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二百章引蛇出洞的办法
    w.co

    丁常山多次尝试拨给聂安夏,得到的结果只有无法接通。

    “请问这样无法接通电话的情况,只有现在这么一次吗?”陆时琛满脸好奇的询问,明显对刚才的说辞产生怀疑。

    丁常山的眉头已经拧成一团,百思不得其解的回答,“是的,我根本没想过她会失踪,现在这状况出乎我的意料了。”

    本以为能在医院里找到聂安夏的下落,结果却得到这结果,陆时琛立刻引起重视。

    “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向警方通知这件事。”陆时琛回答的非常果断,没有丝毫犹豫。

    倒是丁常山拦住了冲动的他,“小伙子你先别着急,我看这件事应该另有蹊跷。”

    陆时琛本已经走到门口,听见这句话时,回头对丁常山说道。

    “安夏是您的女儿,而我们又是她的同事,身上自然肩负着保护她的重任,必须要立刻报警。”

    现在还没调查出沈医生的命案,就连杀人凶手是谁也不清楚。而聂安夏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踪,实在让人太过害怕。

    丁常山躺在病床上,沉稳的面容中透露着老成,“如果安夏是遇到危险,她肯定会主动给我发消息。何况现在消失时间不足二十四小时,警方也未必会处理这种案件。”

    这话倒给了陆时琛一个思路,也让他心中更加焦灼。

    “以您的看法,您认为现在该怎么解决?”

    丁常山并不着急,而是有条不紊的分析道,“在安夏消失之前,她曾建议我和他一同旅游,所以现在很可能是去独自静心了。”

    这么一推算,就直接排除了聂安夏遇到危险的法律。

    但陆时琛并不罢休,而是愁眉不展的问道,“我只想知道她究竟身处何方,毕竟我们几个同事也很担心她的人身安,倘若不看见她本人出现恐怕连觉也睡不好。”

    这话倒也逗笑了丁常山,他眼神犀利的问道,“小伙子,你这么关心安夏,你们平时关系不错吧?”

    这话让陆时琛的神色明显一变,装模作样的编造道,“安夏平时为人很好,不光我和他关系不错,就连其他几个同事也很喜欢她。”

    这句话在特意撇清两人的关系,而丁常山也听出了这层含义。

    他嘴角笑意盈盈,“看来那孩子果然没骗我,确实和同事相处的不错。”

    见话题开始跑歪,陆时琛忍不住问道,“叔叔,您既然能这么淡然,一定知道聂安夏现在的位置吧?”

    天底下哪个爸爸不爱女儿,如果猜到女儿可能处于危险中,绝不会像现在一样淡定。

    看他这么迫切的寻求答案,丁常山提点了几句,“既然你们是关系不错的同事,那我就考考你们的默契程度。我给你出题,你猜猜正确答案。”

    这个要求听起来不简单,陆时琛暗自在心里忐忑了几分。

    丁常山吐字清晰的说道,“从我昨天苏醒后便知道一件事。医生鉴定我之所以会忽然病发,原因是因为我的心结。”

    “这具体的心结我不清楚,但根据安夏的描述来看,好像是一件我念念不忘的物品。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最近日夜劳累的照顾我,才会让她忽然消失。”

    丁常山本是想给陆时琛小难度的挑战,结果一顺口却直接把答案说出来了。

    “您知道那件念念不忘的物品,是什么吗?”能出去第一反应便在脑海中想到七象玲珑塔。

    就是因为这件物品,才让聂安夏和他产生争执,也直接导致她开始消失不见。

    提起那样物品,丁常山的脸上掠过一丝哀伤,“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毕竟人这一辈子念念不忘的太多了。正是因为从未得到,所以才会念念不忘。”

    这话好像别有一番深意,只是陆时琛暂时没空去了解。

    和丁常山聊了几句,他便离开了医院,顺便还发了条给梁夏语。

    陆时琛在短信中简洁说明现状,也说清楚了他没找到聂安夏的事。梁夏语似乎还在忙,也没有及时回消息。

    和丁常山聊过天后,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忆刚才的对话。

    忧伤的思绪弥漫在脑海中,陆时琛烦躁的将车开往常去的酒吧。

    前脚刚踏进酒吧,后脚便看见不远处的叶君临正在冲他招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陆时琛大大咧咧的坐在好兄弟身旁,直接端起桌上满了的酒一饮而尽。

    “陆少,您这是借酒消愁愁更愁,不妨和我说说您的烦心事,好歹还能解解闷。”叶君临坏笑着挑眉道。

    看他这一脸看好戏的姿态,陆时琛从嘴里吐出一个字,“滚。”

    被冷酷拒绝,叶君临倒也不烦恼,反而嬉皮笑脸的又贴了上来。

    “时琛,我现在为你做幕后军师,你怎么说也该让我走进你的心里,也要对我敞开心扉吧?”他的脸上清晰写着八卦两个大字。

    看他像甩不掉的橡皮糖,陆时琛只好无奈妥协,“我没什么可烦心的,只不过是找不到聂安夏的下落。”

