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二百零四章对梁太子妥协
    w.co

    被聂安夏痛骂一句,陆尚契当然非常生气,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之所以这么狂妄,无非是仗着老爷子给你撑腰而已。要是让老爷子看见你这副嚣张嘴脸,你还能有多得意?”

    这话对聂安夏根本毫无威慑力,甚至让她听了想笑。

    “陆爷爷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更是对我这暴躁如雷的脾气略有耳闻。如果你连着屁大点小事都要打小报告,只会让人觉得是你没有度量。”

    “你还挺伶牙俐齿。”陆尚契看着她便心里发恨,真是后悔当初轻视了敌人。

    把这对夫妻教育了一顿,聂安夏非常解气,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老宅。

    她原本因为那些客户而受的气,这下终于都转移到陆尚契身上了。

    回到公寓。

    聂安夏前脚才刚进门后,脚边听见陆时琛开口询问,“今天的收获如何?”

    不提这事还说得过去,聂安夏脸色黑了半边,很是扫兴的回答,“别提了,一个客户也没搞定那些客户都是二叔的人,而且性格非常古板。”

    按照局势发展下去,聂安夏怕是这辈子也拿不到七象玲珑塔了。

    看她这愁眉不解的样子,陆时琛也一脸阴云,“和我料想的一样,那帮人不好解决。”

    看他这副受苦受难模样,聂安夏便好奇的问,“你的任务相对轻松些,只是负责在公司内解决员工而已。你总不可能受员工欺负吧?”

    虽说那几位员工,都是陆尚契让他们走后门进来的。但现在没了大腿可抱,应当也不会太嚣张。

    “员工那边我解决的差不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客户问题。如果不能将这些客户搞定,这对我们来说会有严重影响。”陆时琛的语气不太妙。

    聂安夏也明白资源竞争有多激烈,何况陆尚契现在不在公司内,这正是个发挥的好时机。

    “我在努力想想解决办法,不能到头来一个客户也没解决,这对我们来说伤害太大了。”聂安夏的心中敲响警钟,也开始对这件事有所担心。

    陆时琛倒态度不错,虽然这件事很紧急,依旧语气,温柔地安慰聂安夏。

    “我相信以你的实力,一定能将这件事完美解决。你劳累了一天,好好吃顿饭吧。”说着,他主动将手机送到聂安夏面前。

    “为了庆祝你的回归,今晚这顿饭我请客,无论你想在家里吃,还是想出去吃饭,钱都由我承担。”

    难得他这么大方,聂安夏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我怎么感觉你像变了个人,你还是陆时琛吗,竟然懂得体谅我了?”

    要是按照他以往的性格,肯定会非常直男的催促工作进度,别提有多讨厌了。

    陆时琛一本正经的回答,“不是说女生都喜欢男生出其不意的关心吗?难道我做的不对。”

    也不知他从哪学的这句话,差点没把聂安夏逗笑。

    她忽然觉得面前这个男人有点帅,竟然会主动照顾自己了。

    “既然你这么大方请客吃饭,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最想吃的是螃蟹,不过你是不是不太喜欢?”聂安夏注意到他很少吃海鲜。

    陆时琛的回答有几分认真,又有几分撩人,“只要是你想吃的,我都愿意陪你吃。”

    这么温柔贴心的待遇让聂安夏感到梦幻,她仿佛恋爱了一般。

    两人驱车前往附近的海鲜饭店。

    在路上时,陆时琛主动说起他到医院里寻找父亲的事。

    聂安夏很认真的听着,时不时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爸竟然没怀疑你的身份?按理说我这个年纪也该谈恋爱了,难道我爸就没想过你和我的关系吗?”她听完后最大的感想便是这句话。

    陆时琛意味深长的,将她从上到下扫视一遍,“你这张脸长得确实像女人,不过有时行为可不像。叔叔正是太过清楚你的性格,所以才没起疑心吧。”

    聂安夏立刻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贬义。

    “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说我性格像个男人?”她非常不服气的质问。

    两人之间的气氛少见的融洽,所以陆时琛也没敢把真相告诉她。

    来到饭店,聂安夏才刚坐下,便听见身边响起一道冷嘲热讽。

    “亏我妹妹找你找的这么辛苦,你却在这和男人独自逍遥,我妹的这片真心终究是错付了。”

    聂安夏回头看了眼说话的人,发现梁肆炼正和三五朋友坐在他们的斜后方。

    刚才说话的人正是梁肆炼。

    “我没你说的那么无聊,前几天是有私事要处理,所以没接听梁夏语的电话。你不知道事情的起因经过,就别乱发表意见。”聂安夏根本不心虚,直接变怼了回去。

    她把梁夏语是放在第一位的,看见她的电话便立刻要回,只是电话要不然打不通,要不然就是有事耽误了。

    聂安夏才不会因为陆时琛就抛弃了朋友。

    “啧啧,你这张嘴到是能说会道,也只有我妹妹那个天真善良的傻货能被你迷晕了头。”两袋子压根不听解释,嘲讽的说道,“像你这种一心攀高枝的女人,留在夏语身边也只会教坏她。”雨滴书屋

