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一百八十六章和梁肆炼决裂
    w.co

    “爸,我就算结婚,也不可能像陆时琛那么随便。爷爷不过是因为可怜他,所以这次才偏袒他,这种事有什么好羡慕的?”陆时宇压根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看儿子这么天真,陆尚契简直恼羞成怒,气愤至极的问道,“你这些年都在国外学了什么,我感觉你的智力还不如陆时琛够用!你就没想过,你爷爷怎么会偏袒一无是处的陆时琛吗?”

    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陆时宇也很是不服,仰起头反问道,“既然你懂,那你不妨说说看理由。”

    陆尚契想也不想便回答道,“陆时琛再废物,好歹也有个老婆,现在老爷子就指望着抱孙子圆满四世同堂,明白了?”

    这话已经说的够通俗易懂,奈何陆时宇脑子确实不行,反而还有板有眼的较劲起来。

    “我相信爷爷不是这么世俗的人,绝不会眼心里只有传宗接代。肯定是陆时琛在背后捣鬼,我偏不收手,还要继续和他作对到底。”

    这回答着实把陆尚契气着了,他为数不多的耐心也消耗殆尽,彻底开始暴走模式。

    “你的那些花招就像小儿科的把戏,老爷子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懒得拆穿你而已。你要是识相,现在就给我收手,别净丢人现眼!”

    一想到今天在书房里当众丢人,陆尚契的理智已经被怒火吞噬了,抬手便扬起一个巴掌要打人。

    偏偏陆时宇也在气头上,一脸不服的梗着脖子,把脸凑近在他巴掌前。

    “你打,有本事你就打!”

    父子俩的把楼上休息的庄月娴吵醒了,听见儿子的怒吼,连拖鞋也顾不上穿便飞快地跑到客厅。

    “怎么吵成这样,闹出什么事了?”

    庄月娴也不等两人回答,着急的站在中间将陆尚契拉开,“你疯了,连你儿子都打?”

    “我看你才是疯了,就是因为你成天惯坏他,这小子才能做出这种混账事让我丢脸!你让开,我来好好教育他!”陆尚契愤怒的拉开庄月娴,一副要动真格打架的样子。

    陆时宇倒也不怕,非常豪横的说道,“妈,你别管我们之间的事!我爸这人没救了,压根好坏不分!我想帮他才在背地里散播陆时琛的流言,结果还把我骂了一顿。”

    要说委屈,那陆时宇确实够委屈的。

    “你小子懂什么,脑子里根本没有大局观。还帮我散播流言,我看你是巴不得让我早死!”陆尚契真是被他的天真气的不轻。

    父子俩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隔着庄月娴在互相威胁,半天也没要打架的迹象。

    听够了他们俩的牢骚,庄月娴有些烦躁的大叫道,“停!都给我住口!”

    两人难得的安静了,但眼神依旧死死的盯着彼此,一副蓄势待发的状态。

    庄月娴看了眼父子俩,又气又急的说道,“都已经怎么落魄了,你们两个还不知道团结,居然还想打架?”

    听见这话,陆尚契便想张口抱怨,结果却挨了庄月娴一个白眼。

    “你都是当爸的人了,就不知道多让着点孩子。孩子只是好心办坏事,对他这么凶干嘛?”

    “你……你真是无药可救!”陆尚契对她彻底无言以对了。

    庄月娴满眼疼爱的将陆时宇拉过身边来,“儿子,别和你爸一般见识,他就是这么小气的人!”

    越听她往下说,陆尚契的心跳就越快,已经在猝死边缘了。

    “陆时宇我告诉你,别仗着你妈宠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这次的事我就原谅你,下次再犯我就让你从家里滚出去!”陆尚契脾气不好的警告道。

    这件事本该到此为止,结果陆时宇很是不服,赌气的说道,“你不用原谅我,我现在就消失在这个家。”

    说完,他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头也不回的踏出家门。

    看儿子是动真格,庄月娴立刻上前阻拦,却被身后的一道声音拦住。

    “别惯这些臭毛病,要离家出走就让他走!看看没了家人,他能在外面过活几天!”陆尚契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真是的,怎么还和孩子生气!”庄月娴埋怨的回头说了他一嘴,匆忙的便赶出门外去追陆时宇。

    只可惜陆时宇是铁了心要离家出走,步伐飞快的离开家,伸手便拦了辆出租车到酒吧。

    来到老地方,他一眼便看见梁肆炼那道熟悉的背影。

    “没想到今天这么巧,刚好碰到你在这喝酒。”陆时宇拍了拍梁肆炼,心情郁闷的笑了笑。

    看他一脸不痛快,梁肆炼就猜到肯定是发生大事了。

    “怎么,最近日子不太顺心?”他主动发问。

    “何止是不顺心,那简直是水逆到家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惨,本要到手的一件好事却被人倒打一耙,现在还要背黑锅。”陆时宇将自己塑造得非常惨。16k中文

    一听这话,梁肆炼便心疼的皱了皱眉。

    “兄弟,看来你的日子的确不好受。不妨将你的烦恼说来听听,或许我能解决。”

    听见好兄弟要帮忙,陆时宇无助的摇摇头,“别的事你肯定能帮上忙,但这件事恐怕不行。”

    梁肆炼在心中仔细思索,很聪明的便猜到了缘由,“该不会是和聂安夏有关?”