    “我的天,能从你嘴里说出这么怜香惜雨的话,可真够让人吃惊的。”叶君临都惊讶的瞪大眼,后悔没把聂安夏的八卦研究明白。

    原以为两人只是表面夫妻,没想到那个小丫头还挺有本事,居然能让陆时琛对她念念不忘。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叶君临在脑中想的天花乱坠,陆时琛一道冷酷的声音,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

    “时琛,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你的心里除了复仇就没别的事,现在终于能装下个女人了。”叶君临掐指一算,他可能很快就有个嫂子了。168书库

    “少乱想,我只是担心她的消失会给我带来麻烦,毕竟我现在都快成为传言口中的刽子手了。”陆时琛冷酷无情的再次点破他的幻想。

    这话说的太过真实,叶君临满脸可惜的摇头,“我还以为你终于想摆脱孤家寡人的状态了,结果是我想多了。”

    都说单身爽,一直单身一直爽,陆时琛就是这种人。

    “你想办法帮我找到她的下落,今天之内办好。”陆时琛特意将最困难的任务留给他。

    这话倒把叶君临吓得脸色都变了,他赶紧摆摆手,“我宁愿帮你处理那些麻烦顾客,也不愿意替你处理女人的事。”

    看他一副对女人过敏的表情,陆时琛见怪不怪的说道,“放心,你这症状过不了多久就好了。”

    毕竟叶君临就指望着女人娱乐消遣,陆时琛可太清楚这点了。

    两人斗嘴了几句,但好兄弟迟迟不肯接手寻找聂安夏,陆时琛只好换了个方式让他帮忙。

    “既然你嫌找人麻烦,那我现在有另一个重任要交给你。你帮我好好解读这女人的心理。”

    听见这么简单的要求,叶君临简直兴奋极了,眼睛里都在发光。

    “解读女人的心思是我的专长,尽管放马过来!”

    陆时琛把丁常山和他说的话,还有最近发生的事相结合,都一股脑说给叶君临听。

    “聂安夏现在虽然不见了,但她的人身安肯定没问题,我的苦恼就是,怎样能让她主动现身。”陆时琛愁眉不展的问。

    经过一系列分析,叶君临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给出的结果必定是你不爱听的,还是建议你自己琢磨。”

    看他这么怂,陆时琛冷声逼问,“说,我给你胆子说。”

    叶君临胆怯地咽了咽口水,百般为难的说出了真心话,“你要想尽快找到聂安夏,现在肯定要动动脑筋才行,比如用她最想得到的物品当诱饵。”

    “我绝不可能把那么珍贵的物品给她,这件事不用想了。”陆时琛非常有底线的拒绝了。

    听见这么直男的回应,叶君临有些着急的拦住他,“办法多想想总会有的,而且你也未必要真把那么珍贵的物品给她。”

    这意见更不合适,陆时琛立刻拒绝了。

    “如果知道我在说谎,聂安夏恐怕会做出更冲动的举动,我可不敢保证她是否会二次消失。”陆时琛有几分头疼的说道。

    办法都想了一遍,但却没一个能派上用场的。

    叶君临知道这事不便插手,非常识相的看了一眼时间,“陆哥,我还有事情要忙。别急,你有的是时间慢慢思考,我该要回公司帮忙了。”

    看他脚底抹油立刻溜了,陆时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真是我的好兄弟。”

    他独自喝了几大杯,最后请了个代驾将自己送回去。

    夜色朦胧,对着天上那皎洁的月亮,陆时琛头一次感受到公寓里的寂静。

    带着不甘心的心情,他再次拨通聂安夏的电话,依旧是无法接通。

    这句话都已经听反了,让陆时琛波澜不惊的心情里有了几分烦躁。

    喝醉的人总是格外感性,陆时琛也情不自禁回忆起聂安夏。

    “你就是不信任我,否则怎么会不肯把七象玲珑塔拿给我?”

    “你确定不把七象玲珑塔拿给我对吧,你这样言而无信,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她说过的话,句句回荡在陆时琛耳边,让他忍不住在心中乱想。

    难道那女人真因为这件事在生他的气?

    “叮!”

    陆时琛的手机里钻入叶君临发来的短信。

    打开手机看了一眼,陆时琛便发现他有多么关心两人的进展。

    “陆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有时要适当做出退让,这样才能有更多收获。”叶君临隐晦的暗示道。

    陆时琛心烦气躁的将手机关上,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

    他屏息凝神了好几秒,最后还是拿出手机给聂安夏发了条短信。

    “我知道你最想要七象玲珑塔,只要你不玩消失,乖乖在两天之内出现,我就把东西拿给你。”

    在快发出短信时,陆时琛还犹豫了几秒,最后才百般无奈的将信息按下发送。

    他以为聂安夏一定会高兴的秒回,结果对方过了半天还没回信。

    盯着手机那漆黑的屏幕,陆时琛逐渐有了困意,用手撑在下巴上打起了瞌睡。

    第二天。

    陆时琛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头痛的揉了揉发胀的脑袋,低头别人看见手机上现实的来电人是小江。

    “陆少,求您快让聂小姐出来主持局面吧,否则我可真没办法了!那些记者现在都围在公司门外声讨,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工作!”

    电话刚接起来,陆时琛便听见电话里可怜的诉苦。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