    聂安夏本不想理会梁肆炼,毕竟大家都是出来吃饭,自然是开心放在第一位。

    结果那家伙越说越过分,甚至根本没打算让聂安夏安心吃饭,她才迫不得已的还嘴。

    “我是看在夏语的面子上才没骂你,如果你还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让你在朋友面前丢脸。”聂安夏这话没在开玩笑。

    梁肆炼好似心情不好,也很有脾气的还嘴,“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我在朋友面前丢脸?”

    眼看两人马上要吵起来,陆时琛主动介入两人之间的战争。

    “梁少,她今天身体不舒服,脾气暴躁了点,您别和她计较。”他罕见的对梁肆炼示弱。

    这番举动不仅没让聂安夏感到暖心,甚至让她肚里的火蹭蹭直冒。

    “做错事的人又不是我,你何必向他道歉?你这么做,不就是承认做错事的人是我吗?”她很不服气的问道。

    本来今晚气氛非常好,结果却发生这件事,简直毁了聂安夏的好心情。

    陆时琛自然也十分清楚她的性格,低声的在聂安夏耳旁说道,“如果你还想和梁夏语做好朋友,那么现在就好好收敛你的火气。”

    “为什么?”聂安夏不解的反问,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陆时琛也没多回答,只说了这么一句,便让她去悟。

    “陆少,你现在可是陆老爷子眼中的大红人,我可承受不起您的道歉。”梁肆炼非常欠揍的说道,“你要是真心实意道歉,那就让聂安夏和我说对不起,否则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心?”

    听见这么过分的要求,聂安夏白了这家伙一眼真想说他在做梦。

    她忍住内心的冲动,非常敷衍的说道,“梁少,刚才是我冲动了,还请您不要太在意。”

    没等梁肆炼回答,聂安夏便拽着陆时琛直接逃离现场。

    刚出饭店,聂安夏便匪夷所思的对他问道,“你刚才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还想和梁夏语做朋友,就不能和梁肆炼顶嘴?”

    看她这副懵懂的表情,像是真的不懂人情世故,陆时琛便疑惑的问,“就算你再不喜欢梁肆炼,他也是梁夏语的哥哥,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处。”

    这话差点没让聂安夏笑出声。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哪怕遇到多困难的事,以后都不可能向那个男人低头!虽说他梁肆炼确实有不少人脉,但我也不会轻易屈服!”

    陆时琛不过是淡然的嗯了一声,根本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两人美好的下馆子计划被打乱,聂安夏只能悲惨的吃陆时琛做的饭。

    回到公寓。

    趁着他在做饭期间,聂安夏发愤图强的开始钻研客户关系。

    研究了将近半个小时,她终于有了思路。

    聂安夏将心中的宏图大计慢慢道来,“你给我的这些客户,我都认真研究了一遍。如果我们要逐一击破,那是不可能的,反而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话倒说的在理,陆时琛点头,让她继续往下说。

    “都说擒贼先擒王,所以我们一定要抓住重点。”聂安夏动手在客户名/单上圈出一个名字,“我已经查过,这个客户每年在陆氏订购的珠宝高达十亿,这是一根很粗的大腿,我们必须要报紧!”

    只要先将这个客户解决,其他那些中小客户都可以慢慢花时间逐一击破。

    就算最后没把中小客户搞定,最起码手里也有个说得过去的成绩。

    “想法是很不错。”陆时琛这话听不出是夸赞还是在贬低。

    聂安夏眼里燃烧着熊熊希望,“我宣布,这位严东海客户就是我的重点解决对象!从明天起,我要将部精力花在他身上,势必尽快将他拿下!”

    看她如此充满斗志,陆时琛倒也觉得这是件好事。

    两人吃过饭后,聂安夏便上楼开始殷勤的工作。

    经过一夜的调查,她只插到这位大佬非常有钱,而且最大的兴趣好像就是在陆氏采购珠宝。

    其中每年最低的花费便是十亿,倘若大佬心情不错,那花销数字简直不敢想。

    查了一整晚的资料,聂安夏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有钱人真可怕,花钱连眼睛也不眨。”

    而她现在只为了拿一个七象玲珑塔,就没日没夜的工作。

    这对比简直让人过于心酸。

    “叮!”

    聂安夏正发愁该怎么办时,手机上响起了梁夏语的电话。

    她立刻接了起来,语气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两天遇到了些麻烦,所以电话经常打不通,是我让你担心了。”

    梁夏语好像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反而语气高兴的问道,“安夏,我听说你怀孕了,这是真的吗?”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