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 第四百零六章聂婉芊夫妻炒作聂安夏
    “是啊,那我爸还是你二叔呢,你怎么没有想过要放过他呢?”陆时宇觉得非常的讽刺。

    陆时琛自己没有想过要做圣人,现在要求他来做?

    聂安夏有点疲倦,看向陆时琛沙哑道:“你不要管我,快走吧,他的目的是你。”

    虽然聂安夏身上有伤口,但那些都是不致命的。

    如果陆时琛继续留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出事的。

    聂安夏不想看到陆时琛出事。

    陆时琛摇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也不想看到你出事,你是我的妻子。”

    “还真是夫妻情深呢,大哥,你说我让大嫂去赔你妈/的话,你会怎么样?”陆时宇威胁道。

    陆时琛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你敢!”

    “为什么不敢啊?不信你看看……”陆时宇拿着刀子的手往聂安夏那靠近了不少。

    不过片刻,聂安夏的脖子便开始出血。

    陆时琛真的被吓到了,他连忙道:“我拜托你,陆时宇,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帮你的,你先放开安安,她就是一个弱女人,你不要为难她!”

    “好啊,我不为难她,你给我准备钱,我要出国,我要离开这里。”陆时宇大声道。

    他本来早就应该离开的,可是他没有钱,他所有的卡都被冻结了。

    所以他这才留下来。

    陆时琛连忙点头:“没问题,你需要多少钱?我现在让人去准备。”

    他们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报警了,如果在这期间警察能赶过来的话,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三千万!”

    “没问题,你等着。”

    陆时琛直接答应。

    面对爽快的陆时琛,陆时宇开始犹豫了起来,因为他不知道陆时琛到底在想什么。

    他的安排又是什么,不然他为什么要那么爽快的答应呢?

    “难道还不够吗?”梁肆炼沉着脸问道。

    那陆时宇这么贪心他怎么不知道?

    陆时宇对上梁肆炼的脸庞,笑道:“梁少,你也不过如此吗?一直以来被我们父子两玩的团团转,可你却还觉得是很好的一件事。”

    “是啊,所以你现在要走,我如果不是看在夏语的救命恩人的份上,你觉得你能走得掉吗?”梁肆炼阴沉着说道。

    本来他早就该出手对付陆时宇的。

    之所以没有赶尽杀绝,多少还是看在聂安夏的面子上。

    如果早知道他们是这样的人,恐怕早就处理了。

    陆时宇押着聂安夏往车上走去。

    陆时琛等人想要追过去,但是因为害怕他在一起伤害到聂安夏,这才没有继续追上去。

    就在他快要上车的时候,警察忽然冲了出来。

    在陆时宇不注意的时候,直接将他给摁下。

    而聂安夏在这一过程中却受伤更加严重。

    “安安!”看着她倒下的模样,陆时琛的心都碎了。

    梁夏语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想要过来看聂安夏,但梁肆炼却挡住了她,并不让她过来。

    “哥,让我看看安安吧,让我看看她吧!”梁夏语激动道。

    梁肆炼倒也不是不让她看,而是现在不合适。

    再说陆时琛都已经冲过去了,他们要看也是等聂安夏没事后。

    陆时琛抱着聂安夏上车,警车开道,迅速前往医院。

    因为刀子割的是聂安夏的脖子,所以情况变得非常的危险。

    在去医院的路上,陆时琛连忙喊道:“安安,你一定要坚持住啊,马上就到医院了,你不能出事,知道吗?”

    “安安,你醒醒,不要睡,我在呢,我在这里呢。”

    “安安,我……”

    “……”

    聂安夏晕乎乎的看向陆时琛,她觉得很痛很痛。

    但能在陆时琛的怀里,这种感觉让她觉得非常的好。

    “不要难受,我没事。”聂安夏非常用力的说完这话后,便昏了过。

    看着聂安夏昏过去的模样,陆时琛更加的心碎了。

    “安安,你一定要坚持住啊!”陆时琛低声道。

    一旁的人尽量的给聂安夏止住血,剩下的他们也做不了什么。

    医院。

    当聂安夏被送到手术室里后,陆时琛才交集的在手术室门口来回徘徊着。

    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能现在贸然进去。

    后面赶来的梁肆炼和梁夏语安静的陪在他们的身边,在护士进出好几次后,梁夏语终于绷不住了。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安安想要救我的话,她也不可能被陆时宇给捉住!”梁夏语自责道。