    也只有这个女人,才有本事能够让两个大男人都束手无策。

    “不仅是聂安夏,还有我那讨厌的堂哥陆时琛。老天竟让这两个贱人凑到一起,可真没把我恶心吐了。”陆时宇的眉头皱成一团,接二连三地发出叹息声。

    看他这么苦恼,梁肆炼便颇感兴趣的问道,“不妨说说看究竟遇到什么困难,或许我们俩能联手解决。”

    看出他的热心,陆时宇扫兴的摇摇头,“没什么需要帮忙的,过不久我们就会将关于陆时琛的传言都清理了。之所以要散播这些传言,就是为了能打压陆时琛,没想到现在偷鸡不成蚀把米!”

    如果不是陆老爷子在中间介入,陆时宇有保证能打赢这场战斗。

    梁肆炼的语气瞬间就变了,难以置信的问道,“这几天网上那些轰轰烈烈的传言,都是你的手笔?”

    看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陆时宇还以为是在夸赞自己的能力,非常有成就感的点头。

    “当然是我做的。我就是想通过这件事搞垮陆时琛。我可是从国外进修回来的海归人士,他算什么东西,竟然还坐到陆氏总裁的位置上。”

    不光是这件事,还有其他许多小事都让陆时宇在意,也触动着他的神经。

    如果不尽快将陆时琛解决,恐怕他每晚都会睡不好觉。

    “阿宇,我以为你只是恶作剧而已,没想到你竟做到这种份上。”梁肆炼的语气中带了几分嫌弃,非常不支持这种做法。

    他的语气也让陆时宇陷入沉思,很快却又愤怒地反问,“难道你也认为我做错了?”

    这句质问太过直白,一时间让梁肆炼无从回答,只好委婉的劝道,“我不认为你错了,反而支持你的每个决定。但你在陆时琛身上投入过多精力和时间,我认为没必要。”

    如果有这功夫,还不如潜心研究事业,尽快做出成绩更好。

    “阿炼,你不懂这种被人比较的感觉!”陆时宇赌气的回答道,“我在公司里受尽白眼,几乎每个人都在议论我和陆时琛的差别。他什么也不是,却能坐在高高在上的职位,我爸居然还对此无动于衷,难道你不觉得这可笑吗?”

    梁肆炼眼中掠过一丝波澜,“你别忘了他现在的位置,可是用亲生母亲的性命换来的,难道你也羡慕?”

    这话让陆时宇略加思考,很不在乎的说道,“如果能有这样的机会,我也愿意这么交换。你不懂我的苦衷,我已经几年没做出成绩,我现在需要迫切的证明自己!”

    这番疯子似的言语让梁肆炼震惊,竟没想到他是这种冷血无情的人。

    “我明白你不想输给别人的心情,但没人阻拦着你做出成绩,一切都要怪你自己无能!”梁肆炼本不想把话说得如此尖锐,但还是忍不住想让他尽快清醒。

    这话犹如一盆冷水,把陆时宇泼的骨子里都在发冷。

    “你的意思是怪我没用?”陆时宇冷笑着问道。

    “也可以这么理解。别怪我把话说得太狠,就是把你当朋友,才希望你尽早明白。”梁肆炼忍不住唉声叹气道。

    两人是多年好友,对彼此知根知底的了解自然不用说,梁肆炼当然也清楚陆时宇现在的心情。

    “阿炼,你真是伤了我的心。我没想到你选择安慰我的方式,就是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教育我。你这幅居高临下的姿态摆给谁看?”陆时宇不爽的反问道。

    就知道他不能领会自己的苦心,梁肆炼也不想多费口舌,直接起身打算结账。

    “你醉了,头脑已经不清楚了。希望你回家后把我说的话好好想想。”

    结账之后,梁肆炼还没走几步,便被身后的陆时宇追上。

    “我没说你可以走,今天必须给我把话说清楚。”陆时宇的表情里带了副狠劲。

    看他这么恼怒,梁肆炼什么也没说便打算甩手走人。

    走出没几步,身后的陆时宇再次拦住了面前的路。

    “阿炼,你考虑清楚了。如果今天不和我把话说明白,我们的兄弟情也到此为止。”

    这句话让梁肆炼感到意外,“你想好了?”

    两人虽是多年兄弟,却从没闹得如此僵,陆时宇也没想过会走到这一步。

    “阿炼,我以为你是看得起我的,没想到我在你眼里也像个没实力的小丑。你居然认为我连陆时琛都比不过,我看这兄弟也没必要继续了。”陆时宇表情坚毅的说道。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