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三百八十八章母女相见
    聂婉芊想要拒绝的,可是想到陆时琛确实还不错,不过她需要好好的调查一下。

    “行,我先观察一下,如果这个男人真的可以的话,到时候我们在说。”

    “谢谢妈咪~你真好!”

    两人吃过饭后,便回酒店去了。

    回到酒店的聂婉芊洗了个澡,然后才拿着手机看新闻。

    当她看到最新的新闻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妈咪,你怎么了?”罗安忆见她的脸色并不是很好,担忧地看着她。

    聂婉芊将手机收了起来,故作淡定的摇头:“没事,我没什么事情,我就是有点儿肚子不舒服,我去厕所蹲一下。”

    罗安忆觉得她非常的奇怪,这一点儿也不像是她会做的事情。

    在聂婉芊进了厕所以后,她就迫不及待的再一次打开了新闻。

    当上面写着丁常山三个字的时候,她有点后悔,她就不应该现在回来的。

    她以为这件事都过去二十多年的时间,应该不会有人在想起来了吧?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一回来,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还有,丁常山鉴定假的七象玲珑塔?

    聂婉芊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因为她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她想要解释的,可是一想到当年的事情,她不敢去面对。

    那个人还活着吗?

    她有点儿想要知道。

    ……

    在丁常山出了重症病房后,聂安夏陪着他说话:“爸,以后不要在这样了,有什么事情你就和我说,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孩子……”

    “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有好转,我不想让你因为我在受委屈。”

    聂安夏的鼻子酸酸的,她不想哭,可看到又痩了很多的他以后,就觉得非常的委屈。

    他们也不是坏人,为什么要经历那么多的事情呢?

    尤其是丁常山……

    丁常山的眼神停留在她身上,随后笑道:“好,那就听你的。”

    “嗯!”

    父女两人安静的待了一会儿后,聂安夏才离开的。

    陆时琛过来的时候,安慰他:“爸,我会好好照顾安安的,你不要担心,事情也会解决的,我们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的。”

    “没关系的。”丁常山笑道。

    都没关系了,是他一直走不出来,可这也不是他的错啊。

    陆时琛却不这么觉得没有关系,他已经在布局了,叶君临那的结果一出来,他就可以收网了。

    “好,那你好好的休息,如果你出什么事情了,你应该知道最难过的人是谁,如果你舍得让她难过的话,那我什么也没说。”陆时琛临走前说了这一句话。

    他知道丁常山的心里想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觉得他拖累了聂安夏嘛。

    可是不是拖累,只有聂安夏说了才算。

    丁常山看着陆时琛离去的身影,心里变得非常的复杂。

    其实他早就应该走了的,只不过因为放心不下聂安夏。

    再加上她说如果他死了,那就一起的话,他这才继续活下来的。

    当聂安夏来到公司的时候,欧阳岑岑梁夏语等人也都在这里。

    “你们这么严肃的看着我做什么?”聂安夏一脸疑惑。

    梁夏语想要开口说,却不知道要怎么说。

    最后还是欧阳岑岑说:“现在网上又说你是被人狸猫换太子了,说你的父母非常的有钱……”

    “嗯?说我?”聂安夏拿起手机。

    当她看到新闻的时候,脸上勾起了嘲讽。

    “这怎么可能是在说我?明明就是影射我身边的人。”聂安夏的表情非常的隆重。

    梁夏语掩面哭了起来:“对不起安安,没有想到会牵扯到你身上来。”

    聂安夏被她这一招弄的有点懵了,很快她变明白过来梁夏语的意思。

    因为她们走的非常的近,所以才会被人这么写的。

    这要真说起来,那这一切都是她聂安夏的错才是的。

    “好啦好啦,你不要哭了,你这么一哭,那有问题的不都是我吗?”聂安夏轻声安慰道。

    欧阳岑岑也忍不住开口:“这件事还真不好说,我怀疑是有人故意这么写的,目的就是想要让你们反目。”

    “嗯,梁肆炼的能力很大,如果想要对付我的话,让我没有翻身的余地,就只能让梁肆炼冷淡我。”聂安夏快速的思考着。

    她也不是个傻子,对于那人的想法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梁夏语擦了擦眼泪,见她无动于色,担心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虽然丁常山的事情没办法那么快解决,但是她们已经在处理这件事了。

    聂安夏摇头,并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还不到时候。

    “放心,我不会让欺负我的人好过的。”聂安夏随意的笑了笑。

    “聂小姐,你们都在啊?我还以为你们不在呢。”罗安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这话倒是让聂安夏好奇地看了过去。

    当她看到罗安忆身边的女人后,愣在了原地。

    这个女人和她有点儿相似……

    聂婉芊在看到聂安夏的时候,也非常的诧异,这、这也太相似了吧?