    梁肆炼拍了拍她的脑袋:“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陆时宇的目的就是聂安夏,你不要这么自责了。”

    此时的陆时琛实在是没有心情去管她现在是怎么想的,他只想知道聂安夏是否有问题。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后,聂安夏被送到了ICU。

    “她现在什么情况啊医生?为什么还没醒来?不会有事吧?”陆时琛是真的非常担心聂安夏。

    医生示意他不要那么着急:“现在暂时没有什么问题,还没醒来是因为失血过多,观察一晚上如果情况没有恶化的话,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你们家属也不要太过于担心。”

    “好的,谢谢医生。”说着他们便不在打扰医生。

    当他们来到ICU后,陆时琛确定聂安夏没有什么时候,这才开口:“你们先回去吧,等明天在来,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会通知你们的。”

    “不行,我要在这里陪着她。”梁夏语摇头。

    她不想现在就走。

    出事的时候是她陪着聂安夏的,现在聂安夏还没有完全好转,这也是她的错。

    梁肆炼倒是觉得梁夏语没有必要在这里,陆时宇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那,这件事还需要他们好好的调查。

    “那行,那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们。”梁肆炼说着就拉着梁夏语离开。

    梁夏语不想走,却还是被他拉着离开了医院。

    坐在车子上的时候,梁夏语生气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你没有看到安安还有事吗?再说我们回去做什么?”

    “那你就想要让陆时琛在那里和你大眼等下眼吗?”梁肆炼无奈。

    如果不是陆时琛开口,他也不会说要离开。

    梁夏语不懂,她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错,可偏偏梁肆炼却非常理直气壮的很。

    看着她那赌气的模样,梁肆炼只好在开口:“难道你不想知道陆时宇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哪里吗?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你都不想知道吗?你不想帮她报仇吗?”

    “当然想!”梁夏语毫不犹豫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梁肆炼才放心了不少,低声道:“所以啊,我们要帮陆时琛调查这件事,就更加没有心情去管其他的,而且等到调查到具体怎么一回事后,我们到时候在好好地帮助聂安夏,不是更好吗?”

    他的话让梁夏语沉思,他说的没错。

    现在还不是任性的时候。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现在是马上回去吗?”梁夏语疑惑道。

    她也没有个头绪,现在这件事只能依靠他来解决了。

    梁肆炼点头:“交给我,我会将这件事给处理好的,另外你好好的待在我的身边。”

    “我……”

    梁夏语想说她没必要待在他的身边吧,可他却已经启动车子了,最后导致她什么也没说。

    重症病房外。

    陆时琛怔愣的看着聂安夏,他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种感觉就好像所有的一切准备都已经做了,可却忽略了这件事。

    “对不起,安安,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够早一点儿想到这一点的话,说不定就不会让你承受这些痛苦了。”陆时琛非常自责地说道。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但他还是希望聂安夏能好起来。

    这时,走廊尽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片刻后,一群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冲进来,为首的是罗天海夫妻。

    “各位媒体,你们看看啊,我这好好的女儿居然变成这样了,难道陆家不用给我们一个说法的吗?”罗天海指着病房里的聂安夏说道。

    聂婉芊哭的非常的伤心,哽咽道:“这人是多么的狠心啊,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女儿真的是太惨了。”

    而坐在凳子上的陆时琛沉着脸,他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进来。

    最重要的是,他们居然还带着记者来了。

    记者拍了不少聂安夏的照片后,将话筒对准了陆时琛:“陆少,你对你妻子受伤的这件事是怎么看到呢?”

    “请问伤害你妻子的人是否是你的弟弟?”

    “陆少,你是否有什么想法?”

    “……”

    记者们的问题没有得到陆时琛的回答。

    而一旁的聂婉芊,却迫不及待的赶过来:“都是你,你不是说会好好照顾好我女儿的吗?为什么?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是啊,陆少,我们知道你陆氏集团有钱,但也不至于这样吧?”罗天海很生气。

    陆时琛面无表情地看向他们,对于他们的问题都没有回答。

    双方对峙大概十几秒钟过后,聂婉芊再一次哭了起来:“你们快来看看啊,这就是所谓的陆少啊,对我女儿的命是一点儿都不当做一回事啊。”

    “安夏啊,你的命怎么那么苦啊?你不要怕哦,很快爸爸妈妈就会将你接回家的。”罗天海哭的非常的伤心。