。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反省,你还不打算知足?”陆尚契怒气冲冲的问道。

    陆时宇脸上的叛逆稍有收敛,依然不爽的回答道,“爸,爷爷就不该让你替我背锅,我还真想和陆时琛那个小贱人好好较量。本来这些事就是他做的,为什么要让我们来承担?”

    听见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问话,陆尚契真是快被气进重症病房了。

    他不悦地回答道,“这些是老爷子的决定,我无权过问,你也别妄想能够左右他的想法。”

    现在陆老爷子都能说出相信陆时琛的话,想必他心里肯定对陆时宇抱有成见了。

    “你与其关心这些琐事,倒不如把心思放在事业上,好好做出点成绩。你要实在觉得自己没用,就尽快结婚生子,别整天在老爷子面前让他不痛快。”陆尚契很是不爽的说教道。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