    梁夏语和欧阳岑岑也忍不住蹙眉,要说罗安忆和聂安夏有点儿相似,那聂安夏和眼前这个成熟的女人更加的相似。

    “你们这是怎么了?这个是我妈咪,刚从国外回来,主要是去给大学做讲授的,另外我妈咪对你的事业非常的感兴趣,想要投资一下的。”罗安忆的脸上带着开心。

    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因为她就想要让聂安夏活在她的脚底下。

    聂安夏很快回过神来,笑道:“抱歉啊,我们暂时不需要投资。”

    “就是,就算要投资轮得到你们?我欧阳家是给不起吗?”财大气粗的欧阳岑岑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话让聂婉芊感到尴尬,不过她很快就收回了视线,笑道:“是我女儿说笑了,其实就是想要了解一下你们的工作而已。”

    “哦~”欧阳岑岑不怀好意的看了她们一眼。

    到底是不是只是简单的了解一下,还是有其他的隐情,恐怕只有聂婉芊才知道吧?

    聂安夏只是扫了一眼,便不在去看着她们。

    而聂婉芊在看到聂安夏的时候,眼眶变得非常的红。

    她整个人就好像受委屈了一样。

    “这位女士,你还好吗?你这个模样好像有人欺负了你一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梁夏语忍不住开口。

    明明她们什么都没有说,可是这个女人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难过。

    聂安夏等人也好奇地看了一眼,在看到她眼底含着泪花的时候,她们觉得非常的惊奇。

    就连罗安忆也不知道自己的妈咪是怎么了,只好开口:“抱歉啊,我妈咪有点儿不太舒服,所以才会难过的。”

    “聂小姐,请问你的家庭是不是非常的幸福?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勇敢的面对这一切呢?”聂婉芊哽咽地开口。

    如果不幸福的话,也就不会坦然的面对生死了吧?

    聂安夏想了想,毫不犹豫的点头:“嗯,很幸福。”

    “幸福什么啊幸福,有个不负责任的妈,要不是那样的母亲,恐怕安安现在会更加的幸福。”欧阳岑岑忍不住吐槽道。

    没错她就是看不惯生而不养的那些女人。

    聂婉芊的眼角湿润了不少,虽然欧阳岑岑的话说都非常的难听,但是她的内心还是很开心的。

    “是吗?”聂婉芊低声问道。

    聂安夏瞪了眼欧阳岑岑,那是她自己的家事,不管到底是在父母一回事,只要她的父亲没有责怪她的母亲,她就不会多说什么。

    “好了,妈咪,这是人家的事情,你问的那么清楚做什么啊?难道你知道什么?”罗安忆非常的不爽。

    她是让自己的妈咪来给自己撑腰的,可现在聂婉芊这个态度,就让她觉得很不爽。

    聂婉芊明白罗安忆不太舒服,连忙道:“好了,没什么,我就是来感谢一下聂小姐对我女儿的照顾。”

    “罗夫人真是客气了,我和罗小姐的关系一般,谈不上照顾什么的。”聂安夏直接拒绝了。

    聂婉芊觉得很没有面子,但是一想到这个得来不易的消息,她就非常的开心。

    只不过现在她还不能直接表现出来。

    “那个,那没什么事情你们继续聊吧,我们先走了。”罗安忆连忙开口。

    母女两出来以后,她才不满地说:“妈咪,你这是做什么啊?你不是说搓搓她的锐气吗?你这怎么回事啊?”

    “安安……”聂婉芊的内心非常的激动。

    她想要告诉罗安忆事实的真相,但是她也知道罗安忆现在是不可能接受的。

    与其现在说出来,倒不如以后在说。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她非常的不容易,所以才没有说什么的。”聂婉芊温柔地说道。

    罗安忆冷笑了一声:“那妈咪还真是温柔的很。”

    面对她的讽刺,聂婉芊脸上的表情也冷漠了下来,忍不住开口:“行了,你少说这些风凉话,人家不管怎么样确实就很不容易,你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嫉妒人家。”

    “妈咪!我才是你女儿吧?你怎么帮着人家说话啊?”罗安忆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